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风:向天空克制我的蓝和绿

——评析明素盘的《玫瑰》之109首(独白)

作者:谷风 | 来源:中诗网 | 2019-09-04 | 阅读: 次    

  导读:简介:谷风,实名:王熙文,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谷风诗刊》主编,谷风诗学院院长。

 
  诗人明素盘的诗《玫瑰》独居风格,这是她第一百零九首玫瑰诗。她玫瑰诗的优胜之处就是胜于语言,她的语言温润质感,可以通过这些语言的在场感受到诗人内心的强大磁性,带着一种坦然的心声,就像在心灵底部放置的一块“春天草野”,读者可以在那儿想象,沉浸,忘我的进入她的柔美的“田地”之色彩。语言,在明素盘的诗歌中可以说是一个最大的获得的部分,也是亮色。她善于通过异化心灵的语言本身去营造一种更递进本我意识,和读者自然达成的境遇,这的确是她自然的无意识中将心思拿出来展示。而,她的文本意义不单单是展示自己的心境,更值得关注的是她展示的一个隐喻性的,被放大化的情感态度。其对应的主题《玫瑰》象征性,一直是根据自身的情感延展到一个“美好的存在”,这也是她《玫瑰》诗写主义的新象征性。那么,作为语言是一种媒介,伽达默尔说:“与理解达成共识的行为一致”,这也就说明素盘的诗歌行为不单单是情感本身的设置的功能性,更多的是她将情感的外化,其指涉性的宽泛意义,她试图将这些情感融化到一种实现的意义,这也就是说,正如我们呼吸的空气是我们生活于其中的媒介一样,我们可以忽略语言以及它在人的一切理解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却不能忽略语言内部的某些真正情感导出的一种自我心理矫正,和验证的真实性。其实,这些真实性具体可靠的正依附于文本达成诗性的一致性,达到情感的自我触摸和交给读者的一种共同参与的体现,并使之交融。这是明素盘《玫瑰》诗歌写意的一个理性归宿。她让诗歌文本从语言艺术的有效性上达到鉴赏和艺术本身的触摸感,让诗在诗性延展上更好的传达出诗意与读者的沟通关系。
  明素盘的《玫瑰》系列诗109首之独白,是非常自然流泻的一首诗,诗的整体泉涌一般从心底喷涌出来,几乎看不到任何断裂或者阻碍的痕迹。诗歌文本的出现实质上是在诗歌现场中达到一种现场与心灵渗透的一个“心灵现场”。诗人本身在现场的缺席状态下已经潜隐默化的与每一个细节同构在一起。这种写作的心理背景是在情感的配合下达到一种溶解状态,从浓缩的内心散化到被稀释了的感觉,通过在场的事物,从具象的感知到生成意象本身的一系列传达,贴切的走近了诗意化语言的背景。她的这首玫瑰系列诗(独白),在异化意象的可能有效性上自然的与本我意识相互映衬,让读者从感觉和视觉上都捕获到一种非常感性化的传达效果,并牵引读者时刻发挥了想象,这也是诗人明素盘玫瑰诗体的独居一处的表现。
 
