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鹏:《清吟冰雪文,远眺长虹影》

——评冰虹的诗七首(《秋果》等)

作者:李海鹏 | 来源:中诗网 | 2017-03-17 | 阅读: 次    

  导读:冰虹,中华文化促进会会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会员,山东省青年诗人协会理事,济宁市作协副主席,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导师,曲阜师范大学琅嬛诗社名誉社长。是世界诗人大会铜奖得主、刘勰奖得主等,作品入围鲁迅文学奖。所写诗歌、小说、散文和论文散见于《人民文学》《人民日报》《中国作家》、《时代文学》《文艺报》《星星》《诗选刊》《作家报》等多种报刊,作品入选《中国新文学大系.诗歌卷》(连续三年入选),《国际汉语诗歌》、汉英双语《时间搭成的阶梯》、首部汉俄双语《中国当

aaa0.jpg

  
  在这雾霾锁城的迷茫时代,诗人冰虹的诗恰逢其时地出现,若初发芙蓉,清新可爱,又不失清醒深刻的笔力,读之使人变得纯洁灵明起来。中国人没有什么“诗之批评”,只有“诗话”或“词话”,评诗人冰虹的这七首诗,不敢妄言,只此八字凝聚为我的读诗之感——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她的诗如一颗清晨的露珠,冰莹透亮;又好似一叶新桐,在安静的扉页上萌发希冀。清吟冰虹的冰雪文章,让心灵澄澈,远眺虹园里的长虹魅影,领悟乾坤变化。 
 
  一.
你有我没有见过的美
春风在你的眼中,秋风在你的发上
你手中的古书散发着南山南的微光
你带来一块新的天穹
陷我于一种天真烂漫
回到童年 ,回到少女时光
我来自虹园 ,一株没有标识的植物
我把虹园放在你的身上
你的举手投足全是虹园草木的向往 
  ——冰虹的诗《我把虹园放在你的身上》 
 
  “我把虹园放在你的身上”,虹园如梦,你若时光,自成一段风雅。从西湖边冯梦祯的快雪堂,到嘉兴城里项元汴的天籁阁,再到李日华的味水轩,董其昌的戏鸿堂,王世贞的尔雅楼,这些南国的大鉴藏家将时光收藏,以为物比人更长久,然而繁华靡丽,转眼皆空,五十年来,终成一梦;远在北方夫子故里的诗人冰虹却是梦的收藏家,她将时光写进梦里,又把梦留于虹园,诗意地栖居,静看乾坤变化,以搏动的灵敏的心感受四季更迭,用松尾芭蕉式的自由完成了一次精神的突围。
  虹园——诗人的心灵栖息地,也是她梦的安宁的故乡。
  海德格尔只告诉过我们“人应当诗意地栖居”,而他并没有提供给我们任何一种现成的诗意生活范式,但诗人冰虹让我们在迷途的黑夜中看到了光亮。她说:“我从虹园来,带着绿林的声音和鲜花的舞。”她又在诗中说道:“我来自虹园一株没有标识的植物。”你从何处来,决定了你要到哪里去,喧嚣的年代里我们谁不需要一个虹园似的精神伊甸园呢?
  《我把虹园放在你的身上》,初读如沐春风,“人间四月天”似的美感若隐若现,字里行间闪着慈爱的目光,亦充满希望与赞美的芬芳。我在猜想诗中的“你”是谁,是自己的可爱宝贝,还是某年某月某日意外邂逅的惹人怜爱的小朋友,也可能是诗人自己的童年时代与“少女时光”。无论“你”是谁,“你”都幸运地拥有了虹园,并给她“带来一块新的天穹”,虽然天空一无所有,却给我们以安慰。“你”的到来恰逢春暖花开,“你的举手投足全是虹园草木的向往”。诗人冰虹是幸福的,她有心灵安宁的居所——虹园,“你”和我都是幸运的,在她的诗句里寻觅到了“智慧之光”,那“南山南的微光”把蒙昧的黑夜点亮,我们的夜空也不再黑暗孤寂,在寻找诗意生活的旅途中不必惧怕迷失方向。
  我读过冰虹的很多诗,可虹园究竟是什么,“你”到底是谁,我也不敢妄下定论,后来我读了她的小说《虹园》,才似懂非懂地有了些思考的余地。她在小说里写道:“如果爱意瞒不过久久苦于相思的眼睛,那么我猜,你就是个情人,你是憔悴的美,你凄婉的神,与我同病相怜,处境艰难。”小说开头这样写道:“曾经有一个女孩,藏起了世间唯一的一颗冰虹珠,执着地藏起它……这个女孩长大了,仍然非常孩子气,她像藏冰虹珠一样,把自己的虹园藏起来,只给懂她的人和真正爱的人看一眼……但是你一定要明白,这比星星还珍贵的虹园,是非常秘密的哦!因为是秘密的,才愈发美,让美更美。”至此,我们都有了一场精神的狂欢…… 
 
  二.

