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眼中的云南(组诗)

作者:老圃 | 来源:中诗网 | 2019-03-06 14:13:18 | 阅读: 次    

  导读:诗人老圃新作快递。



一个失意英雄
暂栖身的地方
一个猛虎跌落平阳
舔䑛伤口的地方
一个才子艺人
隐逸诗酒
看风花雪月的地方
一个西伯利亚候鸟
寻找阳光与温暖的地方
一个贩夫走卒
经营茶马的地方
一个爱恨交织
玫瑰铿锵
阴晴圆缺的地方 
 

这里不仅生长红土
还有血色浪漫的
一株三角梅
梅朵上的那片白云
白云上的那个蓝天
蓝得叫你心惊
是另一个世界
在呼唤你的灵魂 
 
3  
小心翼翼地
翻过高黎贡山
唯恐惊醒了
丛林里那沉睡的鸟
霞光来得如此之晚
青色的黎明
把我的诗情覆盖
我的忧思
如这遥远的边陲
寂寞而漫长 
 

在茶马古道的拐弯处
坐着一个面容黧黑的老人
一根古藤
一条口袋
在他的脚下静默
远山就是一条青蛇
盘桓在石凿的栈道边
它是老人手中的道具
笑一笑
把它缠在脖子上
向我炫耀
这条青蛇的长久与缠绵 
 

有人把你叫做活化石
生长在远古时期
但在这里
并不珍稀
漫无边际地奔跑
扬着野性的鬃毛
突然你收住四蹄
在这个村落停下
象金色的流水
淌着缓慢的曲子
一片又一片黄叶
把忧伤的秋天
演绎得如此浓烈
我饮着这金色的酒浆
斜依着粗大的躯干
在银杏村睡着了 
 

昆明最大的镜子
是滇池
五百里莽莽苍苍
奔来眼底
象来自贝加尔湖的红嘴鸥
静静地在这里越冬
其实它在春城
滇池是多么温暖
西山把它环绕
镜子显得
格外纯净
我来这里
照见了征衣上的酒痕
也看到了斑白的两鬓 
 

一座被历史遗忘的小镇
一条被马蹄磨光的小径
象被谁不经意
掷出的一块石头
溅落在湖边
人群三三两两
商贩卖几缕炊烟
藤椅横斜
三角梅盛开得年轻
我在一个茶摊坐下
要一碗普洱
要丝丝缕缕飘动的乡情
掂一掂被汗水和马尿
浸湿的茶饼
不知怎的
突然又想起了
这里曾经有
那么多年青的远征军 
 

翠湖里有两只眼睛
一只昭示黎明
一只昭示黄昏
只有夜半惊心的时候
你才能看清
 
翠湖里有两只眼睛
一只属于明朝
一只属于清朝
只有当大朵的白云
拭净了天空的灰尘
你才能看清
 
翠湖里有两只眼睛
一只忧伤
一只亢奋
只有那个荷戟的诗人
才能看清
 
翠湖里有两只眼睛
它的主人是吴三桂
有人怪他引清兵入关
灭了明朝
有人怪他贪恋美色
染上了红颜祸水
 
王朝啊
当你的肩膀孱弱时
总是把责任推给某个人
某个特别强悍
或特别暴戾
或特别窝囊的人
男人啊
当你们自己猥琐失能时
总是埋怨女人过于美丽
总是责怪陈圆圆坏了江山社稷

作者简介:老圃,大平原的儿子,50后,生于乡野,从军35载,后转岗地方,嗜诗,痴心不改,虽无诗名,仍爱之不离不弃,偶有诗作散见于报刋。曾与友人合著《少年带着雷声远行》。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