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峻岭诗歌20首

作者:周峻岭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12 17:40:49 | 阅读: 次    

  导读:竹桂斋.悟道,原名周峻岭。河南诗歌学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会员。曾在《中诗网》《中国诗歌网》《古都诗刊》《河南诗人》《天津诗人》《半月谈》《河南日报》《郑州日报》等报刊杂志或网络诗刊发表诗歌200余首。部分作品在《我们读诗吧》《郑在读诗》等朗诵平台被知名朗诵艺术家朗诵。

慢点,再慢点

慢点,慢点。你的影子已经落单
慢点,慢点。你的身体已经走远,灵魂在匆匆追赶

阳光打开黑暗的锁,推门进来,看到了一只疲于奔命的蚂蚁,和
一只把黑暗一网打尽的蜘蛛

世界太快,还没有闭眼,天又亮了。还没有归仓,又开花了
问候你的不是早上的啼鸣,而是昨夜失眠的蟋蟀

歌声打开的口子里,走出来的是昨夜的人。我心里的岩石如何松动?

能不能把鱼钩捋直,不让鱼儿因噎而死
能不能拔掉身上的插头,不让时间过早地枯萎

慢点,再慢点。别把青春落到镜子里,被镜子带走
慢点,再慢点。能否与万物光合,孵化出一支支诗歌


旅游

我们都是想法相同的人。
到一个地方旅行,瞻仰,祭拜。看
一条河的图腾,血脉,和吐掉的骨头

天碎裂开来,一片一片的。太阳在裂纹里挣扎,伸出手来
山,时而站在我的面前,时而躲在我的身后

障碍你的不是远方的青山,是眼前的竹叶
遥望太阳,你已拥抱过万水千山

历史出奇地相似,事件只是他的关节。河流是平行于历史的辅道

每年十一,是国家的节日
人们都到家乡以外的地方庆祝,再把喜悦驮回家乡,作为下一年的口粮

年复一年,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年轮。墒旱或疏密,一如异乡到家乡的距离

现在我站在滩涂,四周全是天际,唯有夕阳打开一道窗口,等待着我的出离


汝水河畔

水漫过草的头顶。草把水逼到河心
前山挡着后山的视线,后山把前山摁进了肚里

孰轻孰重?

前浪把后浪牵到沙岸,后浪把前浪又拽了回去
庙宇不动。水鸟把我的眼睛钓起

谁是谁非?

流水不解风情,怎么知道大坝的隐忍
流沙只唱离歌,又怎么炼出自己的本尊

醉酒只是打开了自己与天地的通道
突围,不会走出上帝给你埋下的伏笔




一条缰绳牵着我的习性。

在路上走路。顺水推舟
不走无路的路,不在赶往天国的树干上堆积一抔土丘

河流牵着大海。山岭牵着平川
多少自由是一个人独步?

谁硬生生地
把一条清溪牵成一抹远山
谁硬生生地
把人类始祖按进了石头

今夜牵着明朝,除夕牵着流年
多少流水一刀两断?

多少年了,我真想从时光的履带上下来。在局外反观局外

多少年了,在物欲的漩涡里。我真想
不留宿一支玫瑰,不误食一粒罂粟


在南召猿人山码头看星星

天上有多大的水,水里就有多大的天
在猿人山码头,夜空
落在了水里
岸边的眼睛落在了水里

星星和黑夜牵手,缔造了多少虚构
水一生都在登岸,又有几次翻过栏杆
水的隐忍(包容)让天空蒙羞

在猿人山。走在石头里的斜纹是石头的歌声。坐在河床里的石头是河流的逗号?

