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诗同题翻译(第十四期) A Dream Within a Dream

作者:英诗同题翻译 | 来源:中诗网 | 2018-12-07 | 阅读: 次    

  导读:栏目名称:英诗同题翻译
栏目顾问:何功杰、张智中、李正栓、任诚刚、徐英才、王绍昌、赵宜忠、岩子
栏目编辑:石永浩、张俊锋、赵佼、薛武、高媛、张明彬、丹丹、王磊
栏目策划:宛城卧龙
本期责编:黄金珠


     编者语:相约周末,我们一起来译诗!《经典英诗同题翻译》(第十四期)选取爱伦·坡的名诗A Dream Within a Dream。爱伦坡,这位文学奇才,十多岁,便在诗坛,崭露头角。关于诗歌,他说:“诗,并非是一个目的,而是一种激情”。原诗,有着音乐般的韵律和节奏,这也是后来该诗被谱曲传唱的原因之一。本期十二位译者,十二版新译,以飨读者。

A Dream Within a Dream

Take this kissupon the brow!
And, in partingfrom you now,
Thus much let meavow —
You are notwrong, who deem
That my days havebeen a dream;
Yet if hope hasflown away
In a night, or ina day,
In a vision, orin none,
Is it thereforethe less gone?  
All that we see or seem
Is but a dreamwithin a dream.
I stand amid theroar
Of asurf-tormented shore,
And I hold withinmy hand
Grains of thegolden sand —
How few! yet howthey creep
Through myfingers to the deep,
While I weep —while I weep!
O God! Can I notgrasp
Them with atighter clasp?
O God! can I notsave
One from the pitiless wave?
Is all thatwe see or seem
But a dreamwithin a dream?

新译荟萃 经典重温


梦里的梦魇
张小波 译

吻在我的额上!
此刻,在分手的现场,
此举让我投降--
你没错,你断定
我已生活在梦境,
然希望倘若逃离,
在白天,在夜里,
或虚无,或虚幻,
是否这样少点失望?
所见或仿佛所见,
只是梦里的梦魇。
伫立于咆哮的波澜,
惊涛骇浪拍打海岸,
我把它们握在手心,
沙粒黄如金--
太少!奈何难挡去意,
坠入深渊从指间缝隙,
我在哭泣--
我在哭泣!
哦上帝!难道我抓不住,
哪怕使出浑身解数?
哦上帝!难道我无可救药,
无情波涛一粒难捞?
难道所见或仿佛所见,
只是梦里的梦魇?
译者说
       埃德加·爱伦·坡,作为美国现代主义诗人,这首诗中坡同样运用了暗示的手法,诗的形美表现在其韵之中,以梦表现悲剧的人生。梦有美梦和噩梦,显然这个梦中梦不是什么好梦。另译者仍坚持以诗译诗的主张。
译者简介
       张小波,广东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实践

梦中的幻影
杨秀波译

在你额头上轻轻一吻,
自此我将与你分别。
有这么多话要对你叙说——
   我的生活一直沉醉在梦里,
亲爱的,在这一点上你并没有错。
然而如果
在一夜之间
或在一个白天
  希望  在幻影中
或者
就只是
径直地
      飞远,
那么逝去的会因此更少吗?
是否所有我们看到的或者似乎看到的
      只是梦中的幻影?
我站在
浪花喧嚣的海边,
手里攥着
     金色的沙粒——
它们是怎样
在我哭泣的时候
悄悄溜过我的指缝,
              落入大海深处。
当我哭泣的时候——当我哭泣的时候
   手里的金沙已
消失殆尽!
哦,上帝,我难道不能
将他们攥得更紧?
上帝啊!难道我不能
从无情的海浪中
留下一粒?
是否所有我们看到的或者似乎看到的
     只是梦中的幻影?
译者说
       时间的大海,浪涛拍岸,翻卷着/红尘的喧嚣。我们的生命,如同手中沙粒,一点点/从时间中/悄悄流逝。一切终将消逝,终将消逝。无法期许,从时间喧嚣的海浪中留下一粒/璀璨的金沙。那么,所有的一切,就只是梦中的幻景吗?是吗?作者自问,也在问所有人。生命金色的沙粒不知不觉间没入大海深处。涌动着的波涛,永无止息。梦啊,涌动着的希望/与梦幻/梦里的韶华/梦里的羽裳……有什么/失落在时间的大海/有什么/能在指间/留存?/梦里花开/一树树/花蕊深处绽放的/微笑//梦里风来/扑簌簌的/花落/漫天飘洒的/梦的花瓣//天女散花般/落华翩翩……梦的翅羽,扑闪着/光与影的交织/变换//梦华无尽,变幻的/初年……//梦里的  花开 花--落--……
译者简介
       杨秀波   Tel:13768112749  E-mail:yxbo111@126.com

