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人 > 碧碧

灵魂不朽 (组诗)

一一为了无法忘却的纪念

2022-01-16 作者:碧碧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碧碧 ,本名王丽。法律专业及川大工商硕士。曾经先后在四川省团委 、省高级人民法院、省检察院政治部工作,“检察日报”驻四川记者站站长。四川省作协会员,出版有诗集《燃烧的玫瑰》《尘缘未了》,小说集《灰色的黄昏》、长篇小说《十字架的圣火》。长篇纪实小说《落英缤纷》(与女儿同著)。“蓝塔杯国际诗歌奖”创办人。

墓园的哭泣
 
一一祭奠二十世纪伟大的法兰西诗人
瓦雷里
 
这片平静的房顶上有白鸽荡漾
它透过松林和坟丛,悸动
大海,大海啊永远在重新开始
终得以放眼远眺神明的宁静……”
而我的眼前,飘浮在大海彼岸
在椰树与松柏汹涌之间
有海鸥嬉戏于碧空
与波涛一起追逐、荡漾
 
在海边,每到午夜的幽森酷极
仿佛置身于法国的海滨
在诗人瓦雷里经过的墓碑林立处
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来自神一样的诱惑,所颠覆
 
远处笼罩难以言喻的痛泣
撕裂般的呻吟
只为爱情或死亡如大海在呐喊,挣扎于心:
“那些女子被撩拨而逗起的尖叫
那些明眸皓齿,那些湿漉漉的睫毛
喜欢玩火的那种迷人的酥胸
相迎的嘴唇激起的满脸红晕…”
 
从:目光热吻
相遇在心灵的水晶湖
到:门缝边缘
最后一道闪电——
结束,意味着新的希望
才能再现生命复活的灵光

摩西说:
人生仅为一次短暂的叹息!
而诗人瓦雷里笔下的海滨墓园
直敲骨髓的那些人类精神灯红酒绿
那些让人无法自拔的字里行间
无地自容,自愧不如的神语之妙
一旦陷入他的海滨,那湾疯狂的净土
法国的这遍墓园,瞬间变幻莫测
宛若火焰喷射的玫瑰园啊
大海一般真情流露,辽阔无垠⋯
 

霍金之死

上帝给予你
一个博大精深的头脑
也给你身体
带上残酷的枷锁
注定孤独成思想的巨人
轮椅上一一
一具神秘目光的雕塑

一直生活在《时间简史》的前沿
专注于天体运行的种种预言
与牛顿身旁摇曳的苹果树
达尔文干渴路途的进化之旅,殊途同归……

2018年3月14日。这一天
恰逢伽利略祭日,
你的灵魂,似自由落体
轻掠过意大利比萨斜塔
也仿佛初春
坠落的玉兰花雨
闪烁“相对论”真理的光芒
追随爱因斯坦,去往天堂再次诞生

从外部身体,到内在宇宙
永远挣扎在黑暗洞穴的人类
耳边
飘落一段天外来音的独白:

“曾经的数百万年,我们活着,
全如鸟兽,突然奇迹发生,
释放了我们的想象力。”

 

海子,我想对你说

(海子诞于3月24日,殇于3月26日。而最终“诗歌烈士”的形象成为海子身上最大的光环,他的死被看作是“圣徒般的血祭”。)

上帝健在
可你却死了
摇篮,悬挂于深渊
幽灵晃动的绝决
宇宙活火燃烧的空虚中
海子,我只想说
你是以诗歌的名义
结束自己的唯一   
背叛缪斯神性的光芒

你不是大师笔下的安娜
并未历经她人类苦难和爱情
你却以卧轨的方式自戮
海子,我要对你说
体验轰隆隆的雷霆飞速中永逝
怎样一番终极哲学之旅
可千百个海子,就在此时
以诗人永恒的命题复活

远离尘嚣,如一片浮云
你逃避现实于青海湖的徳令哈
夜色阑珊,这里离释迦牟尼佛最近
可你仍“悲痛时握不住一颗眼泪”
告白:“这是唯一的  最后的  抒情”
当情爱与世界被你彻底抛弃的一瞬间
海子,我要对你说
也许,你从来没有关心过人类
今晚,唯有姐姐  是你永远的女人

