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瘦马诗歌里的节气(组诗)

作者:长安瘦马 | 来源:中诗网 | 2019-08-26 | 阅读: 次    

  导读:签约作家长安瘦马诗歌作品选。



立春
 
 
你这最初的节气,我们最开始的日子
我们燃放起烟花给黑夜穿上华丽的外衣
期盼以后我们的生活没有黑暗
即便是有,也要让我们看到流光溢彩的星空
 
立春了,我们的日子轮回到了起点
满满的都是希冀,放飞在抽青的田野
只是这立春我已经历了五十次
把自己越立越老,越立越说不清春天的味道

 
雨水
 
等我的诗歌写到一千行的时候
雨水就来了
等雨水打湿大地的时候
泥土的芬芳就来了
 
我仍然在等,等一阵和暖的风
拂过我的面颊
一个小姑娘,背起背篓
上山采茶。我这一千行诗歌
才真的好看
 
 
惊蛰
 
惊蛰那天长安飘下了雪花
我牵着一匹马,疲惫的走在路上
 
终南又传桃花讯
我要在桃花盛开的时候赶到那里
金榜题名,我就会骑着这匹马
一日看尽长安花
 
希冀是有翅膀的,会飞
我这无趣的人也会吟几句诗
来表达春天。这样我就会
把戾气驱逐
变得温婉而柔情
 
沉睡了一个冬天,一个懵懂的蛰虫
我的梦就这样醒了
我探出头和身边的茵陈说
我这就去长安看桃花了
 
 
清明
 
古典的清明和现在的清明不一样
 
古典的清明是前方一杆招摇着的酒幌
古典的清明是郊外踏青女子的笑声
古典的清明是祖先坟前的纸钱
古典的清明我不喜欢雨只喜欢诗歌和女子
 
现在的清明是城市中黑夜里明灭的纸钱
现在的清明在城市里散发着焦糊的味道
现在的清明只有这一道程序
现在的清明是飞机和火车,你要提前预约
 
古典和现在我心底有一个自己的清明

 
小满
 
麦子开始饱满的时候
我感觉到了胎动
就像我的耳朵贴在妻子隆起的腹部
被里面的胎儿打了一拳
 
渴望比收割还要心旷神怡
尽管我已经许久闻不到那种新麦的清香了
 
小满的时候,天空淋漓着雨
我缩在沙发上,我在看新闻
一个正部级高官投案自首了,还有
世界的一个角落响起炮声
 
谁瘪下去都可以
只是我们的麦子,千万不能瘪下去

 
夏至 
 
季节的号令一经发出,无人幸免
不管你如何伟岸,你的影子开始变短
你会像压缩饼干一样
在炎热的盒子里伸着喘息的舌头
 
雄性的知了聒噪起来了,即便是在城市
它也能感知到潜伏在钢筋混凝土里的阴气
它总要把它看见的聒噪出来,尽管
我们已经习以为常
 
盒子里的我,有些欣喜
夏至到了,梅雨也就来了
便有许多撑着油纸伞穿着旗袍的姑娘走进雨巷
我在盒子里看她远去的背影
全然不顾这梅雨还有那旗袍下橐橐的脚步声
泛滥成灾
 
大暑
 
纵然你披发仗剑远行你也做不了侠客
你的心太软
你经过七月的时候甚至不想踩死一只蟋蟀
 
你只能做一个诗人
一个狷狂耿介甚至不可理喻的诗人
一个卑微到骨头里敬畏文字的诗人
 
你走向山里,你也有害怕的事物
焦灼。在头上散发出热浪
其实你一直在逃避
 
狰狞的夜里豺狼也会露出怜悯
那些饥渴生灵不会扑向你撕咬
它们知道
诗人的肉很柴。不好吃

 
立秋
 
2018年8月7日21点
闷热还在继续。从这一刻起立秋了
偶尔的风缓慢地减少着暑气的暴戾
从现在起,凉爽和满山枫红
在前边,秋风秋雨愁煞人
这个夏天,我忍受住了身体的煎熬
可我忍受不住精神的垮塌
我伸着舌头
努力地挤出几口气息。把火苗吹旺
有毒的疫苗,在灶膛
蒸煮饱满的玉米。他们都说
不是自己的错
其实我从未责怪过夏天的暴戾
天一凉,会把曾经的郁结都散开
我会忘记,我一直是个刍狗
我会摇着尾巴表示愉悦:
天凉好一个秋天呀

