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一把杀猪刀 (组诗)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17-09-11 | 阅读: 次    

  导读:这是一组有些悲观的诗歌。城市越来越大,一切似乎显得很美好,但作为诗人为什么这么空虚?为什么这样凄凉,甚至失落?人的一生似乎找不到目标,我们这一辈难道完全已经迷失了方向······

 寂寞比水更透明.jpg 

翻开城市这部书本
 
城市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翻开她
每天饶有兴味地阅读
有许多令人惊奇又惊叹的故事
也有许多令人心酸的风景
许多人在这里扮演各种角色
许多快乐与悲伤在这儿麇集
许多男人女人在这儿跌倒又爬起
许多忠诚与出卖在这里迷失又恍惚
 
城市是一本啥样的书
一代又一代人们
消磨了整生整生的精力与脾性
到死还没读懂
有的人干脆玩些学生的烂招
整些小抄  搞些舞弊
成王败寇  大论英雄
股票失利  赌博失利  投资失利
有赔有赚  有生有死
每个城市有一套自己的法则
身在其中
就永远无法突围
 
来到城市几个年头
便是几个年头的学期
攻读博硕的人比比皆是
然而毕业却遥遥无期
谋杀与被捕每日发生
今天是你的妻子
明天是他的女人
角色转化令人眼花缭乱
艾滋病毒与整容技术
在不同的圈內流行
 
城市是一部晦涩的课本
写着一堆一堆颇含深意的公式
没有读懂的人大有人在
高楼林立的书柜
街头巷尾字里行间的标点
让打工者和渴望财富者
严正关注而又反复迷失
不管你开来一部奔弛还是奥迪
环形天桥说把你绕晕就把你绕晕
直到交警把你带走  说事
拘禁的天空中
悬挂着200度的月亮
照得你毕生厌恶阳光
 
迪吧中狂躁的人们
比蚱蜢蹦得还高
KTV中飚高音的麦霸
让你无处可逃
暧昧的网友全是整过的面孔
相约在某个宾馆见面
象007里的邦德与女郎充满惊悚
豆虫们在席梦思上翻滚
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
为了彼此的快乐杀戮
有领的  没领的  各个阶层
毫无目的  毫无意义  毫无价值
昨天还推心置腹
今天就能把你置于死地
只是为了一块巴掌大的地皮
可以六亲不认  恩将仇报
为了一件鸡毛小事
可以打破头颅  相互撕咬
 
你见过真正的大地吗
不是花坛里施满肥料的那些
你见过季节的变更吗
不是空调房的冷暖人生
你见过撒欢的动物吗
不是那些追尾的埋怨与怒怼
你见过蓝天和白云吗
不是雾霾中露出的苍白
你见过朋友和同事真正的脸吗
邻居的眼神一如提防小偷
你见眼晴中最清澈的温暖吗
T形台上的眼影比熊猫还要深重
 
无休无止的喧嚷
无休无止的炒作
无休无止的热恋与失恋
无休无止的哭泣与荡笑
终于毕业那天
城市发给你一张讣吿
在郊外某处墓园
你可以闭着眼睛享受安宁
回到家里休息的时候
蜷进一个豪华的匣子
你是一个匆匆的过客
就像电脑一次死机
大路上从来没留下过痕迹
 
 
哭泣的石头
 
在这个规模巨大的城市
无法踩到真实的大地
哪怕一块小小的、滋润而富有风味的菜地
即使是英雄安泰也会虚弱无比
混凝土板结的地皮
比上司的脸孔更冷冰
所有的花圃  园林
都进行了精心地设计和修饰
任意一块天空
被无数高楼霸占  填充
整个城市连人带房
被一团巨大的雾霭紧紧包裹
你呼进的是别人的气息
你吐出的是昨日的气味
 
窒息久了
是个人都会变得麻木
失重的岁月
会让世界慢慢变老  
直到美尼尔氏综合症瞄上了你
让你把一切完全遗忘
你相信吗?孩子一从生下来
压根儿不认识太阳和月亮
女人  那些尤其美好的胴体
置身在红绿灯的醉眼中
扭曲在一个个纸醉金迷的派对
一张薄薄的纸币呵
就可以换来一次温馨的爱情
男人沉迷各类牌局和地下赌场
淘宝网上  一不小心
就掉进一个陷阱
 
生命是用来任意挥霍
或者仅仅是做一次赌注的资本吗
一个赌徒的原则只是怎样去赢得胜利
哪管无聊的道德与感受
出老千一旦成功就是众王之王
为了从小不输在起跑线上
每日加强练习群殴的本领
拚了命就为终点的那根红线
夜半无人时
交通要道发生了一幕惨剧
一辆效率超高的小车
被更大的赌徒撞飞散架
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那尊唯一的石头
其质地真实而坚强
被雕刻成为伟大的形象
矗立在广场之上
混身伤痛而无人喝彩
瞻仰的人流纷纷把她崇拜
对于本质却无关大碍
每在入夜
石头都会哭泣
湿漉的泪水流满脸颊
尤其在这个火灼般的夏天
人们竞相出入空调如春的房间
偷情或做爱成为生活的主流
而岿然不动的石像
则怀着那颗永远的懵懂之心
象处子一样
凝视着远方
沉默地等待着万年誓约来到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
只要从它的领地经过
就会割得遍体鳞伤
不经意之间
苍海变成了桑田
五官在脸上
发生大陆飘移
既使是情人
也无法相认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
不知不觉
它把美丽的容颜
洗劫一空
剔除最鲜艳的部分
卖给了别人
许多最亲的亲人
成为了陌生的路人
每一个自己
只剩下一堆
林林总总的杂碎
还有一些
影影绰绰的记忆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
那把刀
闪烁着寒澈的幽蓝之光
晃得你彻夜不眠
握刀的手呵
其实就长在自己身上
我们每日忙于
把自己阉割  分发
将两性的界线抹平
终于一天  男人不再是男人
女人也不再是女人
我们只是时间的一匹牲口
像一块沉甸甸铁器一样
生锈
冰冷
 
贺文键2.jpg
作者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协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湖南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星星诗刊》《绿风》《青年诗人》《戏剧春秋》《艺海》《衡阳日报》等发表100万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张鲜明简介

    张鲜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美国职业摄影家协会会员,系河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张况:序王海军散文集《

    张况,著名诗人、诗评家,1971年生于广东五华。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