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诗三兄弟”诗选

作者:傅荣生 季风 邹晓慧 | 来源:中诗网 | 2018-11-28 | 阅读: 次    

  导读:江苏诗人傅荣生、季风和邹晓慧是当下颇具个性的三位实力派诗人,其中,季风和邹晓慧还是我们中诗网第三届签约作家。一直以来,他们不跟风、不媚俗、不盲目,注重坚持建立各自独特的诗歌文本,在诗界引起较大关注,被誉为“苏诗三兄弟”。本期推送“苏诗三兄弟”诗作,并配发小说家顾坚的短评,以飨读者。


 
傅荣生的诗(3首)
 
卢仝草堂
 
七碗茶浸泡的诗句
在草堂修炼成仙
旧木墙沧桑的气味
缓慢地释放着唐朝的记忆
 
谁在竹林的风中吟诵
谁就会开花
 
天子的马匹越跑越远
蹄声里长出的百草
替草堂的春天
捂住心跳
 
药影
 
月色甚好
林间的小径
充满风寒
 
一枚马褂木的叶子
趁着夜色
悄悄地缓缓飘零
 
它路过我时
暗影
散发着药香
 
若无其事的洱海
 
山边的几朵云
像离群索居的高人
不知来自何处
 
被点化的洱海
水波不兴
飞翔的山鹊
在空旷里筑巢
 
我怀抱着星月赶来
只想让洱海的风
把我的名字再念一遍
 
  傅荣生,当代诗人。江苏成子湖诗歌部落首席诗人。曾获2017年《诗选刊》年度诗人奖,第二十五届全国鲁藜诗歌奖,2017-2018《中国诗人》微刊年度诗人奖,江苏省首届生态文明诗歌奖(青山诗歌奖)银奖。著有诗集《木屋守望的渡口》《把心底的盐还给大海》,主编《江苏成子湖诗歌部落作品选》。与季风、邹晓慧被誉为“苏诗三兄弟”。
 

季风的诗(3首)
 
夜宿绍兴
 
秋天,某一日,宿绍兴
夜,薄而凉
 
月亮居住在顶楼
而我住底层
 
夜半。月光拖动长长的斧子
光顾人间,在我的门缝
闪了一下刀锋
 
先生,我看见那个“早”字被你
一笔一划,刻的生疼
先生,我看见你的眉毛比夜更黑更浓
 
面对一面镜子,我聚拢了所有黑夜里的黑
只为了释放所有白天里的白
 
钉子
 
刚出厂,它是子弹,
会飞。在生活的上下和左右,从各个方向
射来一梭子锃亮的省略号……
 
挂在墙上,它是肉体里长出的一小节骨头。
像暗器,内心藏满豪言壮语,
一肚子的火星,却被墙壁卡住脖子。
 
有一颗呆在那根被遗忘的木头里已经太久,
它是多么渴望锤子能将自己再次敲打,
多么渴望能够重新发芽。
 
这使我想到被埋没已久的乡镇干部王乡,
只要听到“拆迁”、“招商引资”和“信访稳定”这些词,
袖口擦净锈渍,子弹便再次飞了起来。
 
瀑布
 
把河流挂在山上,挂成瀑布
让它直立行走——这已经是很多诗人用过的手法
我的手法是想把从悬崖上跳下的瀑布
直接放倒,让它平躺在大地上
 
我不想让它仅仅成为一种风景供甲乙丙丁们欣赏
也不想让它和有钱有势之人握手留影
更不想让它沦为诗人手中那首卖不出去的诗句
 
我只是想请它到人间来
供那群平民百姓和禾苗吃饱喝足
 
  季风,原名马继峰,当代诗人,高校兼职教授。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活跃中国诗坛,在《人民日报》和《诗刊》等重要报刊发表大量诗歌、散文。获《星星》《诗神》《新华日报》等诗歌奖近30项。作品入选多种权威选本,著有诗集《老乡》(2004年)、《一个人和他的村庄》(2006年)。代表作《老乡》《两棵枣树的纠缠》《向大海》等。停笔十多年,2017年回归诗歌写作。公务员,现居江苏淮安,与傅荣生、邹晓慧被誉为“苏诗三兄弟”。
 

邹晓慧的诗3首
  
 
梦见双马石
 
双马石, 乡愁是你留给我的孩子
所有的风都为他吹
所有日子都为他悲
当我想你的时候
他就满山遍地野跑
 
谁的身体在山中凝结
谁的血液在水中打开
又像一个不敢回家的孩子
坐在风口, 除了沉默
如同清溪河, 无法睡去
 
假如所有的日子都为你而破碎
必有伤风的诗歌持续发霉
假如所有远走他乡的人都没有好结果
我愿承受被城市掏空的命运
有些诗注定无法写出来了
 
双马石, 是否你的眼睛也湿了
你像一个哑巴孩子抱着空空的乳房
似乎是懂非懂, 世事如流水
你还是你, 我还是我
就像山还是山, 水还是水……
 
双马石
  
故乡就像布了迷魂阵
那些花像眼睛
那些草像耳朵
那些气息像灵魂
我对双马石言听计从
 
那个只有五百亩大小的双马石
是我心中最大的世界
没有第二,  只有第一
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山村
 