当你的亡灵凌驾于天庭
雪花飘落纷至,麦田无语
人们发现《诗经》 《瓦尔登湖》…
与你滴血的十字架同归于尽
海子,我只想说
攀岩深邃的万卷经书
遥远的草原空谷  戈壁沙漠
逼近浪吻梦的岸
辽阔的大海   险滩之花正开
或许,抵达你曾幻构的伊甸园
可你的死呵,大海捞针
唤醒诗歌的永生之路

写于2016年7月仲夏

 

芬芳之门
——怀念傅天琳大姐
 

 谁愿做那棵千年黄槲
站在山城的最高处
以枝繁叶茂守住天上的雨水
和鸟鸣
谁渴望乘坐窦圌山的一片梵音
前往唐朝,仰望头顶诗歌的星空
 
大地含泪霜降日,一棵柠檬树倒下了
带着她的累累果实,带着
夏荷与秋菊的缠绵,七里香与玉兰花的洁白
而这时紫荆蔓过三角梅的火焰
喷射而出
池塘的睡莲与花园里的玫瑰月季争奇斗艳
一棵柠檬树,她说她要乘风归去
踩着秋天遍地的落叶
天堂从此有她婉转的歌喉,灿烂的梦境
 
什么时候雾遮住了阳光,云遮住了月亮
初冬的果园阴雨蒙蒙
有泪水滴滴答答敲打着李树、杏树
还有苹果树、杨桃树
和蓝莓树的叶片,如同夜雨敲窗
没有谁能逃过这凄风苦雨的摧残与零落
唯有她写下的诗篇,似长青藤
永不凋谢,留住了她美丽的容颜
她爽朗的笑貌
就像世界用最昂贵的琥珀和钻石
留住了我们的时间和爱情

她离世时,才猛然想起我们是同乡人
重龙山,沱江的水养育了甜城儿女
孔子老师苌弘坟墓,巍然屹立故乡
赋予子孙后代无限的神性和灵性
当我们义无反顾背井离乡之后
意识之诗,天生有双慧眼的翅膀
灵魂出窍,不仅限于诗与远方

岁月匆匆那年,踏着姐姐的足迹
在天府之国诗语飘飞的路上
一路踯躅,寻觅
一路撒下诗歌的种子与花朵
作为诗人是幸福而荣耀的
当我穿过时光旅途的芬芳之门
收获姐姐您满园飘香的硕果
那些孕育着精神的橄榄枝
语出惊人,永远被诗歌铭记

2021年10月
 

诗人之死

——为诗人陈超哭泣

“逝去年代的诗人
是谁在今夜派遣雪花,
圣心的翅羽包容,渗透
让我领受倒置的天空”
你的眼神抵达
天空颠倒黑白
注定了悲剧的诞生
当你视生命
如闪电
敢于直面惨淡的苍穹
一片死寂之晨
倾斜的世界
秋叶纷纷坠落如雪

今年冬天的雪
还未降临
孤独的诗人呵
你却先走一步
抛弃诗心跳动的玩伴
不辞而别
提前去完整个人的幻觉
那些春天里的梦靥
黄昏落日后的遐想
深秋原野的骚动
沿着海子的精神末路
同归终极宿命

生活如一只魔镜
正面反面本无意义
难道死亡就是最好的
避难所?
灵魂无处栖息
就不能选择苟延残喘
人生本如戏
生命,就是苦难的
孪生兄弟
轻生,对于诗人
除了扼腕叹息
当一切转瞬即逝
生活呵

仍将跪向世事无常的时空

在沉缓的节奏中继续……

 

