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论(组诗)

作者:陈仁凯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06 | 阅读: 次    

  导读:陈仁凯,1972年农历10月出生,中国诗歌学会、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签约作家。1989年始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诗神》《作品》等报刊发表作品,散文、诗歌作品入编《广东青年诗选》《广东省作协成立50周年作品选》《岭南散文新选》等选集。2005年、2006年和2016年出版诗集《河流的梦想》《灵魂之门被谁打开》《叙述者》。曾获首届玉平诗歌奖主奖提名、首届国际潮人文学奖诗歌奖。

陈仁凯.jpg

 

我说……
 
我说,风是真实的
我说,雨是虚假的
我说,风雨
生活的困苦无处蒇身
我说,矛是钝拙的
我说,盾是锐利的
我说,矛盾
内心的疆域烽烟四起
我说,一颗黑籽
楼下的樟树挺直了躯干
我说,一地红果
鲜艳的草莓正舒展
诱惑的裸体
一波接一波的阳光
瓢泼过来
我说,一万只蚂蚁
爬行在我的血管
 
我,吸足了时间的毒
你信,还是不信?
 
 
你说……
 
大地上
禽兽比人多
爬虫比禽兽多
蚂蚁比爬虫多
暗黑的幽灵比蚂蚁多
天空中
云朵比闪电多
飞鸟比云朵多
雾霾比飞鸟多
空洞的回声比雾霾多
 
你还说
黑夜来临,躺在床上
假寐的人比做爱的人多
 
 
他说……
 
我是谁
你是谁
他是谁
 
我是他
你,也可以是你们
只剩下他(或许就是我)
在风中凌乱
 
 
她说……
 
“狗日的”……
扯下黑丝袜
她恶狠狠地说
其实,应该是埋怨
责骂,诅咒,毒誓
言之凿凿
言无不尽
 
“我靠”……
又扯下了黑胸罩
一马平川
言不由衷
她听见千军万马
杀进体内的呼喊
一颗卵子走投无路
 
喋血而死
 
 
它说……
 
首先要懂得鸟的语言
为了觅得新欢
见异思迁
把话说得比唱歌还好听
其次要懂得兽的语言
为了苟延生命
见缝插针
常常把自己弄得气喘吁吁
再而要懂得花的语言
装做若无其事
把花蕊肆意洞开
请君入瓮
 
我只听得到石头的声音
亿万年了
把语言化为粗糙的皮肤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