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葬台(外三首)

作者:陈仁凯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08 | 阅读: 次    

  导读:陈仁凯,1972年农历10月出生,中国诗歌学会、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诗网签约作家。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诗神》《作品》等报刊发表作品,散文、诗歌作品入编《广东青年诗选》《广东省作协成立50周年作品选》《岭南散文新选》等选集。已出版诗集《河流的梦想》《灵魂之门被谁打开》和《叙述者》。曾获首届玉平诗歌奖主奖提名、首届国际潮人文学奖诗歌奖。

陈仁凯.jpg

一 
请让秃鹫夺走我的心脏
请让乌鸦夺走我的毛发
请让阳光抚摸我的头颅
请让半空的白云
轻轻将我埋葬
 
高洁的神鸟啊
请驮起我的眼睛
在风马旗的颂歌中
为我收藏一缕静寂的光明
 
二 
浑重的诵经声里
我等待着
一双苍老的手把我剖开
 
远山的暮气
加深了雪的亮光
我的灵魂紧随着迅疾的
马蹄
在赶往天国的路上
失传的经文
包裹着仅有的肉身
 
酥油苞在飞
格桑花在飞
我睁开的眼睛
依然在飞
 
 一垒垒洁净的石头
成为我今生的坟墓
我已随众鸟飞走
蓝蓝的天空
写满无言的咒语
 
清浅的流水带走了
寺庙的钟声
经轮在次第响起的法号里
静静地转动
空空的天葬台上
只留下我睁开的眼睛
 
等待着月色的降临
 
 
 
  在路上
 
当我睡去
月光是唯一的道路
流水和野花
铺满暗夜的温床
失眠的蛇
懂得了喑哑的歌唱
或舞蹈
 
在路上
白天丢失了指向
风从远方吹走
我只能借助一片
小小的落叶
在天亮之前抵达
虚无的梦境
 
 
  使命
 
每一只文字
都会搬运走内心的
秘密
每一只文字
都会泄露秘密的使命
 
荒芜的小径通往
神的居所
树叶、草尖、沾在花蕾上的
露珠
以及小小的昆虫的
翅膀
都停止了呼吸
 
脆弱而细小的生命啊
秋天的雨水
将打湿你们秘密的
内心
 
 
  我一定不会写到蚂蚁
                         
我一定不会写到蚂蚁
这些弱小的生命
就是我
在广阔的土地上
卑微地生活
 
阳光像一尊巨大的神
巨大的手掌穿过巨大的
树叶落在我们的身上
比火还热
一根草就是一片草原
一滴水
就是一面大海
轻微的一阵风啊
掀起了一场波澜
敞开我们久远的伤痛
 
我们在暴风雨到来之前
搬运粮食生儿育女
为一滩积水发愁
但最后的道路
已被打扫干净
我们找不到一小片
枯黄的落叶
渡过静寂的暮色
 
因而我是不会写到蚂蚁的
它们仅仅是我活着的
见证和比喻
细微的呼吸比指向天空的
手语更加沉默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诗歌精神:文化自信中的

    简明把一切令人敬畏的事物都赋予了对手的属性,它们是鹰、雷霆、闪电、狮子,甚至
  • 庞贞强简介

    庞贞强,1970年出生,现定居包头。内蒙古作协会员,包头作协会员,博客上写诗一万多首
  • 邓太忠简介

    四川南部县人、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诗歌中心执
  • 叶延滨:《大地忠实的歌

    叶延滨: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常务副主任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