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机(组诗)

作者:贺文键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06 | 阅读: 次    

  导读:多少年之后 / 你将知道自己 / 会变成一只蝴蝶? / 还是一阵清风?/变成蝴蝶就飞进庄周的梦里 /变成清风就绕坟三匝……

 IMG_9137_副本.jpg

 

《活着不容易》
 
街上,络绎不绝的车流
没有你的坐驾
鳞次栉比的楼层
没有你的家
杯觥交错的酒宴
没有你的喜事
书店中一摞一摞图书
没有你的著作
 
活着不容易
每天  睁开眼
走进灰蒙蒙的城市
把自己置身于
如子弹般穿梭的车流
你不明白
自己是一个战士
还是一个白领?
身旁血肉横飞
尸横遍野
中弹的  中炮的
嚎叫的  怒吼的
最令人恐怖
是那些微笑的生物
大家为了活着
绞尽脑汁
 
脚下有陷阱
路边有地雷
长官的喝斥
同僚的冷嘲
让你恶梦连连
活着真是不容易
说话要注意语气
吃饭要提防细菌
恋爱要谨防骗子
做爱要预防病毒
 
终日砌房子的
住在烂尾楼的门道中
经营餐馆的成功人士
饿得眼冒金星
娱乐歌厅的"腕儿"
在歌厅的沙发上凑合过夜
开着高挡汽车的
踏上泥土
便无法开步行动
 
活着真是太不容易
每天有人打开香槟庆祝
每天就会有人离开
在殡仪馆
或交通肇事现场
或者车站,码头,机场
一次送别
也许就铭记终生
 
地铁出口
公共汽车的过道
许多哀求的目光
让人麻木
网络谣传铺天盖地
手机中传来银行噩耗
斑马线是岁月阶梯
走过一群气喘吁吁的物种
交通规则
让你欲罢不能
 
为了胜利
必须冲杀
为了活着
必须踩踏
没有武器
就拿板砖
没有朋友
只有对手
 
 
《杀机》
 
一个人活在世上
一棵树长在原野中
都是一回事
树被砍了脖颈
人被莫名其妙地做掉
谁也怨不得谁
 
这个世界本来就如此
来的来 走的走
揣着沉甸甸的财宝
树脑门上顶着一只只鸟窝
其实 全都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别看吃喝拉撒
日子过得蛮惬意
厨房里的菜刀与尖刀
每天为你打拚
你爱过她一下下么?
哪怕一点点的怜惜?
她阴沉冷峻的脸色
随时
可以结果了你的性命
 
原野上的泥土与灰烬
摩娑着树根和人骨
时间先生是一个
既绝情又没有品味的法官
对善恶全无洞察
对美色也毫无感觉
公平的判决让人绝望之至
多少年之后
你将知道自己
会变成一只蝴蝶?
还是一阵清风?
变成蝴蝶就飞进庄周的梦里
变成清风就绕坟三匝
 
一个人来到世上
只顾着对别人最好最好
妻子 儿女 同僚
尤其是上级领导
媚谄得让人心酸
一棵树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事情
每个清晨
树叶挂着一滴滴的盈盈露水
心疼着
每一只巢穴里的雏鸟
父母放飞了自己的孩子之后
就再也没有了
自己的羽毛
 
可是 冷酷的原则
永远不会过时
一只鸟
不会留恋任何一个树杈
尽管是一棵温情的老古树
年轮比土地还宽阔
一片树林的命运
决定在伐木工的日程中
咱们的生命
基本上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亲人 医生 交通肇事者
还有一些所谓的
政治家 军事家 老板
以及凶猛的抢劫犯
这就要看他们心血来潮
决定要做哪一件事情
 
