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人 > 成颖

几棵云杉,撑住了天空(组诗)

2022-01-19 作者:成颖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成颖:笔名兵戈戈。获《诗选刊》年度优秀诗人奖,《现代青年》年度十佳诗人,马鞍山市政府太白文学奖等。著有诗集《只有寂静是温暖的》《平原叙事》。
 
《风声》
 
风从高处下來,开始喊山,喊水,喊人,
喊着喊着,
便有声音反弹回来。
 
山冈起伏,远处的钟声,沿着树林,
寻找风的去向。
水面上,涟漪不停的发出光芒,
不停的有轻微响动。
有人在田间,
直起腰来,看飘动的炊烟,留在自己的摇曳里。
 
我飘忽的体内,一直有不明其因的呜咽,
无风,也响,那么悲伤,悲伤的,
像一个孩子。
我听见另一种回声,把自己喊的更响,
或者更弱。
 
一切都静了下来,但风并没走远,仍能听到,
风与风之间的缕空之声。
 
《今日大雪》
 
当我们谈论未来的雪。雪,一直都在它的内部,
行走着。寒冷何在?有人问。
于是推开窗,
一些微亮的光线,掩饰了天空。
 
在敞开的空白上,有两只不在缄默的红尾鸟,
拍打着,
天,顺着光芒而去。
 
某一高处,有云聚集在上面,犹如期待已久的雪,
每一片都很洁白,
都落在了我们头上,看似突然,
却是蓄谋已久。
 
今日大雪,
在时间的裂缝里,徒然的悲伤,被这雪照亮。
 
《几棵云杉,撑住了天空》
 
在冬日坠落的事物中,有几棵云杉,
撑住了天空,
枝条与树叶,已面目全非。
 
一些淳朴的蓝,打量着它们。从不断的坠落中,
撷取的光线,
正扶起一颗吹进泥土的果实。
一条河,守候在低处。
 
我在其中无处躲藏,紧接着而来的,便是,
衰老的景象。
之后我的身体像果子一样,被吹落,
仿佛吹落一个,
孤独于人世的黑点。
 
《水上的云,是枯萎的》
 
残荷打捞出水,有的已堆于岸上,
有的尚在手中,
它们带着冰冷的光,凝止成与水雾连起的时令。
 
晨光斜照,一片片云飘过,
如暖风一样,
在与冬天形成温差的敌意中,悄然落下。
 
池塘里的漂浮物,提醒着我,一切,
都是枯萎的,
即便是落于水上的云,也是枯萎的,它们开出了,
退色的涟漪,
用来,对残荷朴素的赞。
 
《我喜欢守在这里》
 
落日再次沉沦,南坡村一天的风景,
慢慢隐身,
有一条与我在空间重叠的,
归鸟的弧线,
带着嘈杂的暮晚,和新的旧物,似乎要把,
整个天空都交给我。
 
山岗渐渐放低自己,迟暮接近了,
坡下的人,
他们有的在行走,劳作,有的聚集在一起,
有的隔得很远。
他们偶尔也看一看,
坡上短暂的夕阳,数一数树木和山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