花瓣的影子被月光移开时
我的视线被你移开
这生了锈的日子,这
渐渐苏醒的
都似疼痛的落日
可我依然爱着——
 
  诗歌在细节化语言的背景下解构出诗人的多维度心向,显然,诗人是沉默心境下的带着点点忧伤,她将这种心底的情感给予物化了,将她内心的细致或被迁移的那些最小化的心迹,通过眼观到的物象承载了。关键是她将这种移情的过程表现的彻头彻尾。这里的“花瓣的影子被月光移开时/我的视线被你移开”,“花瓣的影子”是什么,必定是替代了她的内心,这种外化的造影很形象的让读者摸到感到,这是实质性的移植的嫁接效果,让虚度成为可感可观的实在体,她把自己隐藏到这些物象本身的内部。当然,“花瓣的影子”在这里还充当了一种本我的“视线”,这是相互交融的可能性投影效果,这种诗意化的心理过程是起到一个艺术的鉴赏层面来实现的。接着,她又说“这生了锈的日子”,可见诗人的情怀已经沉埋到一种“生锈”,这代表了一种被搁置的状态,我是说的情感的搁置性,这是下沉到内心底层的一个情感形式的表示,也是一个态度。那么,诗歌文本本身的情绪的设置也是通过这些物象载体悄悄释放出来的。虽然“渐渐苏醒的/都似疼痛的落日/可我依然爱着——”,这里表现出诗人不可背离内心的情感态度,一种坚定中带着“疼痛的落日”,这是自我触摸心理真实的再现可能行径。暴露无遗的将情感真诚的拿出来,这种良知写作试图将内心的隐蔽性大胆的交出来,也是一个好诗人所具备的心理素质。好的诗人是真诚的,良知的。她的作品几乎就是本我的存在感,没有客场表现的可能性,好的诗歌完全是融合作者自身的一种无条件赋予的个性和语言的温度。从文本层面来说,诗人是一种“悄悄的放置”甚至是归还原本情感意识的写意状态。自然生发出情感的本我意识,语言通过对诗人内心的交换,将“忘我”的情志呈现出来,这种语言的呈现理由完全来自于自动性。所以说,好的诗歌是在语言不经意的状态下让读者慢慢跟随,慢慢咀嚼,让你感到一种美,一种能够摸到的美。不管是带着忧伤的心境的美,还是带着态度的表现出来的美,都不能逃脱阅读者的想象和联想,这也是好诗传达出来的艺术效果。其实,在这里有自我消隐的意识。而,诗意显现的是感到的情感在场性。事实上,好的诗歌都带有一种传递性和深入性和达意性,这些都几乎是内化和外化的效果。她接着说:
 
向天空克制我的蓝和绿
向大地,袒露枯败和耐心
给你写远山和玫瑰,写
不早不迟的爱情
我认真的,只想
给它们取个好名字
不被忽略的心情,完全的
身体与灵魂相依
走过柔软的水的大地
我是你一开就开满枝的相思
是你凋零时落下的全部
 
  “向天空克制我的蓝和绿”这里的“克制”用的很好,这是借代外来词语强化语言的诗意效果,试图打破惯性和既定的写作模式,给予新的语言环境,关键是在语言内部发生了一种强烈的情感效果,这种传神的语言在压制情感的境况下发生了一种“抽象”化的动机,其实,是将语言拿到另一个地方发展,也是异化内心的可能性延展。那么,她“向大地,袒露枯败和耐心”。这种句子外景扩散效果是很大的,一则传达了一个大的情感背景,二则传达出一种“爱”外延性,这种语言的扩散效果强化和厚重了情感的观照。所以说,诗人明素盘的诗歌语言有一种不可说完整,甚至完整的不可说的一个状况,让人沉迷。然后,诗人写到了将情感的传递,她将情感移植到一个“远山”和“玫瑰”,这些都是“不迟不早的爱情”,多好!这已经让读者发现了一个事实,就是诗人的精神世界已经很难再像过去一样简单的区分和直觉的观望,这里有想象和理智,个别与共识,并全部形象化的涵盖了。这种复杂的情感心理让她凸显的透彻,文本并具有沉默美学意识。说到底,一个好的诗人她是全能的将内心与外部世界的存在感与之合并的。表现出的内心世界远离自身的切身感触,却形成了一个理性的真空,在这里让读者完全能够想象到体验到一个情感的内化过程。她说:
 