街上每一辆车
豪华与否倒在其次
都有可能成为一条路的终结
锯木厂里
每一阵揪心的电锯之声
都是一个灵魂的嘶叫
现实就是现实
它摆在那儿
谁也不能规避
为什么酒店和娱乐场所
夜夜笙歌 高朋满座
那是人类潜意识里的最后晚餐
为什么调笑和偷情风靡世界
那是不堪的人生
最后一点点可怜的温暖 
 
 
《鸟毛飞》
 
男人都会飞翔
在天空之上
不长毛的云端
每一个男人
闭上眼就可以飞临
这是男人最痴迷的嗜好
 
每一只鸟
飞得再高 再远
归宿也在大地上
女人就是男人的土地
一到黑夜
男人就会回到女人身上
把自己的感悟与诗情
倾泻在水银一样的地上
女人真的很美
尤其在她褪去羽毛之后
坐在月光中瞧你
眼睛里流露出一种
蒙娜丽莎的微笑
 
女人是水做的吗?
回答是否定
女人是野性的土地
撒上一颗麦粒
就会生长出一片青青的麦苗
许多鸟儿循着麦香飞来
一颗麦粒
就是一粒生命
一只飞鸟
就是一位男人
 
男人也会孵卵
每夜每夜 或仰或卧
用体温孵化着
两只与生俱来的鸟蛋
一雄一雌  一阴一阳
男人只有在这个时候
才会变得如此脆弱和温柔
尽管白日高高在上
在云端相互喙食
鸟毛撒得满天满野
满天满野
这是每个男人
不肯道破的秘密
其实 男人
比女人更需要一个窠巢 
                                                          
 
《手枪》
 
捏起右手
伸出大拇指和食指
我就拥有一支
手枪
 
这是我唯一的武器
扺抗一切的信念
比勃朗宁精致
会流出殷红的血液
比柯尔特凶狠
弹无虚发
响的时候
可以遏断行云
默的时候
如同装了
最现代的消音器
 
在同事背后
在领导看不见的地方
我向一些人开枪
想象他们
在血污中翻滚  挣扎
我的脸上
充满最阴鸷的狞笑
 
告诉你
千万别惹我
我有一把手枪
月黑风高
打家劫舍
是我的家常便饭
锄恶扬善
侠骨柔肠
我是自己的英雄
 
尤其是躺在躺椅上
用心爱的枪管
指住自己的思想
太阳六是最佳位置
我曾经多次扣动板机
弹丸 一次次
把我击得半身不遂
无所事事的上帝
把我生为不死之鸟
我常常 隔三岔五
把自己拉出来
枪毙枪毙 
贺文键.jpg                            

  作者简介:

  贺文键,原名贺建春,另名牧鑫、雪禅子,湖南省常宁市人,上海戏剧学院毕业。湖南作家协协会员,湖南谷雨戏剧文学社社员,现为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国家二级编剧,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艺海》杂志社副编审。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诗集《温柔的枪手》、小说散文集《单身汉的祙子》等五部。在《湖南文学》《山东文学》《广西文学》《星星诗刊》《绿风》《青年诗人》《戏剧春秋》《艺海》《衡阳日报》等发表100万字作品。其创作的电影《拯救爱情》《水》、电视剧连续剧《爱情跳棋》曾在央视八套及全国各地电视台热播;戏剧作品主要有话剧《国难:1898》《杀人草》、湘剧《谭嗣同》、音乐剧《假如今生再来》、歌剧《红丘陵》等,电影曾获大众百花奖、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等提名获,曾获全国田汉戏剧奖文学二等奖和论文一等奖,湖南省“五个一” 工程奖、湖南省优秀新目剧奖、湖南省首届及第二届田汉戏剧文学奖、湖南省创作剧目金奖和优秀编剧金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简明简介

    简明,当代著名诗人,评论家,中国网络诗歌最早的学术观察者和最权威的文本研究专家
  • 邓太忠简介

    四川南部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诗歌中心执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 霁虹简介

    霁虹,实名祁开虹,彝族。1984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入选《青年诗选》、《1987年全国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