一场梦中梦
吴伟雄 译

眉间献君一吻时
值此分手道别辞,
真情实话告诉你:
你的看法没有错
我的一生梦中过;
若说希望已流逝,
夜里还是白天里,
梦幻抑或是虚缈,
可曾因此流失少?
所见实境或朦胧,
不过一场梦中梦。
惊涛拍岸声喧天,
我立浪涌大海边。
金光闪闪沙一把。
在我手中紧紧抓--
沙粒不多却滑溜,
顺着指间入海流。
我哭诉,我哭求:
上帝啊,我何故,
沙粒不能紧抓住?
上帝啊,我为啥
无情浪中难捞沙?
所见实境或朦胧,
不过一场梦中梦?

梦里梦外都是梦
任诚刚 

把吻吻在额头上,
因要离开您身旁。
此时让我发誓言--
你终无错谁注定,
我的日子一场梦。
然而希望已散远,
无论夜晚或白天。
虚无缥缈幻想时,
还嫌少吗此消失?
憧憬一切眼眸中,
梦里梦外都是梦。
站稳脚跟听咆哮,
任凭波涛汹涌啸。
金沙紧握手心里,
闪烁金沙一粒粒。
一把抓捏手心滑,
透过手指深藏沙。
当我哭泣声嘶哑!
神啊神啊给我助,
我能把她紧抱住?
神啊神啊给我助,
莫让海浪人情无?
憧憬一切眼眸中,
梦里梦外都是梦。
译者说
       A Dream Within ADream 是美国著名诗人埃德加˖爱伦˖坡的随韵体(对句)诗歌。坡一生坎坷,幼年丧父母,青年丧妻。凄凉的人生造就了他犹豫敏感的气质、孤独怪癖的个性和游离主流社会的倾向,同时也使他的创作远离美国现实生活,优游于虚无缥缈的梦幻世界和充满纯净美的诗歌境界里。在《梦中梦》(本译译成:梦里梦外都是梦)里反映尤其突出,这跟他青年丧妻,似乎生活在梦幻世界里写出以上诗歌不无关系。诗歌由二十四行构成;分为两节,第一节有十一行,除了前三行是三行连韵外,其余八行是四个对句。第二节有十三行,除了第五、六和七句是三行连韵外,其余的十句是构成五个对句的。整首诗写作风格颇像十四世纪英国诗人乔叟(Geoffrey Chaucer)写的《坎特贝雷故事》(Canterbury Tales)其整首诗是用对句写成,(每两句是连续成一对的随韵体)。译者译成汉语诗歌时,也是按照原诗的韵法,用随韵对句体。(aabb)由于每行仅为五音步抑扬格,能用汉语的五言诗来译更接近原诗,但译者考虑到用七言构句似乎稍易一些,是为拙作呈上。
译者简介
       任诚刚,云南农业大学外语学院英语教授;云南大学滇池学院客座教授。主要从事MTI硕士研究生文学翻译及英语专业翻译理论与实践课程教学。系中华(全国)诗词学会会员、云南省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入选中国当代诗词精品大系:《中华当代绝句精选》(1998)、《中华当代律诗精选》(1999)、及《中华当代词综》(2000);被收录2000年美国海外艺术家协会《世界名人錄》(新世纪卷)(世界人物出版社、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 香港);《国际文化艺术人才大典》(亚太文化出版社. 2000年. 香港)。编著书籍:《旅美吟稿》(专著、1999)、《英汉诗歌鉴赏比较与互译》(2013)、译著《汉英对照韵译天安门诗抄一百首》(2016)等。