 
冬至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
没有雪就不算冬天
尽管棉衣把我包裹得很厚
可里面是空的
冬至到了年关也近了
我总是在这个时候最想念家乡
一个没有了父亲母亲的家乡
简直对我太残忍了
来一场雪吧
我一直在寻求救赎
我有意无意的恶
在人间显得微不足道
可是对我很重要
我急需一场雪来掩盖
我的父亲母亲不在了
我才知道
我是那么地让他们操心
可一切都晚了
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
再也没有了妈妈的味道
 
 
寒露
 
(一)
 
望穿秋水,以为有一双寒凝的眼睛,回眸
我就会潸然泪下。白露以来
我总在寻找,寻找那个女子,在水之湄
 
黑夜把梦拉长,两千年的长度够不够?
我问远去的秋水
竟无语凝噎
 
(二)
 
试一下你的心跳,你的玉碗,尺关寸
熟轻熟重。我是个多情的郎中
白露以后我就在溯洄
 
芦苇白了,像我的鬓发,招摇在秋风里
我俯下身去,折下一根粗壮的苇杆
为你吹响,魂兮归来
 
(三)
 
好吧,那么我走了,我是离骚里的山鬼
哀怨地祭祀我的祖先
风飒飒兮木萧萧,你病了,你就通灵了一些
 
病了的还有我的诗歌,我不想把他治好
我宁可让古人骂,李白杜甫是古人吗?
我没觉得
 
(四)
 
好吧,我就是将要出征的大将军,磨光我的剑
砸碎我的温柔,哪怕在月光里
千家万户捣衣声
 
那一天,整个长安都在唱着摇滚
听说过没见过。可是你见过声嘶力竭的吼叫
我这就带着我的士兵到玉门去了
 
(五)
 
寒露,被子开始变薄,我黄土下的父亲母亲
你们冷吗?你们不会冷,你们身上有厚厚的黄土
可是我冷
 
我会把寒冷变成霜花,在地上,在枝叶,在玻璃
在我的诗歌里
我会把自己温暖
 
(六)
 
大将军的利剑砍下头颅的刹那
远没有砍下的诗歌灿烂
在玉门,春风也会回来的,你也会回来的
 
你回来看满岭的枫红,像你砍下的血
豪壮如我
 
(七)
 
送我一程吧,就像山一程水一程
就像送别唐诗宋词一样送别你的友人或者恋人
其实寒露的月色最适合这个场景
婉约并且凝重,这个时候不需要浪漫
 
盼望着随那秋水而去
也盼望着寒露以后的寒冷,让我忘掉
你独自在冰天雪地里颤抖
 
(八)
 
洪荒,永远在最开始的时刻最需要开拓
就像庄周的秋水,还有庄周的梦
哪一个是你真实的自己或者现实,你自己看吧
 
枯骨,海市蜃楼,今夜的寒露,我案头的诗文
 
(九)
 
寒露以后,菊花就瘦了,就有诗墨的香气
透过诗歌的篱笆爬上我的面颊
我能承受一切,却不包括这种相思
 
秋水远去了,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

 
霜降
 
(一)
 
秋天,不知不觉就衰老了
老泪纵横
 
秋水远去了
大雁也要飞走
 
还在坚守。稻谷一样饱满的爱情
填满了凝重的夜空
 
似乎没有多么凄凉
只是一层层落叶,趴在树下  
无奈地喘息
 
 
(二)
 
金黄,是巨大的阴谋,像一张美丽的网
如果你是麋鹿
你就会被赶进去,等待君王狩猎
 
我一再提醒自己,要坚强
要把操守坚持到最后
然后等待一场雪,我就是秃枝上最坚强的柿子
 
(三)
 
