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家草树:《伯母,梧桐树伴您而眠》

作者:郭家草树 | 来源:中诗网 | 2019-01-12 04:04:36 | 阅读: 次    

  导读:郭家草树新作。

题记:年少时,不知丧钟为谁敲响,而今,无泪,己是哀痛断肠!
 
爷爷接您了
老人家知我没见过我
老祖宗,儿辈的祖母
侄,最思忆的
最苦,最忍,最智,最善
那是我的祖母
等到了两个儿媳
侄,无泪
不是不亲,伯母
老祖母,打着爷爷
焊锅钱买的马匹
伯母,您走进
老祖宗
置买的田地
 
爷,奶笑了
那是几十年前的笑
一个游街穿巷的人家
补锅呀,喊叫:凝冰飘雪
没有张灯,一条红布
儿媳,来家了
爷说:闺女,咱的屋
穿风漏雨
奶奶什么也不说
两个粗碗,两个鸡蛋
我娘您俩吃了
老祖宗,硬爽爽
拽展她
自己织的布衣
 
孝顺,说出已是多余
儿女犯错了
老祖宗,棍打的
我娘或有您
娘做饭,您做衣
分分毛毛,儿女
侄儿,侄女的学费
稠饭,老祖宗不吃
您不吃
侄不懂事呀
饱了,摸着肚皮
您老了,娘老了
儿女们,不知谁是娘
谁是伯母
 
伯母,是替人做衣
伤了您的双目
您说,不是
那是个啥呀,那是啥
您看不见什么了
失明,伯母
您闪着的还是
太阳,也不如您的善意
侄不说,月亮l如水
伯母,再看看您的
跪着求您只能让您
看饭的儿女
伯母,伯母
 
走吧!爷奶等着哩
路黑,咱点灯
只是,村上人
外出打工了
您做的粗衣
穿在孤儿,孤女
老人身上
一句,对不住了
您不要分文,暗夜
笑着,送出院门
他们也老了
街房,有的己走不动了
庄邻,送您的人会少
别怕,老祖宗慈悲
鸡蛋,在地下煮熟
您就吃了吧
爷在笑哩
让三伺候您
梧桐树伴您而眠
我的娘呀!我的娘样的伯母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