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贴(组诗)

作者:姜华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03 | 阅读: 次    

  导读:我正在陷入这个城市最低处/随身携带的故乡、方言、和气味/正在溶化。只是在夜晚有/瓷器晃动的声音,时断时续

养马
 
冬夜无眠。有马蹄声裹着风
破空而来,穿过我弯曲的身体
头顶有雪花脱落,于
梦中草原,一朵一朵绽放
 
人过中年,我仍然在内心养了一匹马
希望它长出翅膀,和远方
驮着我日夜奔跑。甚至发芽、扬花
结一枚涩果。期待春天辽阔的土地上
也有我小小的一朵
 
在我的身后。有奔跑的汗水
脚窝、淌血的伤口
和经久不息的马蹄声
给每一个践约的春天开道
 
我微微颤抖的嘶鸣声
是这个春天救命的药引

 
大风
 
冬至过后,所有的生命收敛脚印
包裹了锋芒。西北风吹着哨子
从乡下老家赶来,为逝去的亡灵
超度。那些树上的叶子被风
一片一片摘下,像上帝
赐予大地的冥币
 
毫无节制的风,越来越放肆、张狂
它们把池塘吹干,天空吹暗
尘世里那些恩怨、情仇也被风吹走了
吹走了还有我的爹娘、亲人和朋友
最后,风停在一个婴儿的哭声上
 
冬天就要过去,坐在秦岭以南
守着一盆火。我知道,即使再迟的春风
也毕竟有我一缕

 
春来
 
去冬无雨。天空有些灰暗
爬过冬天的草木內心虚弱
这似乎于我有些联系
必然的,间或黯然神伤
而深爱生命的人,正在努力
掀开罩在心头的阴影
 
一片枯叶抱着另一片枯叶
痛哭。它们用这样的方式掉念死亡
我看见,一对耄耋老人相扶走过
滨江大道,表情安祥
在绿化带里,稚嫩的生命开始破土
这个春天被裹上浓郁的宗教
 
虽然万物萌芽唯我寂寞
虽然耳畔有丝竹之韵敲打如罄
虽然眼前万千气像正在收缩
凝为内心一块微热的石头
我不介意。因为我曾经拥有
走过四季的从容,爱和痛

 
在江边
 
天地景明如童年。水声摇曳在河之洲
有成群结队的鸟鸣从对岸飞来
我能分清它们哪一只爱我 
水下有鱼,有虾,相信它们
大多生活幸福,丰衣足食
或儿女绕膝。少数可能苦难
这恰好与我同病相怜
 
江面上滑过一艘梭子船
如一枚叶子空中高蹈。有美人
移步柳荫长廊,我递过一个
微笑,她以盈盈秋水
回赠。这一切多么真实,温暖
超过了所有低俗的细节
 
午时已过,阳光的钟摆开始偏移
绕过一个叫果岭的小区。人过中年
我将在异乡,用一粒微凉的词
掩盖这个喧嚣的季节

 
角色
 
上帝让我赤身。来这尘世寻找
哭过、笑过、痛过,吃过饱饭也经过饥寒
 
遭遇过生死离别。遇见过圣人、白眼
和小人,被狼撵过被狗咬过被人冤枉过
 
爱过也恨过。被人爱过也爱过别人
恨过别人也被人恨过,都被风吹成了云烟
 
许多年后。当熟悉的面孔纷纷遁去
我变成了陌生人眼中的异物
 
现在,尘世之爱像肯得基快餐
我只求健康,自由和温饱

 
东关
 
从任意一条古砖缝里,都能
翻出我童年的底片,天真的笑声
和原始的哭声。都褪尽了颜色
一起玩耍的邻家小梅子很早
就嫁到了外地,听说她去年当了奶奶
罢了罢了,童年的承诺都是戏言
 