大山扶着月亮站立起来。然后手挽手,画了一道屏障。画了一张没有纲目的网

在猿人山。月亮没有分水岭,他把爱均匀地涂抹在了山的两页

谁在吟唱?闪电不是唯一的声音。风也不是。风过竹林的雨声也不是

不是星星闭上了眼睛。在猿人山码头,
是星星被灯光所扼


凤凰山丢失在深秋的路上

世界都熄灭了
枯草剔下了自己的筋骨
落叶卸下了最后一声鸟鸣

原野拔掉身上的鳞片,露出剃度后的空白
古槐把自己盘剥,只剩下干枝
蝉鸣不再和秋天赛跑
彩虹藏进了水里

山头是上帝丢弃的孩子。一直没有谜底
石头是神仙说出的
没有实现的话。等待着时间的开示

秋霜刚刚痊愈,从密室走出户外

风暴在凤凰的胸中垒着
某一天,就会决堤


书法

提笔,跨过一道沟壑
笔锋下行,顺着轰隆隆的雷声,在心尖上扎进一根悬针

上挑,白鹤从水田一跃而起,束之高阁
然后,齿轮从无始出发,轧过瓦砾,辟开一条蹊径

一撇,把眼眶里噙着的热泪全部甩出

我专注于笔下,把思想的牲口牵了出来,摁进了那一捺中


啊,情人

啊,情人
世界是否还有其他人,是否还有白昼和黑夜。
是否还有打磨生活的蚁族和等待抛光的生活

前进是唯一的。所有的事物都在退让,如车旁删除的过往

现在是唯一的。所有的事物都是背景,都是我目光不曾停留的风

啊,情人。我们现在在哪里?在时间的末尾还是生命的开端,梦里还是人间

眼中的事物是唯一的。上游的
都是我看到你时的闪电

啊,我的情人,历史已经冷却。未来是否加热
现在是不是
正在火焰上烤炙的快乐


山顶老庙

擎在额头,像一支活着的香火。呵壁问天

四面楚歌,挡不住蛊惑的曲线

信仰插翅,难逃千山万水
盲人止步,听到了心跳的阶梯

桃花从山顶跌落。一瓣一瓣,串起了朝觐者

三百六十五个日夜


父亲的腿

有烟炕里逃出来的烟叶的脉络。
土地的黄,隆起的筋。那是汗的流域,那是血的祭祀

那是长征的——迂回反复的线路图,那是沙漠的雨季。带着北方的秋天和挣扎的沼泽。踏歌长行

走遍故乡的肌肤,走过阡陌,走过普罗旺斯或乌托邦,走过石人山的首页

不再对春天过敏。不再对爱免疫。不再痉挛

是擎起还是坠落,是涅槃还是沉没。没有选择

这次,他又开始远行了。从耳膜出发往外走,越走越远,越走越远。再没有回到
瞳孔的边沿


世事

我的身上挂了无数个铁环,从腰部缠起。四面八方,里勾外连
每个铁环又连着一个世界,一棵树,一株草,连着五谷的神经末梢

我一抖动,我的世界开始抖动。大厦倾斜,鸟巢从塔尖跌落,蜘蛛开始流浪,蚂蚁决定搬家

我一腾飞,整个森林连根拔起。蚯蚓长了翅膀,蚕蛹破茧成蝶

我像一只在天空里飞翔的章鱼。而章鱼
的触须
长在了地里


竹桂斋

这里没风,风在外面刮着。这里慢,说出的话半晌才能听见

这是意识流之外的一个深潭,没有漩涡。
外边红尘滚滚,眼睛朝向同一个方向。
这里是
向后看的人,横切着一丝丝过往

没有谎言。竹子还是东坡的竹子,桂香还是吴刚的桂香。补贴日子的,
还是去年的月亮。
在单极的世界里,被谎言打败的往往是真相

世界有太多的伤口,谁在这里用日子缝合?酒和烟
是另一种语言。共鸣的
还有白发,秃顶,佝偻的身板

竹子节节败退,退回胚芽。桂花暗香袭人,
脱落于黄昏的果瓣

时间变得漫长。太阳逗留,不肯在水槽里睡去。月亮迟到,不肯在水槽外醒来。谁说过,马槽是人类精神的产褥?

封上心门吧,关上门
你就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贪欲
才是真正的贫穷

必须输入密码,竹桂斋的植被
才会渐次苏醒


凤凰山放蜂人

年迈的箭矢穿不透季节的盔甲。我的
眼睛翻不过四月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在凤凰山,春天是有皱褶的。放蜂人攀缘着花的阶梯
一月向左,二月向右
叩着春天的脉搏一路向西