泪 始 干……
 一一悼念诗人洪烛
 
从火焰中流出的一滴泪
滚烫的一滴泪
把我在这个春天
痛疼至麻木的心
烫出一个窟窿……
 
你是要让三月也像四月
那么残忍吗? ①
 
你的姓名与诗性,仿佛寓意了一切
与生命内存的黑暗博斗
直至,燃尽最后一丝光与热
 
正是樱花开放的时候
愿你依旧玉树临风
愿你带着你靓丽的新娘
从珞珈山——你曾经留连忘返的驿站
启程;树下落英缤纷
如你无数次展开的梦幻
 
“所有伟大的爱情都不过如此
只留下记忆
在漆黑的夜里,默默凭吊……”
 
——勘破世事,辞别红尘
带上你一生的苦与痛,抵达永恒

注:化用英国大诗人T.S艾略特名句“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

 

此去,与缪斯同在

    ——写在陶春最后的告别仪式
 
暗流涌动,哀乐如闷雷炸响
近几天呵,所有的嚎啕和着泪雨
干凅,抽泣哽咽的悼念队伍
长长的,缓缓的

张张脸色死灰一样恐怖

苍白如开在胸口的菊花
疼痛欲绝的哀伤,拉开了
与您永不分离的告别

跨越生死的凝视
隔着厚厚的水晶玻璃
真正的冰火两重天
隐隐的,我听见您泪水嘀嗒
在殡仪馆,色彩乱抹的面具下
时而宛若孩童玩皮,时而专注纯粹
沉醉在“少年维特的烦恼”中,您个陶春
醉得糊涂扯淡,瞬间又高深莫测
那朵永远凝固的笑靥中
泛岀层层涟漪…

就在死别与生离的拐弯处
在窒息的瞬间
再回头,无法呼吸
近距离仰望留住的容光
圣洁的灵魂,将永远保持人间的温度
您已进入忘却的死亡之状
其实诗人是不会死亡的
死亡的只是躯体
一副我们迟早要丢弃的皮囊
这正是您在黑色的漩涡中
自在并乐此不疲地享受孤独的理由
携带着您的诗安然抵达彼岸

此刻,您干净的模样
仿佛沉缅于疯狂醉酒的断篇中
顿悟,或打通某串词句
因过度兴奋,让跳动的脉搏猝停
或深陷记忆的黑屏,发呆的神情
……哦
肯定是您等不及了,急着去赴约
与上帝展开一场永恒的对话
陶春,与缪斯同在

2020年11月21日深夜3.04时

 

英儿之死


你已足够了
英儿,唯有你
圆满了那个年代
我们这一代女人
生命的唯一:渴望爱情
你的死,如疯狂的尼采
似秋叶涅槃的静美
世界寂寥如泣
活着,丘比特一箭双雕
呵麦琪、伊妹儿
你之生,极超值!
今夜,我不会为你哭泣

激流岛之夜
黑暗中那双黑色的眼睛
当月光冰冷如雪
你突然被黑暗强暴
一股汹涌扑来的急流
蹂躏恶梦与笑靥
你渴求、幻想、追寻一生的力量
瞬间粉碎、撕裂你完整的诗魂
柔软入池
八月的珠莲碧荷
难填欲壑

那些年代
若没有一颗盛开的诗心
爱情及欲望之树
去消磨、占据那些单调无聊的时光
无花开,亦无花落
白活着,勿宁下地狱
命运注定的伊妹儿呵
选择了孤独
背着啼血的十字架
为了爱
从黑色眼帘抵达白岛群鸽
浪迹天宇

爱情伊妹儿
从北京,飞到异国各地
激流,穿越大西洋
顾城,或刘湛秋!
谁能敌得过你的妩媚
因生命中仅有的一次擦肩
清澈的眸子里
同时盛开两朵真情之花
刺伤了爱人之痛

晚妆初罢
诗篇,从那流光如霁的眼神中涌出
那些织梦如逡的日子
花香月影铺满心痕,天旋地转
落英缤纷
海涛始终是你唯一的牵挂
慕情生彩翼
你又南来
是寻梦

只属于爱情的英儿、麦琪、伊妹儿
宛如扑爱的小飞蛾 
孕育了中国式莎乐美
永不熄灭的情种
当你以最初的悸动仰慕大海沉入孤岛
迷失漩流之中
呵,穿着绣花鞋的伊妹儿
就注定了爱情之死
你获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