伐木记

作者:陈仁凯 | 来源:中诗网 | 2019-12-05 | 阅读: 次    

  导读:我在身体伐木/ 汩汩,汩汩/ 这是血液奔涌的声音/ 它与树木浑然一体/ 除了疼痛/找不到泪的泉眼……




我在诗经中伐木
丁丁,丁丁
香草已枯萎
美人已半老
只有溪水清浅
濯了残破的草帽
又洗净丛生的皱纹
 
伐木。一棵树倒下
书册从我的体内
发出一声叹息
 

我在纸上伐木
沙沙,沙沙
笔划过纸面
它喊着:痛
 
一棵倒下的树
被锯割。被捣毁
被浸泡。被肢解
被一层层剥开浆洗
只有骨节挽留着灵魂
真的,很痛
 

我在灯下伐木
忽忽,忽忽
树叶吹动了火苗
它渴望燃烧
直至化为灰烬
 
树木子虚乌有
只有孤单的影子
烙在地上
我用脚狠力地擦
直至它血肉模糊
 

我在水里伐木
咚咚,咚咚
鱼群发出了象声词
仿佛我把斧头
砸打在它们身上
 
可以把树连根拔起
而它喜欢拖泥带水
我只能用一柄明亮的
阳光
猛然插入它的心脏
 

我在山间伐木
笃笃,笃笃
飞禽四散
走兽窥视
有人手持猎枪
瞄准我的头颅
 
我只想不慌不忙
把一棵腐朽的树
放倒,等待时间
将它轻轻覆盖
 

我在路边伐木
咔咔,咔咔
策马而过的人
落鞍小驻
缰绳拴上了树桩
 
他稍作停留
颔首而笑
一阵风
吹起他的衣裳和长发
我看见了夕阳西下
 

我在屋顶伐木
嗖嗖,嗖嗖
月亮将我拦腰抱住
洁白的光淹没了
起伏的楼层
 
一些人在假寐
一些人在打鼾
一些人
在半梦半醒之间
对树,哑口无言
 

我在河岸伐木
呼呼,呼呼
流水写满忧郁的神情
欲言又止
 
芦苇愁白了头
紧紧揪住落日的尾巴
一万根细小的芒
闪烁一万种迥异的言辞
尖锐的刺
回到树木的伤口
 

我在雨天伐木
唧唧,唧唧
木屑被粘住
停息飞扬的翅膀
 
它们在分离之后
又团聚。像蚂蚁
相逢于陌路
奔向忙碌的未知
擦肩而过
巨大的陷阱张口以待
 

我在雪后伐木
啾啾,啾啾
仿若一只孤独的鸟
愉悦的鸣叫
遮蔽脆弱的内心
 
天渐阴暗
只有白色的花瓣
翩然而下
利刅在手
再也发不出一点光芒
 
十一
我在身体伐木
汩汩,汩汩
这是血液奔涌的声音
它与树木浑然一体
除了疼痛
找不到泪的泉眼
 
喷射出热
喷射出光
一生如此漫长
树木只看见短暂的时光
                      2019.10.21
  陈仁凯,1972年农历10月出生,中国诗歌学会、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签约作家。1989年始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诗神》《作品》等报刊发表作品,散文、诗歌作品入编《广东青年诗选》《广东省作协成立50周年作品选》《岭南散文新选》等选集。2005年、2006年和2016年出版诗集《河流的梦想》《灵魂之门被谁打开》《叙述者》。曾获首届玉平诗歌奖主奖提名、首届国际潮人文学奖诗歌奖。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生灵,或大地之辞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森子诗十首

    森子,当代诗人,1962年生于哈尔滨呼兰区,毕业于河南周口师院美术系。主要从事诗歌
  • 在德令哈怀念海子

    彭惊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绿风》诗刊社长、主编。出版诗集《苍蓝的太阳》《
  • 【英汉对照】中诗网优

    “中诗网优秀诗选”中英对照版,由中诗网翻译工作组与现代诗歌版联合推出,为国内
  • 一只翱翔于蓝天下的鹰

    诗归自然,诗贵自然。这两点少君先生在诗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是诗人的主题、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