梦在梦中萦
王昌玲 

受我一吻在眉梢!
与君诀别今朝,
容我指天说道:
君慧心,早言明
岁月如梦我宿命。
希望可曾远逃遁,
过黑夜、穿晨昏、
入幻影?如若希望在,
逝去岂可还复来?
凡所见所示人之境,
只不过,梦在梦中萦。
立于咆哮间,
听浪撕海岸。
手心握紧
细沙如金:
微存!怎会
指间流沙、入深水?
干流泪,干流泪!
哦,上帝!赐我魔力
攥住颗颗沙粒!
哦,上帝!就不能留
一颗不让恶浪攫走?
凡所见所示人之境,
果真是,梦在梦中萦?
译者说
       全诗韵式为 aaa bb cc dd bb ee ff ggg hh ii bb,译诗尽力保存。首行“受我一吻在眉梢”,好似与死者吻别,而非与情人闹别扭。第一节先说希望破灭,又奢望希望还在,如此,死亡也是梦。第二节用大海终将吞噬沙粒来隐喻时间飞逝,沙漏很快就无沙。诗歌说话人一次又一次质问上帝,却得不到回应,实属明知故问之反问。全诗以祈使句开篇,以问句作结,营造一波三折,跌宕起伏的阅读效果。全诗基本直译,奢望能体现原诗诗意之分毫。

梦中梦
魏红霞 

让我轻吻妳额头!
此刻与妳说分手,
心情难受无保留--
非常正确妳判断
往事如梦不堪看;
如果希望已飞逝,
不论白天或夜里,
无论幻觉或虚无,
所剩无几会失去?
一切所见或预感
只是梦境梦中现。
独自站在海滩上
倾听浪花愤怒响,
伸手捧起沙一把
好像金子手里抓--
沙子太少还在漏
通过指缝深处溜,
伤心眼泪一直流。
愿神宽恕我无能,
没用全力留它们。
愿神宽恕我无用,
不救沙粒被浪冲。
一切所见或预感,
只是梦境梦中现。
译者说
       爱伦·坡的这首《梦中梦》,看起来比较简单,但是感觉思维跳跃性比较大:刚开始两行明明说的是分手,让人以为是要表达离别之情、分手之苦。可是从第三行开始,并没有叙述离情别苦,而“我”却承认,“妳”对“我”的看法是对的,“我”的过去犹如做梦一般,不切实际,也许这是导致他们分手的原因。接着说如果分手了,“我”的希望也飞走了。没有希望,“我”所剩无几。可是,就连这所剩无几是否也要失去呢?然后“我”自我安慰,我们看见的或似乎看见的,只是梦境中的梦境。接着说自己在海滩,听着浪花咆哮的声音,借此表达自己愤怒的心声。而用手捧起沙子,是想表达自己挽留对方的意愿,可是却无能为力,只得安慰自己,这一切不过是梦境中的梦境罢了。
句子结构也难理解,从标点符号来判断,也就是七句话:可是为了押韵,结构都打乱了;每一行的音节也不统一,虽主要以六、七音节为主,但也有一句五音节,一句八音节。押韵也不统一,整首诗的压韵为:aaa bb cc dd bb ee ff ggg hh ii bb。所以翻译的时候,尽量做到按原诗的韵脚押韵,以七字来对应整首诗里出现最多的七个音节,而且稍稍打乱了原诗的句子结构。
译者简介
       魏红霞,安徽工程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自小喜爱中国古诗词。自从开始学习以来,所授课语文和英语老师都精通汉语和英语,培养了她对英、汉语的热爱,对中、英文诗歌的热爱,对翻译的热爱。1999年曾在《英语沙龙》发表双语诗歌一篇。

一场梦中梦
小雪人 

在额头印下此吻!
并与你分别,
借此足以让我坦言--
你的判断没有错
我的生活是一场梦;
然而若希望已流走
在夜睌,或白昼,
在幻觉,或虚无中
它会因此流逝地更少一些吗?
我们所见或似有所见的全部
只是一场梦中梦。