当虹投影在你透明的寂静中
如完成了一生的泅溺
   完成了一次飞升
似乎虹一直没有放弃九彩的梦

梦想不死,不停地长出羽翼
永不厌倦地置换世俗的脑子
你这横空出世的光 光 光呵 
弃绝雾霾  虹深入其中 
   融为一体

那寂寞的美和欲起的风暴
那神秘的乐此不疲 流变的星光
洗濯广袤的大地 和天空
完成人 动物 植物们干净的呼吸
带电的闪耀击毙所有注毒的疯长
神授的羽翼击退罪恶的战争 

真的只是梦?
而梦,正是虹存活的基因和密码
不要唤醒她,虹更远的梦还在飞
正要抵达神秘的星辰 无限和永恒
   ——冰虹的诗《飞升》

  诗中的“雾霾”正如亨德里克·房龙在《宽容》一书里所说的那样——生命本是一次光荣的冒险,结果却变成了一场可怕的经历。之所以如此,就是迄今为止,人类的生存完全被恐惧所笼罩。
  诗人不是终日隐匿于象牙塔里靠研究学问敲打文字而谋生的高级动物,她比我们更敏感,以至于不容许任何一丝尘垢肆无忌惮地“带毒疯长”。她飞升,不只为了追寻“九彩的梦”,更是为我们“洗濯广袤的大地和天空”。面对污浊的世界,大多数人早已司空见惯,逆来顺受,反正我们“无所谓”;诗人勇敢地飞升入天,荡扫雾霾,一己之力虽然微薄,但她“无所畏”,诗人与凡人可能就只差一字罢了!
  “雾霾”这个令无数国人厌恶的魔兽,大行其道地吞噬我们的家园,也许只有“飞升”才能“弃绝雾霾”。当虹“完成了一次飞升”,她“长出羽翼”,携着九彩的梦升入天空,用“流变的星光”为我们驱赶雾霾,“洗濯广袤的土地和天空”,为了完成“人,动物,植物们干净的呼吸”,她以“带电的闪耀击毙所有带毒的疯长”,她用“神授的羽翼击退罪恶的战争”。哦,难道这只是诗人一厢情愿的遐想,一场虚无缥缈的梦想吗?“而梦正是虹存活的基因和密码”,倘若没有梦,虹也不能称之为虹,诗人也会被庸俗从文学的神坛上推下去。她怀着九彩的梦带我们飞升,远离雾霾,“抵达神秘的星辰,无限和永恒”。
  涅克拉索夫坦言“你可以不做诗人,但必须做一个公民。”我以为用鲁迅先生的这句话作阐释最为恰当——外面的进行着的夜,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读到这句话时,我倍感责任重大,而不得不低下自己昂贵的脑袋沉思良久……诗人冰虹她“飞升”了,却没有独善其身,而以兼济天下的博爱仁慈为我们寻找生命的突围方式。我们嘴里说着那句“霾是故乡浓”好像还颇有些诗意的句子的时候,心中自然也对雾霾的厌恶有了一些顿感,而诗人总是比我们敏感,对于异质的东西,哪怕是半点的污垢,都会使心灵深受创伤,唯有“飞升”方可纯净诗人之心,然后她把“剪雪裁冰”似的虹影投在我们“透明的寂静中”。我们要如何回报一个慷慨地为我们驱赶阴霾的勇者?涅克拉索夫已经给了我们答案,那么我们从现在开始就关心粮食,关心蔬菜,关心世界,关心你我他,如此一来,我们是不是也能“飞升”从而成为诗人呢?回归现实,当雾霾锁城,淹没一切的时候,别去打听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敲响!
 
  三. 

听你
是听花月交合
听最冰洁的夜

听你
是听月露滴落
听最空寂的美

听你
是听虹云飘飞
听最悠闲的鹤

听你
是听幽处无人
听最深远的梦
   ——冰虹的诗《听你》
 
  音乐是灵魂的律动,文字是心灵的画卷。当文字有了声响,它们也不再安心地呆坐在书页上,而是迫不及待地想为你吹笙鼓簧。《听你》是一个关于知音的故事,不用担心它会有“欲取鸣琴弹 ,恨无知音赏”的忧伤,只须清吟这冰雪文字,你便听得到“花月交合”,也听得见“月露滴落”……
 