把食物准备好,藏到地下的洞穴
最好连鼻息也隐藏起来
 
我从来都是见不得萧杀的景象
何况这季节的抑郁连我的诗歌都振作不起来
 
我只能做一个睡去的蛰虫
想念着一个归不去的故乡

 
立冬
 
河水开始疼了。开始紧缩起身躯
将一枚漂浮的叶子包裹。似乎在挽留
叶子呀你不要漂浮,你不要远走
 
在长安,河水是不结冰的
立冬这天所有的准备,也抵不住迁徙的雁
在天空中绝情地飞向南方
 
我的家乡,河水是结冰的
紧缩的心能够把那枚叶子疼爱地包裹
像婴儿的胞衣,像我在胞衣里吸吮手指。
而此刻,我在远方
 
 
小雪
 
有没有雪,从现在开始都是小雪
在长安,阳光朗照着小雪
蓝天映衬着小雪。鸟儿鸣叫着小雪
 
在长安,我总是难以心静如水
夜的潮刚好挽起失眠的舟,刚好
让我看见诗情画意的小雪
 
野鸭在灞河里悠闲地游来游去
突然扎下去,好久在远处冒出来
水里一定很暖和,他的世界很暖和
他的世界比我们的世界暖和
 
小雪,我在灞河岸边散步
自由的水鸟,飞到黄昏的太阳里
我把手指,变换成一把枪的姿势
对着黄昏太阳里的飞鸟。扣动扳机
 
小雪。多么像一个美丽女孩儿的名字
小雪就是许多美丽女孩儿的名字
 
 
大雪
 
从这一刻起,所有的江山都叫大雪
终南山寺庙里的钟声,也叫大雪
 
我在离终南山二十公里外的灞河边
望着灰暗的天空,希望这一天真的下一场大雪
 
下一场大雪权当是对大雪的祭奠
下一场大雪权当是对人世间良心的洗涤
 
下一场大雪,染白我一千多年前的铠甲
我仿佛看见
我冻僵的手,握不紧剑的柄
 
下一场大雪吧,把黑夜也映白
让寒冷袅袅出茶香
让茶香里杜撰出的一缕古意,把我陶醉

 
大雪
 
自父亲母亲永远地离开我后
我便不再相信任何宗教
我只相信诗歌
我只相信我的诗歌像一堆篝火
温暖我,也温暖冰冷的天空
 
大雪,没有雪,只有城市的霾
混合着钢筋混凝土浇筑的高楼
仿佛要把天捅破
 
我往楼下望去,车辆就如爬虫
在雾霾里扭来扭去搔首弄姿
即便这样,大雪也没有来
 
坐在死气沉沉的办公室里
我越发地向往我的祖先
我的祖先也阔过,也有一院宅院
十几亩田地,闭上眼睛
我的祖先放牛回来:哇,好大的雪

 
冬至
 
我一直固执地认为
没有雪就不算冬天
尽管棉衣把我包裹得很厚
可里面是空的
冬至到了年关也近了
我总是在这个时候最想念家乡
一个没有了父亲母亲的家乡
简直对我太残忍了
来一场雪吧
我一直在寻求救赎
我有意无意的恶
在人间显得微不足道
可是对我很重要
我急需一场雪来掩盖
我的父亲母亲不在了
我才知道
我是那么地让他们操心
可一切都晚了
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
再也没有了妈妈的味道

 
大寒
 
(一)
 
这一切都是我的想象
我感到寒冷
 
即便是我闭上嘴巴
我也能感受到从牙缝渗到心底的凉气
 
我在一道墙里面
我在一道墙里面滋滋地吸烟
我听见墙外的风在讥笑
“这家伙居然在写诗”!
 
(二)
 
抗拒。从来都是在无奈中走向愤怒
就像一座独木桥的被抽去了核心
你踏上去的时刻
也是你落下去的时刻
 
(三)
 
野火在远处嘶嚎
我想到了麦子
我想到了饥饿以及寺庙里的慈悲
  长安瘦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辽宁抚顺,诗歌爱好者,现居西安,中诗网第四届签约作家。有作品发表若干、获奖若干,著有诗集《你的影子》。诗观:做一个行吟诗者,在人世间体验生命带来的痛苦和欢乐,用文字、用诗行编织出心灵的鼓,走着、敲着,哭着、笑着、抒发着。其实诗歌没那么复杂,你哭了你笑了你呐喊了,这就是诗歌。诗歌不是谁家的,诗歌是大家的,当然也包括我。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