我认真的,只想
给它们取个好名字
不被忽略的心情,完全的
身体与灵魂相依
走过柔软的水的大地
我是你一开就开满枝的相思
是你凋零时落下的全部
 
  这种“独语”是指向内心的态度,是对自我情感的一次验证。这里的“它们”是借指的“玫瑰”本身,而,玫瑰在她系列诗歌中一直是将情感外化和异化的一个诗写意义来表现的。所以说,玫瑰在这里一直是她情感本身的隐喻性质,也是她借代玫瑰本身的象征性来借喻到自我。这种相互关照和融合的写意在这里表现的极尽可能。那么,从文本语言的走向来说,诗人明素盘一直将情感本身调到一个可以想象的存在观念上。也就是说,她主动的将情感化身到一个外部环境,让读者去自由畅想和感知,这种诗意的带动,的确强化了文本的鉴赏效果,也是诗意很好的传达途径。她“走过柔软的水的大地”,这种外意的语境达到了将自我情感的外置性,让读者更容易接近。实际上来说,“柔软的水”和“大地”这些都是针对“玫瑰”的先觉条件作为语言背景出现的,当然,不仅仅如此,这里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代言了诗人的一种心境,这是与“玫瑰”象征性下的一个很好的交合,如果说是相辅相成一点也不为过。诚然,她说,“我是你一开就开满枝的相思”,看啊!那些相思都是一枝枝玫瑰,都是她的相思,这是以虚化实的互换性质,给人以实体的感觉。实际上,好的诗歌就是将那些虚在的可想象性落实到一个可感性的客观实在的客体上,这种递交的转移表现手法是情感的“消化”过程,试图强化语言的艺术存在感。她最后说:“是你凋零时落下的全部”看啊!玫瑰凋落时是她的全部,同样实体的传达出诗人的情感。不关乎是忧郁的忧伤代价,还是其他指涉到外部现实的情感世界的宽泛指涉性,在这里都具备了一种很诗性化的放大效果,让读者在跟随其情景的状况下走近诗人本身,也走近诗歌整体上所牺牲的情绪。不过,这种情绪是从个体到一个大的外部世界的针对性来言说的,并非诗人自身个体行为的性制约。而是通过自身应对主题“玫瑰”的象征性一直延展到一个外部情感现实的投影。
  诗人明素盘的玫瑰诗都是这么一个诗写的主义,她总是从个体经验到外部现实的一种隐喻性,通过个体的情感体验一直延伸到我们这个情感的现实。事实上,诗人明素盘并非就专一的写到一个情感的局部,那样读她就错了,她的玫瑰诗从来都是一点带面的诗写意义出现的。这体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说,当我们承认存在的某种事实,我们呈现生活和生存的盲目性的同时,也会遭受到同样来自情感上盲目的抵制力量,更不回避存在的矛盾性,这首玫瑰(独白)正是以独语的方式,通过语言的背景所熏染的气氛中得到可能的发挥,其存在性绝对不是主观上的延伸,而是呈现了一种心理原本存在状态的最基础的解析行径。可以说,在这首诗歌中,诗人明素盘在心理过滤的过程中,其涉及到的陈述对象都具有一定的“灵魂”代价。因为,她将这些情感的情绪都放置于客体存在的观念上给予消隐了,这也是“虚静”下的写作状态。文本中所有的努力的方向都指向了玫瑰与自我内心的大融合,剖析出来的是一个情感的代言,当然文本的情绪是以忧郁的气氛中完成过渡的,不管什么格调,我看到的是诗本身诗性的延展和艺术的表现力,这也是纯正诗歌写作的意识先觉。她让广阔的内心和鲜活的语境下的个人境遇与具体的文本语境相对合一,而不是像很多敷衍的诗歌作者那样使之作为文本的背景,那样就误解了诗的存在价值,也就误解了诗艺术的呈现理由。诗歌的写作背景和文本背景几乎是相互互文的关系,是将一种现实纳入另一种现实。其过程与变化,文本语境以及各种参与的元素生成,都是为了平衡和协调诗人的心向,借助存在的有效的物象加入本我的情感和意志,让诗在精神的高度跳跃或流淌。好诗推荐!
 
2019/7/24 写于上海
 
 
附原作: 
 
玫瑰系列之一百零九
——独白
 
诗/明素盘 
 
花瓣的影子被月光移开时
我的视线被你移开
这生了锈的日子,这
渐渐苏醒的
都似疼痛的落日
可我依然爱着——
向天空克制我的蓝和绿
向大地,袒露枯败和耐心
给你写远山和玫瑰,写
不早不迟的爱情
我认真的,只想
给它们取个好名字
不被忽略的心情,完全的
身体与灵魂相依
走过柔软的水的大地
我是你一开就开满枝的相思
是你凋零时落下的全部
 
2019.7.21午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