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廷杰诗歌精选

作者:成廷杰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28 | 阅读: 次    

  导读:成廷杰,1995年生于山西汾阳。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15级本科在读,兼事新诗写作,小说写作以及文学评论。入围2017第十届星星诗刊大学生诗歌夏令营,参加《中国诗歌》2018新发现诗歌营。部分诗歌发表在《星星》《中国诗歌》《福建日报》等。诗歌作品曾获第七届,第八届包商银行高校征文诗歌组优秀奖。

痛苦的完成
 
肠胃不适,你开始
避免触碰到某个痛点,小心动作
那感觉就仿佛
你在结冰的河面行走,你的心
如悬空的寺庙,被什么托着
又感受到一股下坠的力量,你的身体
发热但突然又有冷意侵袭,如果这时存在
一棵树在你的面前,你会选择摇晃它
把它的树叶全部摇光,落叶一片一片叠加
痛苦也一分一分逃脱,但在想象中
你依然无法置身度外,你看到了
尖锐的自己,被更多的尖锐刺痛
你看到你的局限,你的力量
只能支持你把铅球扔在同一个位置,反复如此
你垂头丧气,郁郁寡欢
更多时候看到了必然的消失,那么多的生命
它们如北方的山脉,一到秋天就落发为僧
你亲眼目睹了草木一次次像人类一样思考
并且反复失败
你开始坚信未曾谋面的力量,它们是悬设的存在
你在痛的知觉中把一尊佛送进体内
你如此迫切的避免疼痛,以至于
不经意间,你完成了疼痛的主体
一次人称的置换
 
镜中

镜中你表现一副成形的反骨
命运敲打它有山寺之钟声
它们一点点散失,逐渐变成
天上的星星
有的离得很近,有的相去甚远
它们严密地布置了
我们生存的背景
有一只蜘蛛模仿宇宙的秩序和道理
倒悬在自己织就的蛛网里
凝视闪烁的群星和永恒的疑团
慈悲之心让它应有而存在

你不断修缮的寺庙里:住着
一个小和尚:他是你的理念,
你的反意,被皇帝囚禁
他知道你不是勇敢的剑客
所以你不必前来解救
你只需定期给他置换一把扫帚
并且送一些形而上的云
他脚下才有悬浮的凭借,去采一些雨露
做一次大的反清洗:为你的精神
也保全安坐的佛像,不使灾难劫掠诸神
而轻易地熔铸为:易损耗流失的铜钱
因你有雪充饥,无需盘缠
为保全你的无所惧,无所有
如此,他才能为你和死亡赋形
你才能带着包裹善良的野心
去追赶虚构的桃花,乌有的景象
 
 
迷途说
 
偏爱沉默,相信人类以外的一切
事物,自成它们的方圆
我走近它们,仿佛就是侵略
安静,而此刻,谨慎地走在一条小路上
它像一道幽微的光芒,节制而深刻
伸向丛林深处,却突然停止,失去方向
现在,有更多的方向发生
每一种都意味着可能
可能也歧义丛生
而中心业已丧失,我努力猜测着
回看这条小路,它究竟存不存在
莫非是随我而来,或者它早已有之
它的长度是有限的步数
我若往前,它也延伸
我无法退缩,它也一样
我模仿它?它模仿我?
假若把它作我生命之路的象征,于心不忍
还之于自然吧,它是它自己,它有它的命运
就像虚无如空气环绕着我,万物也围绕着我
如若从前,我必定躁动如火焰
周围的事物早已染上我慌张的神色,它们像镜子
呈现着波澜起伏的我,我呈现着世间的风吹草动
可是,一路走来,反复练习,我早已冷静如冰霜
在万物之中出现,你也将消失在它们当中
这么想的时候,有一股风和另一股风
它们对撞交流,追溯彼此的来向
而我停下来,仿佛变成了一棵树
那么多的安静从我的身上发生
 