梅子出嫁的时侯,我躲在城墙边
哭了,稚嫩的泪水已凝成
老屋女儿墙上的瓦霜。在
陡峭的春风里摇曳 
一个懵懂少年的爱像鲁班巷一样
单纯,逼仄,且劲道十足
 
爱一个人的故事,弯曲如
东关的巷子。我知道不同巷子里
肯定深藏着相同的爱
岁月走得太快了,如一个人钻进
巷道,一眨眼就不见了

 
湖畔
 
先是一只水鸟出场,然后是一群
先是一只水鸟鸣叫,然后是另一只
而我影只孤单。既使喊破嗓子
也不会盼来合声,这一切
刚好与鸟保持了一个恰当的距离
多么孤独的距离
 
鸟的叫声里有对山水的绻恋
和细小的爱,极像
一根针穿进的两条思念
对岸芦苇丛中,还有谁为爱等白了头
像有的人独爱到死,闷头鸟一样
一世都不曾发声
 
也许回到前朝,有美人乘船游湖
岸上一介书生曾让她一时心动
撤去舞台上道具,眼前
半推半就的雾仍让人留恋,着迷
 
夫子说: 中年适合怀旧。忌谈爱

 
晚雨
 
春夜,突降晚雨敲打着瓦檐
声音如爆裂的豆荚
我深爱的两个人已熟睡
发出均匀的鼾声
我从宋词里走出来
回到这温暖且清凉的人间
 
如果身体尚可,或者有更多银两
我会让爱更长久,更饱满一些
 
一位书生这个雨夜在亲人旁失眠
春天的雨滴如石头,每一块都砸在他心上

 
散步
 
老来无趣,散步也是散心
我能从老城街巷的青石板上
找到曾经磨损的足迹
西城门、碾子场、府民街和
六家巷看到我,身体轻微地颤抖
 
在这座城市生活五十多年了
从街巷深处走过的人,或
一声咳嗽,我都能辩清他们的名讳
和姓别。包括那些长在
旧城墙上的花草、断裂的石阶
 
两千多年了,肯定有故事
在这座城里此消彼长。我不介意
岁月像玩戏法,一些人踅进街巷
出来时便成了传说

 
汉江边
 
我坚硬的心柔软下来。如那些
起伏的水纹。月亮滩上的漩涡像绳索
一圈一圈把我套牢,身体下沉
如一块黑色石头。有暗流在水下
剥去生活里谎言。江面上
一只水鸟在浪尖上练习行走
 
水的下游,是我三百年前的故乡
如今它是一枚陈旧的单词
偶而从嘴里吐出来,像转了基因
的糖果。一江水在下游养罢我
又赶到上游。几百年过去了
我仍然没有勇气放下叹息
 
像一只鸟,我只是想飞的高些
却在异乡折断了翅膀。冬天
即将来临,也许我还有最后一个起落

 
人民路
 
叫人民的路,遍布各大城市
道路和名称都是笔直的
行走的人,大多弯曲。几十年来
我遭遇过北方的冷,南方的热
唯独忘记了自已的名字
一条路走到黑,何处才能安身
 
人过中年,我经常糊涂甚至
钻牛角,这路名究竟源自那个朝代
谁能洞悉庙堂的高深。从
低矮的屋檐下抬头,我就是前世
中了桃花蛊的王。青龙山上
哪一条路通向我的西天
 
街心公园里,几个稚童正在吹泡泡
那些发芽的阳光从花发中窜出
道路依次铺开,我却不在

 
怀念
 
窗外的叶子黄了。一片一片坠落
如我空秕的身体。那些旧物
像秋夜之蚊,飞到我的耳畔唠叨
身上的旧伤,绽开似乱麻
 
童年走过的那条小路,长满了
饥饿的叶子,和欲望的花
如今,却不知道它通向那里
尘埃下陷井,不知淹死了多少蚂蚁
掉了门牙的梅子,已记不起当年的爱
 
那些旧衣服、和鞋袜,今生
再也穿不上了。那些地址和人名
正在被别有用心的人攥改
一些人躺在土里,被一块石头压窂
多少年前栽下的树,仍在挂果
栽树的人却早已走远
 
几年前,我和老伴在青龙山
买了一块墓地,栽下几株柏树
期待我们住进去
身后的草木都能开花

 
暂居安康
 
扛着风雨奔波半生,终于
在一个叫金州的城市,停下脚步
暂时栖息在这个陌生地方
收拢翅膀,做一只越冬候鸟
有东南风吹醒节令,雨季坐在
汉江上,雾岚里洇温着汉调二黄
 
数不清的小巷,折叠着
弯曲的伤口、和叹息,多像我
有夜行人迈出小心的脚步
黑夜正在消毁证据 
面皮、里稠酒、芝麻饼的香味
伴着生涩口语,远远飘来
 
我正在陷入这个城市最低处
随身携带的故乡、方言、和气味
正在溶化。只是在夜晚有
瓷器晃动的声音,时断时续
  姜华,笔名江南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旬阳县作家协会主席。首届“十佳网络诗人”,“中国新诗百年”全球最具活力华语诗人。陕西省首届年度文学奖、中国天津诗歌节头奖、第四届(2015—2016)中国当代诗歌创作奖、第二届加拿大国际大雅风文学奖获得者。在《人民日报》《诗刊》等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3000余件。获奖140余次,作品被收入180余种选本。出版诗集《生命密码》等七部。诗观:诗歌应该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剖开生活的断面,让真相裸露出来。然后把汉字排列出陡峭的落差,呈现道义和良心。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人心决定着佛的站位与

    罗鹿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系常德市诗歌协会、湖南省金融
  • “苏诗三兄弟”诗选

    江苏诗人傅荣生、季风和邹晓慧是当下颇具个性的三位实力派诗人,其中,季风和邹晓
  • 王爱红的诗

    王爱红,山东潍坊安丘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
  • 王近松:秋声与乡愁(组章

    王近松,回族,笔名谷锋,2000年1月生于贵州威宁,无忧诗社成员。作品散见《毕节日报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