我伫立在咆哮间
海浪拍岸,
我用双手捧住
金黄色沙粒--
太少了!它们怎能
从我的指间滑向大海,
我只能哭泣----我只能哭泣!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抓住
攥紧它们?
哦上帝!为什么我不能保全
一粒免受无情的波浪?
难道我们所见或似有所见的一切
仅是一场梦中梦吗?
译者说
        对于作者的了解仅来自简介与以上这首诗歌.从文本看作者不仅注重韵律美,而且非常注意诗歌分行对于暗示的意义,或说在对于给完整句子分行,让外在的描写在分行之间赋予更为丰富的内涵.比如第二段的前两行,本是完整的句子,但是作者将其分行,让本为简单的外在的自然与人的行为 ,有更深的情感上的意义.可惜本人只能做基础作业练习.
译者简介
       小雪人,原名:卢爱雪,80后。浙江温州人,现居杭州。中诗网第二届签约作家,有诗发表于《诗刊》《绿风》等。

梦中梦
赵佼 

吻深深
别依依
君良言
绕耳边
往日虚
薄云烟
心幻灭
象不在
虚所见
实枉然
风中立
浪拍岸
握金沙
溜指间
坠无底
剩几许
饮低泣
空泪流
浪无边
徒用力
虚所见
实枉然
译者说
       曾尝试过几种译法翻译爱伦坡这首诗,终力不能及,遂以简洁三言译,虽未刻意求韵,也期待以别样的方式带给读者别样的的感动。另标题内容没有在文中出现,也是想给读者留有一丝回味的余地.

梦中之梦
徐家祯 

请接受额上的一吻,
此时我正与你别离,
我只想承认 --
你并没有错,
认为我的岁月仅是一场梦矣;
要是希望已经飞逝,
那么,在白天还是晚上,
能看见还是看不见,
难道希望会少溜走分厘?
我们看见或似乎看见的一切
都只是梦中之梦而已。
惊涛拍岸,浪花四起,
我在岸边伫立;
在我手中
握着金色的沙粒 --
太少啦!可沙子还是
漏过指缝,掉进大海深不见底。
我哭泣呀,我哭泣!
上帝啊,难道我不能
将沙子更紧地握在手里?
喔,上帝!难道我不能
从无情的浪里留下一颗沙粒?
是否我们所见或似乎所见的一切
都只是梦中之梦而已?
译者说
       埃德加·爱伦坡,美国诗人、作家。生活放浪不羁、潦倒不堪,40岁就死于街头。记得念书时,我曾读过他的短篇小说集。很被他小说中情节的怪诞、神秘和阴暗所吸引,印象最深的一个短篇好像题为《黑猫》。但是,从未读过,更未译过他的诗篇。这首《梦中之梦》并不难理解。诗中有两个主人公:诗人自己和对方 —— 也就是他第一句说的要与之亲吻、别离的那个人。我们不知道那人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如何。但读者很可能会猜想这是一男一女,一对恋人。诗人在诗中用手中抓不住的沙子,来比喻人的一生所经历的一切,也都像留不住、握不牢的沙子一样,过眼烟云、稍纵即逝。所以,在中国,文人也常说,“人生如梦”、“春梦一场”。而爱伦坡则更进一步,说,人生是“梦中之梦”,那就更加虚无缥缈、不可捉摸,也无可挽留了!全诗两节。结尾的两句基本一样,只是第一节是个陈述句,第二节改成了疑问句。我的理解是:第一节,他不但同意对方的断言,说他的一生岁月只是一场梦而已,而且还进一步肯定,要是“希望”总归会“飞逝”,那么在白天还是在晚上飞走,以看得见的形式还是看不见的形式飞走,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结论是个肯定的陈述句。第二节,则是诗人向上帝的祈求。他虽然还是知道岁月只是春梦一场,但是却希望上帝能让他多多少少挽留一点“希望”,哪怕就像一粒沙子那么渺小的“希望”也好。所以,最后,诗人用疑问句来质疑自己:难道生活真的只是“梦中之梦”吗?全诗两节中,每节字数不一:第一节11句,第二节13句。两节的押韵方式也不同:第一节头三句一韵,其余则都是两句一韵;第二节则基本两句一韵,只有第5-7句这三句一韵。译诗改成全诗押 韵。
译者简介
       徐家祯 (1942 -):上海人,散文家、语言学家、教师、非专业翻译家。毕业于上海师范学院、美国夏威夷大学。任教于上海建东中学、美国夏威夷大学、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2009年8月退休。出版著作:《南澳散记》、《山居杂忆》(与先母高诵芬合著)、《音乐欣赏随想曲》、《东城随笔人物篇》、《语言和情景》(译著)、《语言的演变》(译著);尚未出版著作:《东城随笔》、《西窗漫话》、《山居续忆》、《旅行·音乐·诗歌》、《稼研堂悼亡诗二十七首注释及说明》(与先父徐定戡合著)、《我的冷门音乐CD陈列馆》、《弗罗斯特诗歌101首译文及注释》(译著)、《音乐与想象》(译著),等等。

