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玮玮:《且到虹园,撷取那诗芳》

——有感于诗人冰虹的“虹园”

作者:李玮玮 | 来源:中诗网 | 2017-10-26 | 阅读: 次    

  导读:冰虹的心灵有着近乎儿童的童真和美感。在这个繁华麻木的世界,她守望的“虹园”里,有泓清泉叫虹泉,有种花叫虹花,有轮月叫冰轮,有片海叫仙海。有缕清音,叫箫音。她保存着自己的天赋美感和赤子之心,尽情地对世间之美进行探索。

23&gp=0.jpg 

  小时候的启蒙读物是童话,很为其中的玫瑰公主所倾倒。
  美丽的公主被诅咒,于是一睡百年。这座王宫伴随着她睡去。甚至连宫中熊熊燃烧的火焰都睡去了。
  后来“王宫的四周长出了一道蒺藜组成的大篱笆,年复一年,它们越长越高,越长越茂密,最后竟将整座宫殿遮得严严实实,甚至连屋顶和烟囱也看不见了。”
  直到一百年后王子把公主吻醒。
  多么神秘、玄幻、浪漫!
  一梦睡去,世已百年。沧海桑田,白云苍狗,云卷云舒。不由得对这座园产生向往。
 
  诗人冰虹就有这样一座“园”,她称之为“虹园”。
  冰虹的心灵有着近乎儿童的童真和美感。在这个繁华麻木的世界,她守望的“虹园”里,有泓清泉叫虹泉,有种花叫虹花,有轮月叫冰轮,有片海叫仙海。有缕清音,叫箫音。她保存着自己的天赋美感和赤子之心,尽情地对世间之美进行探索。
  那,是怎样的园,让人流连忘返呢?
  在冰虹的《虹泉》中可看到:“君来这儿自在走走/吹怡人的风/如/清风的悠闲/这儿/天空祥和/兽与兽没有战争/人和人情同手足”
  真好。简单。随意。祥和。
  寒夜,小冰的虹园,又是另一番姿态:
  “虽无屐痕/却有箫声。”(《吹箫》)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没有屐痕,像是没有人。然而,事实却是隐约有箫声传来。这符合冰虹一贯的语言特色:迂回婉转,曲径通幽。清冷的感情基调。小冰、清清、青苔、吹箫。都是孤寂清冷的基调。沿用了冰虹较常见的抒情手法:情景交融。以寂寞凄清之境衬孤冷之心境。
  可见,诗人心中的虹园是有多种姿态的。既有怡人的风、祥和的天空,又有隐约动听的箫声,是一片安宁和平又充满诗意的乐土。
  而出了虹园又是怎样呢?
  《见》一诗中,诗人较为直白地表露了对虹园外的尘世的看法,及自己的愿望:“刚刚从温润的虹园逸出/小鸟欢快的啁瞅还在耳边·····她睁大双眼只见······那人一身早霜褴褛的衣衫·····讨要救命的钱””虹很想摆脱尘世的羁绊,做冰凌般皎洁的雪莲”。这是一种反衬的手法,以诗人对尘世污浊的厌恶,衬虹园之美好。
  风霜高洁,不落污浊。妙玉绝不用刘姥姥用过之器具,也是有一定的清高所在的。
  虹园美好的近似童话,而我想我心目中也是有那么一片洁净的园地的。哪怕一个属于自己的暖暖的小房间也好,我在我的房间里读我的童话,永远不醒来,没有人会打扰。
  然而,梦终归是梦,丛林里的孩子终要长大醒来。经历过被众星捧月的骄傲与跌落谷底的,为了尊严和成就,作为独生女的我去尝试做很多事情,历经磨难,终于也取得过一些成就。然而心里却永远懂得,荣耀和幸福其实是一对反义词,前者是被麻木了的虚幻快乐,后者却是心灵的放松和舒适。我们这样的人,可说是逐日夸父,也可说是蝜蝂之徒,但共同的悲哀是,再也找不见儿时的花园。只是当时已惘然。
  所以,我羡慕诗人冰虹,她可以那么快乐徜徉在自己的虹园中,笑看春去春来,花开花又落,享受着发自内心深处的平和幸福。
  偶尔看到冰虹一袭长裙的倩影在幽径碧水,她是时常微笑的,这笑,点亮了四面八方的风。真好。或许,虹园只是存在于诗人心中的伊甸园吧?但是,心中有佛处处皆佛,只要心里有这么一片净土,这么一个想起来就幸福快乐的地方,不就足够了吗?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