自画像
 
一直都像被弃之旷野的那块顽石
拒绝被打磨,拒绝圆滑,不止于此
更不愿自怨自艾,我要聚集浑身的气力
像一股偏激的水,不顾拦阻,一意孤行
阅尽山形险恶,走投无路时,就学落日
跳下悬崖,撞个粉碎,在谷底
被放逐于此,郁结不平之气,我的两片肺叶
一片用来呼吸,一片凝聚尖锐
与之针锋相对,同敌人相遇,独木桥上
说客来访,拒之门外,或者一把推下
深渊,如我的决绝,是匠人反复锤打的
铁,对称的力震得他手臂发麻
隐隐作痛如我的顽疾,一生都在
寻找药引,比如一团火和另一团火
它们互相驱逐,我和我的
一生不断蜷缩,变成
一副反骨,到最后
空空如也,只能借石头,水流,火焰
这些喻体,显示自己的精神,
纵然是短暂的停留,也让我有
寄人篱下之感,我要冲破
万物的形式,回到自身,我想
除了母亲,没有人可以容得下我
这,长刺的孩子
 
 
母亲
 
母亲的双手轻轻滑过我的脊背
老茧粗糙
有金刚石划割玻璃的切肤之痛
炉火温暖着她的双眼
从甲骨上挪移的鱼尾纹波澜不惊
干涸了的井的内壁
童年的呼喊震聋发聩
老树的年轮加深了黑暗
而我的骨骼疯狂生长刺痛古老的太阳
逼着她走向山岚
作为一把火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把母亲烧尽
我们的分离是我生命的第二次分娩

南山寺

南山寺,我去过很多次
但我没去过唐代
去唐代的路太远
我还没准备好盘缠
去南山寺的路很近
唐代的人却来不了
很多唐代人在去南山寺的路上
行踪绝灭
很多人代替唐人走在去南山寺的路上
络绎不绝
很多人走在去南山寺的路上
分不清是今人还是唐人
很多人都如履薄冰地走着
很多人都小心翼翼地活着
很多唐代人都抱着一颗愧疚之心
走在去南山寺的路上
很多人继续抱着唐人之心
走在去南山寺的路上
但很多人里只有有少数人
能够去得了南山寺
去得了南山寺的人
一定是无限的少数人
他们,超越了那些堵在路上的人
最先到达了那里
他们和他们走的是同一条路


 限制
 
天空高烧之时
便会以泪洗面
 
鸟儿无论和谁生气
随时可以飞到别处
 
生而为人,除了生死
还有必要的限制,还有不必要的作茧自缚
如此,轻而易举不能远走高飞
只能画地为牢,并且终生不赦
 
 
夜晚
 
这是每天都要走的一段路,空气并没有任何波动
一切都像一个人穿过一条冗长的街道
两道高大的围墙如绝缘体拒绝了惊心动魄的
新闻:也许还遇到了一些人,但和往常一样
并没有停留的必要,这只是千万个时辰中的一刻
甚至感觉不到丝毫的流动
仿佛被注射了镇静剂的夜晚,他只是完成了一个
简单的动作:从桥的一边走
到另一边,这中间,并没有发生什么
 
 
悲欢的形体
         ——兼怀冯至
黑夜是一块巨大的墓碑
星星是墓志铭,闪烁其词
它们消失时
夜晚是一快黑色的无字碑
 
并不能远离悲欢
即使肉体成为泥土的一部分
沉睡中的我依然会——
当一些人路过我墓旁
我会努力开出鲜艳的花
当我所憎恶之事发生
覆盖我的土地便会荒草丛生
 
你看,即使肉身幻灭
我的灵魂继续以悲欢的形体存在
就像丰富的痛苦和经验催促向晚之人
生出雪一样的白发
 
你会默认一种力量,我们
一年一年驱逐坟头上的荒草
它们仍然会固执地再次长出
 
 
 明月夜

辽阔的大地,以北是
江流,我们的船,再往前划,就到
渺小的江心,有心跳,一只酒杯摇摇晃晃
有蝴蝶落在杯沿,空吟
处江湖之远

现在,我是站在酒杯中的
那个人,望着
蝴蝶,望着
我,站在自己的血管中,
渔火枫林烧得正旺
而月光分食我。
就像江湖把我和亲人推得很远很远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