放蜂人的族谱也是有次第的
从春风的第一滴血开始,放蜂人就打开了春天的瓣膜
一狗,一人,一油棚
油棚不透风,仅和自己的影子对话
子承父业
麾下是世袭的蜂王

取脾,割盖,摇蜜。重复是长高的秘籍
古老的法器,遗传的咒语,随缘的心
不变的是善良,变化的是盛载善良的容器
放蜂人用简陋的手
酿出了最甜的蜜

幸福是不是可以选择?痛苦是不是也有契约

放蜂人选择和春天站在一起
生在春天,死在春天
放蜂人的先知
没有走出春天的寓言

谁把春天拉长?花粉的梦想是不是诗和远方

蜜蜂是放蜂人的天使,流浪是放蜂人的信仰。在凤凰的羽冠下,放蜂人和世界只隔着一层蜂浆


你们都是我的恩人

你们都是我的恩人。寄宿在天上的星星
牙缝里孪生的风雪
拉断筋骨的舌头
给夜行人提着灯笼的明月

我曾在蛮荒之地行走。寻找广袤的寂寞
万物的爱情染红了春天,大地的成熟分娩着金色。
草追逐风,拔高着自己。风追逐花,克隆着异己
原来,生息
才是通往未来的桥

我曾在信仰的间隙旅居。
我见过洗礼后的火焰。我见过荼毗后的绿芽
我见过虹化后跳动的心。
原来,慈悲
才是沉疴的良药

我站在无人的郑州中心。善良和罪恶离我一样远
过去和未来离我一样远
我左边一个唐朝,右边一个宋朝
我拉着他们的手
跪拜黄河

注:
唐朝:借指洛阳。宋朝:借指开封


落回原地。初始的样子

我已无力清扫灰尘
蒙蔽才是心的本色
那些擦亮的城市只是一瞬
很快就淹没在滚滚红尘

用漏斗收回说出
的还没有抵达叶脉的童话
用石镰收割种下
的还没有长出魂魄的趾痕

腾飞,然后落下。把弹起的灰尘猎杀
把出浴的自己放入宝匣
静坐,坐成菩萨。让六月的雪徐徐落下
让夜的孩子慢慢回家

落回原地。初始的样子
盖在屁股上的印戳。骑在山梁上
的马鞍。长在肉里的纹络
坐在肩膀上的星星
都还给给予你的人。还给世界

我要返回。初始的样子
合上书页,躲进脊背上背着的巢窠
把看过的长河落日抹去。把影子关在门外


雨中对弈

看到一段9秒钟的视频:大街上风雨交加,马路上流水如注。一对老年棋友,在风雨中,淡定地对坐在街头的一副象棋盘前。左边的老人用右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郑重地移动了一枚棋子。右边的老人,专注地看着棋盘,似乎置身于这一场风雨,浑然不知——题记

站在了自然之巅。风雨,湍流
那些都是旁系的逆缘

站在了世俗之巅。车水,马龙
那些都是写意的流年

众神退却。眼睛主宰了森林法则
号角成了血色的掠食者

战士的尸体是一块块卧伏的玛瑙

我的心里,总有千年不化的积雪
很多时候,只是走一步棋
让心里的石头复活


夏日午后

一切话语都是多余。翻越栈道的花朵,穿过密林的丝雨
一切行为都是多余。射向心脏的每一个眼神,积攒了半生的微笑

风多么多余,阳光多么多余

一切都是安静的。勿需搭桥的火,勿需闭关的雪
一切都是安静的,一如我的心

绿叶不需要追逐风,阴影没必要躲避阳光

流水没必要舔舐沙岸,白云也无须修复远山

一切都回归本来的样子。
鸟鸣单击鸟鸣,蝉噪碰撞蝉噪

文字多么多余。我在孩提时上学
的土路上拾得的字,又在夏日的午后丢失


早晨

是一个母体。剖开黑夜的腹部,取出山,和城市

鱼在天空中飞翔。掠过树梢,掠过徽派建筑的犄角。似一声声口哨
白墙静穆。瘦窗从墙里探出头来

村口的石头,是地球皮肤上的一块痂子

身子钉在围裙上,她在院子里飘扬
胯骨从身体里走出来,适可而止。腰肢向里面走,恰如其分
屋子的味道就是主人的味道

一枝瘦竹,把头伸进画里。登堂入室。一半天堂,一半俗世

陌生是饱满深情的期待。知悉是什么?瘪了的皮球还是形如枯槁的粉丝

我站在她的风景里。喜悦漫过了山脊


古今

从荒原到伏笔,从官道到天轨。完成了一条线的自传

从曲线到直线,从直线到绝唱的点。绷紧的面孔越来越快——
最后世界收回他的目光,打了一道脆亮的响指

现在,成了甘蔗压榨后的残渣。而初始,是一片尚未咀嚼的森林


从生活到道具,从单句到复句。幻化出一道道荒诞的诗
现在,我成了一块呐喊的石头。而眼泪,早已干涸在
断流的化石里


救了你,我救不了季节

你的季节已经结束
梢头的红果是你托举的孩子。
在时间的振幅里,谁能对死亡免疫

喜鹊在空中穿越
她将从冬季到达春季。
你的断崖在冬天的渡口,那里
哪有回首的惋惜

信号塔垂直于人间
我们不在同一个经纬。
蜜蜂可怜,在壁画上采蜜
被自己的使命套牢。
我不是花
我只是过路的祥云

救了你,我救不了季节。
我跳出因果,但逃不出三界。
你我,只是
季节献给上帝的活祭

山里人站在风中,兜售着自己的纯朴。
无人来访,也无所谓访客
作者:竹桂斋.悟道,原名周峻岭。河南诗歌学会会员,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会员。曾在《中诗网》、《中国诗歌网》、《古都诗刊》、《河南诗人》、《天津诗人》、《半月谈》、《河南日报》、《郑州日报》等报刊杂志或网络诗刊发表诗歌200余首。部分作品在《我们读诗吧》、《郑在读诗》等朗诵平台被知名朗诵艺术家朗诵。

诗观:天地与我并生,我与万物为一。万象皆词,全息通感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