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外六首)

作者:郭松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13 | 阅读: 次    

  导读: 无非是栽点瓜、种点豆/ 再播些苞谷、小麦,忙着春耕秋收……//无非是用尽力气,挣脱它 / 夜半梦回,患起乡愁……

 
无非是栽点瓜、种点豆
再播些苞谷、小麦,忙着春耕秋收
无非是前庭移花、养草
后院植树,夏日听蝉、秋夜赏月
无非是尘满面、鬓如灰
生前土里刨食,死后归于泥土
无非是用尽力气,挣脱它
夜半梦回,患起乡愁
 
 
  菩萨
 
晚年的外婆,总掩着那木门
烧几柱香,供几碟果
闭目合掌,嘴里祷念
有一回,风扰事
咣当推一下,她没在意
咣当又推一下,她心神不乱
咣当再推一下,她慢慢起身
挪动双腿,打开木门,没见人
寻思,自语:“哦,原来是菩萨!”
 
 
  哭腔
 
有时想起故乡有一种
荡气回肠的哭腔
过世的人放在门板上
哭丧的人远道而来
或许是出嫁的女儿
或许是年迈的姐妹
跄地而诉,抚柩而哭
这种情景很难再见了
少有人会拖着长腔诉说
肉身已疲倦,感情已麻木
 
 
  大山
 
山势朝我斜过来
路之险,景之奇,色之鲜
鸟群一阵慌乱,一双双翅膀
扑腾着,让我遐想
 
野花侧过脸庞,那含苞的一朵
打开,惊愕的眼神
仿佛,已不记得那个
被花刺扎破手的少年
 
和一尊巨石,一棵老树相逢
我用抚摸代替交谈
我不是造访者,回首
多年前,我是大山的孩子
 
我熟悉上山的多条路
一棵白鹤松旁,我手插衣袋
仰望天空和山外
是我习惯的姿势
 
冷不丁,一只野免跑过
把我从回忆中惊醒
有芳香从山崖涌来
我的心坠入了深谷
 
 
  萤火虫
 
秋天的夜晚,它们在草丛中
提着一盏小小的灯笼,走动
似乎腹部藏有钨丝
 
秋天寥寂,这么冷的光
让我在异乡想起亲人,想起
屋后洗衣服的姐姐
屋前剥豆荚的母亲
 
想起她们像萤火一样
照着故乡和自己,即使
被生活踩踏,仍然
散发着幽微的光亮 
 
 
  蝴蝶
 
常常趴在一朵花上,一趴就是半天
不紧不慢,比照花朵的图案
画自己的翅膀,画好左边,又画右边
待把两只翅膀慢慢画完
夏天的火车就轰隆隆地开过来了
 
秋天铺出宽敞的跑道
它依然飞不了多远,顶多飞到寒露
就折回来,在低空飞
一朵花,远远地看着
仿佛一个爱美的人,在镜中
静静地欣赏自己
 
 
  女工
 
在早晨的公交车上
我坐在一个四十来岁女人身旁
她仰着脸,靠着椅,睡得甜
应该是个上夜班的女工
看上去,体格健壮,神态安详
我一会儿看她的睫毛
一会儿挨她的臂膀
哦,她这就是多年前
女工下班回家的样子
  郭松,云南省检察官文联文学协会会长,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当代检察文学研究会理事,《散文选刊》《中诗网》签约作家。四川大学本科生,贵州大学研究生,军旅生涯23载,出版散文集《生命的秋天》《结伴而行》。作品散见《散文选刊》《散文百家》《边疆文学》《诗词月刊》《参花》《诗词》《检察日报》《云南日报》《春城晚报》等报刊,获“中国散文年会”2017年度二等奖、2018年度十佳散文奖。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云之南,诗的远方(组诗)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