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文学:《醉冰轮,品虹文》

——《冰虹小说经典》读后

作者:石文学 | 来源:中诗网 | 2019-05-21 | 阅读: 次    

  导读:当忘记漂流的方向和时间时,我试图解释这种“爱”,她是这样真切,这样清纯,又这样美。悬崖边上的一朵红色的花儿让我解释,说我把这种爱赞美得如此这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呢?我努力在激流中稳住,仰着头望着那朵花儿,我感到困惑,又觉得胸中憋着些什么,想说又说不清。


读《冰红小说经典》,像是在三月宽大的梦境里的一次次奇幻漂流。
一个月光飘逸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在冰虹的“虹园”外徘徊。说来也奇怪,这虹园并没有门,甚至也没有墙。只因为它与周围的一切如此迥异,纯净得让人不忍踏足。园中有花草,有虫鱼,有山泉,有海洋,包罗万象,任凭你在风中放飞所有想象。心中唏嘘感慨,只要站在它的边界,尽可能最近距离看看它,就已经很满足了。
看着看着,月光聚焦在一位女子的身上。这女子摇曳如花绽放,华艳韶好,体态温柔,风流蕴藉。清秀白皙姣人面,莫非仙子来人间?忽然,她化作一阵清风。这清风有期盼,也有绝望;有爱怜,也有自怜;有召唤,也有拒斥。我依旧踟蹰不定,面前的界线时而纤细如游丝,时而宽阔如鸿沟。
我按捺住心中的不平静,再次翻开《冰虹小说经典》,再次沉迷进去,再次开始了我的奇幻漂流。
漂流中我并不孤单,一只“长着摄人心魄的妩媚眼睛和火红的漂亮长毛”的小狐狸愿意与我为伴,她的目的地是一个叫做“真爱”的地方,尽管路上布满荆棘,崎岖不平,然而她依旧坚定信念,“倒下了,再爬起来。病倒了,再站立起。就是爬,它也要爬到真爱那里。”(《小狐狸的星辰》)
二十五篇诗性小说,都在说着一个“爱”字和一个“美”字。然而直到这场漂流结束,我才渐渐明白为何席勒的那句话会出现在全书的最前面:爱是一种自由的感觉,因为它纯洁的泉流源于自由,源于我们神一样的天性。
爱或许远没有那么复杂,尽管死去活来,即使天崩地裂。当和喜欢的人在月光下散步,和相亲的人相守,没有物质的干扰,没有肉欲的侵犯,爱就是这么简单。因为,“爱的意义只在于爱。”(《飘影》)
当忘记漂流的方向和时间时,我试图解释这种“爱”,她是这样真切,这样清纯,又这样美。悬崖边上的一朵红色的花儿让我解释,说我把这种爱赞美得如此这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呢?我努力在激流中稳住,仰着头望着那朵花儿,我感到困惑,又觉得胸中憋着些什么,想说又说不清。我屏气凝神,正要向花儿说出答案时,激流涌动,我不得不继续漂流。
当我看到爱可以让人发狂,以致燃尽华芳为灰烬时,给人“留下无尽忧伤和痛苦”,我开始迷惑,美好的爱情何以如此呢?爱不是让人变得更好吗?爱的人和被爱的人不该是幸福的吗?想给花儿说的答案变得只可以参考,摇摆不定。(《灰烬》)
我闭上双眼,漫无目的的漂流。
“夜晚,我又看到了蔚蓝的海/正吹开一首歌/星空为你的微笑铺设/而那大海的源头,正指引着我的血液……”我听到一个女子用“哀怨的音调轻吟着缠绵悱恻的魔幻的诗句”,我慢慢睁开双眼,瞪大眼睛,用尽全力把这个活在“人世之外”的冰儿映在脑海里。然后我像小偷一样跟着她去欣赏“海的花园”,当我饱览人世之外的美景后,开始内疚自责,捶胸顿足。然后我又安慰自己,“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头呢……”。(《冰儿》)
我不可以乐不思蜀,于是我继续漂流。
我看到山腰有个女子在哭泣,背影如此凄楚无奈,因为和她相爱六年的乏味男友让她感到无法忍受而离家出走。当她转过身来,我惊异地发现,“虹儿是轻灵妩媚的,她诡异神秘,还有一份令人羡慕的优雅。”我试着从爱慕者的角度安慰她,那个乏味的男友一定是先爱上她,“然后才有了创作中的梦和幻想”,而且相爱六年,早已爱到骨髓里,何不尝试离别后的相遇呢?或许他会有新的画作呢?虹儿带着一些好奇,想着骨髓里的爱情,飘然而去。(《虹儿》)
虹透明的双翅运载花开的声音
抵达悄流的泉水恣肆的绿树林
丛丛芳草叠叠冰雪
清风一样  神秘地滚动诗的浪波
这是从云中飘落的诗集的第一首诗,它的主人阳阳用死赢得了进入虹园的资格,并有幸和他的女神握手、轻吻。(《殉……》)
我想我明白了,于是准备返航。
我撑起帆,一个学文学的女画家拉住了我,她“惊艳”“性感”“前卫”,然而骨子里却非常传统。丈夫出国留学,她孤身一人,结交了一个天天送她花的优秀的男子,享受那种存在感和幸福,不越雷池一步。然丈夫在外因寂寞难耐,与人同居,回国后嫉妒干涉。事情本告一段落,然而又有一年轻的爱慕者采集野花表达情谊,不料又打翻丈夫的醋坛子。在也效仿送花之后,丈夫买了一串亮光莹莹的钻石花项链,想做一个交代。她问我“哪束花最美”?因为匆忙,我只问了她说一句:其实,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
我也问自己:你也知道答案了,不是吗?
返航途中,虹儿告诉我说男友画了“一颗受伤的灰红的心,它隐隐地痛苦着,心的中间隐约有一张悲痛欲绝的脸。”
一路顺风,直到我看到悬崖上的红色的花儿,我努力停下来,仰着头,告诉她:“爱和美”,用“诗人冰虹”解释最佳。
千真万确呵!“至清者冰,至美者虹”!
至真至美至纯!至爱至死,!至死不渝!
我合上书,抬起头,恍惚中又看到著名诗人冰虹的《冰虹小说经典》中的女子们像一朵朵圣洁静放的莲又像瞬间怒放的昙花,极见其妍。在这夜的深处,她们伸出手,把忧伤推开,走向夜阑之外。
  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