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栋超:特朗甫,这该是我的纯金时代

作者:郭栋超 | 来源:中诗网 | 2019-08-07 22:48:29 | 阅读: 次    

  导读:郭栋超新诗快递

 
 
 
烧煮,发酵了唐朝,宋代
一个名字,阿芙蓉
是为罂粟粟
一缕淡淡烟雾
一杆长长的木棍
烟孔直抵印度
是有一个叫林则徐的
虎门,板斧砍了船帮
浓烟熄了
也熄了,我的白银时代
 
几十年前,六千名青年
铁钎挖出油库
可使千军万马共渡
凝冰的河,河堵冰塞
白山黑水,起兵过鲜卑
久远了,发黄的日历
大洋彼岸的白宫
那个出尔反尔的人
一一特朗甫
今夜,我不关心你
推特了什么
有意思又没意思
都是你的
扔了烟棍的民族
不再吞云吐雾
我不想用象征或比兴
来完成我的诗稿
来,来,来。你个红发
白发,绿发相间的人
对饮景阳冈八大碗
一双老拳,一只猛虎
呵呵,武松甩了那把虎骨
先人,雄哉
特朗甫
这该是我的纯金时代
 
 
注释:几十年前,六千名知青在兴安岭下,挖出了可储存几十万吨的油库,以备中苏之战。零下四十多度呀,挖了十年……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