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组诗)

作者:郭松 | 来源: | 2018-04-16 | 阅读: 次    

  导读:第三届签约作家郭松作品选。


弄堂
 
横七竖八的晾衣竿,攀缘在两幢楼之间
跟黑色的电线交缠,花花绿绿的衣衫
飘飘荡荡衔在空中
 
买菜回来的母女,穿着羽绒背心
商量着要吃些什么,治安室的旁边
放着方凳,方凳上有电磁炉
佐料,放在方凳旁的纸箱里
人行道上,堆着铁锅和铲子
 
过去罗密欧式的铸铁阳台
曾经费心雕琢的花纹
不惜重金寻找的石材
被空调外挂机抹杀了格调
花朵,在苍黄的阳台上坠落
 
飘来熬中药的气味,收破烂的老头
骑着满载废品的三轮车路过
后面人提醒:掉了一个,掉了一个
他赶忙停车,把落在地上的东西捡起
 
磨刀的、打麻将的、切盐水鸭的声音
是弄堂亲切的回响,真切的原味
靠墙边,堆着收购来的旧书和老家具
一把老椅子,链在三轮车上
 
弄堂尾有菜摊,人来人往买着菜
一阵阴风吹过来,有点冷
在凄清的亭子间,听雨
窗外的风一丝一丝的,楼下人说话声清楚
老房子就这样,永远是不隔音的
 
牛毛毡的屋顶,接着跌落下来的雨
门窗是关不严的,板壁是不遮风的
在风雨飘摇的夜里,亭子间
宛如咆哮山庄,让人恍惚回到过去
 
水葱似的小家碧玉,睡在木板床上
远处,是能够听见的外滩的喧哗
近处,是生长近乎局促的现实
卖桂花粥的梆子响起,泪流了一枕头
 
隔壁人家的阳台上,挂满了
灰白的条纹衫,老旧的棉毛裤
让我不由想起,世俗底子里的
生活,是细小而琐碎的 
 
 
外滩
 
水鸟喊着号子,练习翻卷浪花
许多人曾经跳下去,打捞黄金
黄浦江的水,大都是浑的
潮汐过后,淹死的是泥沙
 
一艘夜航的船,拉响了汽笛
诱人的夜景,迷人的距离
蚂蚁一样涌入的人流
行李箱,装满了风尘和梦想
 
南浦大桥,像一根扁担
一头挑起浦西,一头是浦东
中间的砝码,是欲望、金钱、美酒
 
对岸的陆家嘴,人造的森林,抬头的眩晕
空秕的衣袋,遮不住囊中的羞涩
野心,像气球一样膨胀
 
一沓沓钞票,在点钞机里尖叫
内心也在尖叫,可人海茫茫,怎能听到
从中走出来,仿佛南珂一梦
决定,抱着骨头,回家 
 
 
和平饭店
 
坐在九楼的西餐厅,白葡萄酒
侍应生放在白桌面,阴影处
有岁月感的地板,让你联想到
鸦片与帆船的时代
 
点了个套餐,烤海鲈鱼菲利
有黄油沫浸润在盘子底,银色刀叉
像在古董摊上淘到的旧物
让你对这个老牌酒店不失望
 
饭店里,有一种东方式的幽暗
这种幽暗,符合你对上海
二三十年代远东繁荣的想象
 
厚重的猩红地毯,旋转门的黄铜把手
吧台的鸡尾酒,老年爵士乐队……
流年的光影,从角落泄露出来
让你憧憬着再次成为它的房客 
 
  郭松,云南省检察官文联文学协会会长,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中诗网》签约作家。四川大学哲学系毕业,军旅生涯23载,出版散文集《生命的秋天》《结伴而行》,获“2017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作品散见《散文选刊》《检察日报》《云南日报》《春城晚报》《参花》《诗词》《诗影响》《企业家日报》等报刊。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