一些事物都是在秋天里走的(外二首)

作者:江南潜夫 | 来源:中诗网 | 2017-10-10 | 阅读: 次    

  导读:严明卯(江南潜夫),高级会计师,中国作协会员,湖州市作协副主席,《海外文摘》签约作家。由中国作家出版社、文联出版社等出版诗集十部,曾获《中国作家》年会作品一等奖、《天津诗人》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作家报》全国诗歌大赛金奖。《中国爱情诗刊》顾问,首届“中爱杯”十大情诗王子获得者。

 江南潜夫2.jpg

 

一些事物  总是在秋天里变形
比如一棵树  年轻时是多么的挺拔
现在就显得有些老态龙钟了
沉重的果子  让它不得不弯下
沉重的头颅  一棵草  也扛不起
铺天盖地的秋色  发出了金黄的音色
 
春天是个爱憎分明的季节  秋天
是个赏罚分明的节日  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  种种原罪  都已消弭
所有的努力  都得到了报偿
无论是汗水还是泪水  都有了结果
 
一场大雨就是在秋天里走的
还有大风  以及大喜  大悲
包括一些细微的声音  虫的低吟
悠远的秋水  以及一群急白了头的
芦苇  无论是崇高的  还是卑微的
都留不住  都按原定计划逝世
 
是谁弄伤了月亮  一场过时的泪水
冲涤天地  沿着记忆相反的方向
在一条河里漫溯  秋天是沉重的
一草一木  都在进行举重竞赛
毫无疑问  这是一场生死较量  然而
无论是胜者还是败者  都是要过去的
 
一些事物都是在秋天里走的
包括那些死了的  或者是活着的肉体
以及那些沉重的  或者是空虚的灵魂
 
 
《在秋天深处想起了一场春雨》
 
谁能让秋天掏出体内的金子
包括实词虚词,名词动词,形容词
谁就掏出了一部唐诗宋词
 
一些婴儿,还不敢降生
一些老人,来不及逝世
而一场春雨,却先于秋风抵达了秋天
 
雨,这万物的始祖母
让稻子受孕,让石榴怀胎
但我至今不知道这场雨的真实姓名
 
跟定一场雨,一路向北
从江南到江北,从春天到冬天
我的故乡,就在春天的一粒种子里
 
在秋天深处想起了一场春雨
就在这场雨翻阅完最后一方山水时
一棵季节孤岛上的枫树,又红了一次
 
 
《秋天是个适宜婚丧嫁娶的季节》
 
先给你一阵惊喜,譬如一群成金的稻子
再给你一场悲伤,譬如一片失青的小草
高深莫测的秋天,仿佛一座迷宫
其中有太多的千古之谜
 
如果你想进行一场歌舞
她就调集十万片枫叶,专程来为你伴舞
倘若你果真想歌舞的话
她就让万里秋蛩,专门来为你伴唱
 
当一场秋风准时抵达江南时
万物都低下了感恩的头颅
秋雨打开了秋天的大门
人人便拥有了江山美人
 
秋天,是一座洞房
也是一座隔世的坟场
凡是秋天里的事物或人物
不是重于秦山,就是轻于鸿毛
 
要出生,最好选择在秋天出生
要死亡,最好选择在秋天死亡
红事也是喜,白事也是喜
秋天是个适宜婚丧嫁娶的季节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程维简介

    程维:诗人,小说家,画家,居在南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西省诗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