门前的老树像个守魂的人
依依不舍的落叶像诗眼
纯净, 踏实, 木讷的有些迟缓
牵动了客家人的泪水
像清溪的流水一样冲刷我
 
我魂不守舍的故乡
就像那条童年走过的山路
像一条把光阴当滑道的蛇
钻进我的内心
 
那些木像小名
那些树像老年
那些山水像故事
多少经历世事的人已长满白发
多少穷途末路的在此悔恨
 
唯有故乡像爱
像母亲永远不变……
 
暖冬
 
天冷了, 天空越来越空
像一些落魄的故事没有了皈依
像一个失足的浪子离开了家乡
像一条离开了农夫怀抱的蛇
 
一条赤着脚踝又一些疲惫的
对冬天不怀好意的母兽
以打霜的姿势凝望这个世界
打开河流    又关闭河流
 
我听见被尘世冲刷过的雨雪
发出白花花的孤独的声音
我看见一个花白的老女人
坐旧了整个乡村的黑
 
天冷了   心灵越来越空
被霜雪打过的冬天容易生病
那些失魂落魄的陈年往事
只能乱七八遭地丢在生活的低处
 
 
冬天的沉默会把你带入回忆之中
某些不寻常的温情
不是被别人拒绝  就是被自已拒绝
春天只能渴望  但不可靠
 
只能怨自已的肉身太薄
无法抵挡多年积累下来的寒冷
这个消瘦农妇的腰身无法捆住
一身至死不休的慢性疾病 
 
对于穷人来说  越来越空的冬天
就像到处打滑的乡间小路
就像赤手空拳挣扎的人生
无声、空旷、漫长 、无所依——

 
 
  邹晓慧,出版诗集《纯粹》《回归》等多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北京文学》《花城》《青年文学》《钟山》《星星》诗刊等文学期刊发表大量诗歌作品,入选多种中外选本。现居江苏常州,与傅荣生、季风誉为“苏诗三兄弟”。
 
心灵底片上的诗情如此纯真
——“苏诗三兄弟”的诗短评
顾坚(江苏)
 
  我是一个小说家。但我非常喜欢诗,天天都读。因为我也是一个诗性的人。因为我的小说就是诗。我是一个不写诗的诗人。读“苏诗三兄弟”,正如同与兄弟对话,备感亲切。
  读傅荣生,我感受到他的禅意,如同一个疏淡的隐者,喜欢在空旷处沉吟。他写茶,写草堂和竹林,写旧木墙散发出来的沧桑气味和袅袅的药香,写云、星月和风,写寂寞的洱海和飞翔的水鸟,处处都有离群索居的意象。离群索居是种境界,往往在高处、远处、偏僻处,看这个世界就清澈,就淡泊。读荣生的诗,我看得见他的微笑,听得见他的叹息。我羡慕他,我也喜欢离群索居,却每每被种种外力扯进喧闹的人群。我在滚滚红尘中奔突,像一匹行旅中的战马,虽身心疲惫,却始终昂着不屈的头颅,遭人忌恨也遭人爱。我停不下来。我恐怕永远停不下来了。
  季风的诗属“最现实”。他的诗有叙事和写实的风格。他的叙事和写实别有心机。他用词准确而诡异,有速度感,锋利、有力,如同古龙。我喜欢古龙,古龙写杀人简捷而精准,劈刀挥剑,一击即中,防无可防。我喜欢会愤怒的诗人,高级的隐喻、讥诮,却永远指向正义、悲悯和爱。诗歌是有性别的。诗人也可以有獠牙的。我同样喜欢鲁迅;还喜欢王小波(谁说鲁迅和王小波不是诗人!)愤怒出诗人。季风的诗时常暗藏凶器,时不时就会有一种寒光闪现,逼你止步或者流血。因为大爱,所以悲悯;因为正义,所以愤怒。这正是季风诗歌的现实意义之所在。
  关于邹晓慧,我要多写几句。我读诗,从不关心诗人本身,我只在乎句子,在乎诗。我读邹晓慧多年,前年才知道他的年龄以及长相。好多诗人是不必去接近本人的,接近了反而感觉不纯粹,甚至失望和麻烦。但邹晓慧我接近了;或者说他接近我了。那是2016年炎夏,我在江苏书展上签新书。晓慧和他的朋友也在现场,我们一同喝酒。作为兴化人,我的血液里流淌着水浒的因子,大碗喝酒是我的生活常态。但请我喝酒的晓慧却醉得很快,醉后的晓慧是那份烂漫的醉,像个可爱的孩子。晓慧就是长不大的孩子,写诗的孩子,他向往清纯,向往美好,向往真感情。他太清澈,太敏感,太抒情,那是因为他太想表白呀,因为他的纯净和善良,这俗世带给他的不解、失望和迷茫。每次读晓慧的诗,他的诗纯正又不失新鲜的质感,由不得你不喜欢,不爱惜!
  诗是美好的,我天生与诗人有缘。此时已是凌晨四点,我正沉醉于‘‘苏诗三兄弟’’的诗情和友情之中。自古以来,文人相轻,但此三兄弟一见如故,感情甚笃,复印在心灵底片上的诗情与友情如此纯真。好兄弟是天赐的,为了诗和好兄弟,我们没有理由不更加热爱这纷繁的人生。
 
  2018年11月28日 凌晨
 
   顾坚  1964年生,江苏兴化人。中国作协会员,畅销书作家,泰州市作协副主席。北京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学员。著有长篇小说《元红》《青果》等多部。《元红》被评论界誉为“继《平凡的世界》之后的经典力作”,获江苏省第七届“五个一工程”奖,2016年度江苏省最佳版权奖;《青果》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首届施耐庵文学奖等。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