梦中梦
丁立群 

记住眉头这一吻!
就此与君相离分。
别前有言吾坦陈--
确如昔日君思量,
吾之一生梦一场。
岂若梦想已远逝,
莫论昼夜须臾时,
亦或幻象虚无中,
微不足道皆成空?
吾等所见与所倾,
不过一场梦中梦。
波涛怒号浪滔天,
猛击所伫海岸边。
手捧沙粒色如金,
何如寥寥留手心。
沙粒如何过指隙,
悄然入海却不知,
唯吾泪流复戚戚!
不禁仰首问苍穹,
可否紧握不放松?
无情潮水自东流,
可否一粒掌中留?
吾等所见与所倾,
是否不过梦中梦?
译者说

爱伦·坡的《梦中梦》言简义丰,诗人在感叹人生如梦的同时,又希望一切都只是梦中梦,对现实的无奈与忧伤之情在一次次的质问中溢于言表。因大多数译文采用了现代诗的形式,所以我在翻译时尝试运用了七言,同时也尽量保留了原诗的韵脚,但有的地方读来拗口,有些因韵而伤义。译路不易,继续学习!

译者简介
       丁立群,山东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教师,业余热爱文学翻译,短篇小说翻译散见于《外国文艺》《译林》《湖南文学》等杂志,译作有《繁花盛开——自然风花艺设计新创意》《爱丽丝·亚当斯》。

梦中之梦
张俊峰 

额吻殊可珍
现与卿离分
衷肠诉难尽
卿见颇认同
吾生犹一梦
希冀若展翅
一夜一昼间
似幻或无影
所失可消减?
眼见或所似
不过梦中梦

观惊涛拍岸
闻骇浪震天
手中紧紧攥
几粒金沙残
不禁怆然泣
沙又溜指间
直堕于海底
噫吁嚱上帝
任凭多用力
奈何抓不住?
噫吁嚱上帝
竟难救一粒
幸免浪无情?
眼见或所似
不过梦中梦

译者说
       以诗译诗。


梦中的梦幻
黄金珠 译

吻在眉间,沉在心田!
别你离去,也就眼前。
到如今,只得坦言:
你说我,生来如梦,
当真是,被你言中。
如若希望,悄然远翔,
掠过月光,飞过太阳,
消失在,视野中央,
游漾于,虚妄无相,
那么,何物还能久长?
难道,我们所见、所判,
不过是,梦中的梦幻?
涛翻水浪,风声如吼,
静伫海边,稍作停留,
粒粒金沙,抓一把,
紧紧握住,手中拿。
沙虽少,却轻蠕不止,
逃出我,牢牢的十指。
徒留悲泣,徒留悲泣!
喔,上帝! 用力紧抓,
却握不住,细细金沙?
喔,上帝!冷漠的浪花,
一粒,都不让它留下?
难道,我们所见、所判,
不过是,梦中的梦幻?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中诗简牍】2018年11

    【中诗简牍】编辑团队:小雪人、老家梦泉、王海云、车行,本期责任编辑:老家梦泉。
  • 娜夜诗歌的现代性追求

    诗集《回味爱情》尽管有朦胧诗的影子,却依然是清浅明快的风格,稍有不同的是她选
  • 林纾英散文集《守望》

    林纾英,警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笫四届第五届签约作家,山东省闪小说
  • 嘹亮吧,诗歌!

    桂兴华说,无论如何老去,他都将执着于时代的抒情,以黄埔江的浪花和大上海的细微,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