  “听你,是听花月交合,听最冰洁的夜。”“你”该是一种怎样美妙的音响,老子“大音希声”的智慧也不能做你的注脚,“花未全开月未圆”刚好一语中的。月神洒下一片明月光,在这“最冰洁的夜”没有花好月圆的幸福完满,只有花月交合的窃窃私语。
  “听你,是听月露滴落,听最空寂的美。”一种“荷风送香气 ,竹露滴清响”的古典意境油然而生。它不是“竹露”而是“月露”,惊讶于诗人浪漫飘逸的想象力之余,萦绕耳边的是空寂纯粹的滴答声,脑海里浮现出月亮从水中升起,水珠儿从白玉盘上滴落的图景。
  “听你,是听虹云飘飞,听最悠闲的鹤。”这不是闲云野鹤而是“虹云闲鹤”,只此一句便令人神思飞驰,仿佛可以用手触摸云的温度,驾着悠闲的鹤,翱翔天际,静看云卷云舒。
  “听你,是听幽处无人,听最深远的梦。”最后一句诗似乎听不见“你”的声音了,但这不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玄妙意境吗!济慈的名句所谓“听得见的音乐真美,但那听不见的更美。”我们古代的诗人也说“解识无声弦指妙”,诗人把我们引诱到了文字的穷边涯际,下面是“幽处无人”与神秘的静默,引得我们遥思远怅,“听最深远的梦”。五柳先生有诗云:“但解琴中趣,何劳弦上声。”中国的诗人对于叫嚣和呐喊素来视为低品的,冰虹女士的这首诗《听你》流露着淡雅含蓄的琴韵,这诗更适合于静谧的月夜用心聆听——淡然离言说,悟悦心自足。 
 
  四. 
 
在月夜,我想
坐在风上去见你
顺便采集一路盛开的月光
多带些春夜的清亮
 
在月夜,我想
乘着风姿绰约的蝴蝶去爱你
顺便吸纳一些迷死人的清芳
 
在月夜,我 想
顺着幽泉去看你
混同于蔓草、花瓣或山影
 
于是,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在寂静中秘密地回响
而月光
已替我弥漫过你在的地方
  ——冰虹的诗《在月夜》

  仰望诗国的夜空,那总有一轮新月。在虹园的乌托邦世界里,那轮新月没有“月出惊山鸟”的惊诧,亦没有“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的淡淡哀愁,它是一轮可爱如花的月,宁静,澄澈,温润;它把夜空洗亮。这诗生长着一对彩色的翅膀——想象,尤为奇妙的是诗人现象的思绪仿佛可以触摸得到,这想象并非扑朔迷离,无所凭依,而是虚实相生,今昔迭现,令人迭服。其诗若初日芙蓉春月柳,使人想见风度。圣经上说:“看得见的是暂时的,看不见的是永久的。”在如水的月夜里,我们往往只看得到孤独的月亮在黑夜中孤寂地发着光,而诗人看得到盛开的月光,风姿绰约的蝴蝶,还有山间的幽泉。如果生命是月亮,我们爱的不是那反射着太阳光辉的冰冷岩石,而是在静夜里正缓缓流下来的白丝练;我们也不爱那和风丽日下的姹紫嫣红,偏爱那月夜下若隐若现的芬芳,此时花未全开月未圆,这正是诗的意境。
  若有可能,诗人会不会想要在这月夜温一壶月光下酒,与“你”举杯邀明月;会不会把她带来的“盛开的月光”还有那“迷死人的清芳”一同下酒,把这月夜的温馨装进一个精致的琉璃盒子,等到桂花谢了,秋天过去,再打开瓶盖,与“你”一同细细品尝呢?依旧是在这寂静的月夜,与“你”同饮一壶月光,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五.

我不能不贊美你
為了你
我把整個春天抱在懷裡
穿過悲秋和冬涼
霧靄的山嵐和簡淡的雪花
都為春天的到來舞蹈歡唱
春天在我懷中
發芽 鳴叫 流動 清亮

我不能不贊美你
我懷抱著春天
穿過深淵磐石路障
以一朵花的姿態撞上你放射的陽光
我懷抱的春天
把我滋潤滋養
春風過處 吹亮了虹花盞
最美的蝴蝶落向花香

我不能不贊美你
你這夜的火焰枯地的大海
暗沉中的星辰月光
無聊生命中的漩渦和烈酒
给予虹天堂的光芒
  ——冰虹的诗《我不能不贊美你》 
 
  读后,我想起汤显祖《牡丹亭》里的一句唱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都这般付与断井颓垣。”汤显祖还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世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有情人,一种是无情人。诗人冰虹是一位有情人,“我不能不赞美你”。这诗让人如沐春风,仿佛遇见良辰美景。诗人怀抱着春天,将心中的赞美喷薄而出,濯濯如春月柳,美得让人有勇气跋山涉水,“穿过悲秋和冬凉”,“穿过深渊,磐石,路障”。这是一场心灵的朝圣之旅。
  历来赞美春的诗句不胜枚举,而冰虹的这首短诗却独具匠心,别有一番风味。陆凯写给范晔的那句流芳后世的诗:“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当它遇到冰虹的诗——“怀抱整个春天,穿越秋冬,越过深渊磐石。”情谊浓淡立见鲜明,气势高低不言而喻。就这一点,“我不能不赞美你”。若心中没有真挚深沉的情愫,又怎能写出春风化雨,“吹亮虹花盛”的有情诗?
  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读诗则美漫于心,教我如何不赞美你!
 
  六.

当你在零碎的人世显现
我若幽月的叹息之下
一朵暗花的倒悬
你的美,飘过我歌颂过的那片天
在秋花遍开的园
你神灵般来回返照
被光耀的种子已与清秋和好
你这么美
秋果才会比花儿动人甘甜
  ——冰虹的诗《秋果》
 
  有一种美如泰戈尔所言——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而另一种美,它比“花儿动人甘甜”,它就是秋果——一场看得见的“美的沉思”。秋果出现在姹紫嫣红开遍后,它这么美,却极少被人关注,而诗人冰虹以超凡的洞察力与敏感于真善美的想象力终于嗅到了它的美。
  关于美,道家是最能看到美的本质的。如《道德经》:“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庄子推陈出新,做了进一步阐释——“毛嫱、丽姬,人之所美也;鱼见之深入,鸟见之高飞,麋鹿见之决骤,四者孰知天下之正色哉?”(《庄子·齐物论》)由此看来,我们国人是有发现美的“慧根”的。秋果,没有夏花的绚烂,也没有秋叶的静美,而它的美又“显现在零碎的人世”。歌德说:“诗人的本领,在于他有足够的智慧,能从惯见的事物中看出引人入胜的侧面。”(《歌德对话录》)草木凋零,唯有它在诗人宛若“幽月叹息下倒悬着的一朵暗花”,没有惊世骇俗,倾国倾城的美貌,它的美却已“飘过我歌颂过的那片天”,在秋花开遍的园子里,秋果将“被光耀的种子”和着“清秋”一同融进自己的躯体,那秋果不只有看得见的丰硕与秀色可餐的垂涎欲滴,更传达出万物轮回的自然哲学。
  古往今来,写“秋果”的诗句往往郁结着或浓或淡的悲秋情结:李建勋的“幽果落惊鱼”,温庭筠的“果落见猿过”,还有王维的“雨中山果落”等等,无一例外写的是伤感的“秋果”,而冰虹女士笔下的“秋果”却有一颗欣欣向荣的“诗心”,参透了生必有灭的自然规律。她的“秋果”凝结了“光耀”与“清秋”,一扫“瓜果几度凄凉”的淡淡忧伤,生长成“比花儿动人甘甜”的“冰虹果”。
 
   七.
 
你从哪里来?
星光组成的大海里
你到哪里去?
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去……
又或是
幻化为虹湖湾
盛满鸟语花香和春雨
——冰虹的诗《你从哪里来?》 
 
  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种回答,即便是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也有不同的答案。这首诗未必有意要回答哲学史上的终极问题,毕竟人生自是有缘,相逢未必偶然。你从哪里来,我知与不知,它都已成往事,你的过去我不曾参与,你的故事我也未必能感同身受。

  那星光组成的大海是你的故乡吗?你从星光璀璨的银河降落凡间,带来光的神秘与梦的光芒。

  你要到哪里去?你要“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去”,我心里很是宽慰,我害怕“蘋满汀洲人未归”,自此南去,杳无音讯;我又担心你要去捉月台,学那诗仙完成生命的最后一次追求。哦,你不是失意的宰相,你也不是遗落俗世的谪仙,你是“冰虹”,你有你的归路,他们有他们的方向,你注定是独一无二的。“盛满鸟语花香和春雨的虹湖湾”是你的居所。

  “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一切仿佛回到了原点,那“虹湖湾”的鸟语花香从遥远的夏商周一直流到春雨润泽的“虹花园”。从星光的大海里走来,海之初浪涛声渐远,到那春风化雨的“虹湖湾”去,花之始发,鸟之初啼,在这生命最美好的时刻定格。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若离诗作20首

    若离:诗人,作家。华语诗歌春晚爱心形象大使,中国诗歌春晚首任形象大使,国际诗歌游
  • 90后 追求诗意与创造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 90后你诗中的情趣年轻

    郭栋超对中诗网90后大展的评论
  • 灵性是创作的动力

    郭栋超,1962年出生于中原大地一个普通的乡村。现为国家公务员,研究生学历,河南作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