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中国诗歌 > 诗歌评论

自然景观点活的生态诗意语境 ——谈周承强生态诗歌的语言特色

2022-01-12 14:37:25 作者:王卉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感慨诗人周承强偏爱对大自然的诗意捕捉,野马、老鹰、花雀、蝴蝶这样的景物反反复复地出现在诗歌的字里行间,平添一种独特的生态诗意语境。
  阅读诗集《万物相逢一个家——周承强生态诗选》(光明日报出版社2021年11月出版),感慨诗人周承强偏爱对大自然的诗意捕捉,野马、老鹰、花雀、蝴蝶这样的景物反反复复地出现在诗歌的字里行间,平添一种独特的生态诗意语境。但最吸引我精神细胞的是他平缓的叙述风格。诗歌的散文化语言,即那些不讲究韵文修辞的、一种表达情意的语言方法和语言形式。其诗歌中有不少的叙述、描写,平铺直叙的语言处理得不好往往易造成平淡、枯燥无味的弊病,然而他的诗歌融合着精妙的修辞、丰富的哲理、文艺的抒情,故自成艺术特色。
 
  1、精妙的修辞
 
  在诗人的笔下,周遭一切景物都被赋予和人一样的神态,动作,它们的生活也跟人类的生活一致。“蜜蜂跳着探戈/不嫌灌木低矮”(《十二月在南方》)。蜜蜂振翅,花丛中采蜜忙跃然纸上;“月光窃窃私语,鱼类相谈甚欢”(《站在靖西水杉》)。读这两句,月光的私语,鱼儿欢愉的交谈也都流入耳道,让人感触良多。诗中也有连用问号的排比,“鸟儿飞过车间为何饱含热泪?鸟儿飞过孤儿院为何情绪激昂?鸟儿飞过黄土高坡为何痛心泣首?鸟儿飞过沙漠枯泉为何头痛欲裂?”(《鸟儿远飞》)。连用四个质疑语气的句子,透露着诗人对现世人类生活的思考。鸟儿更像是作者本人,对生态现状的担忧、痛心。同时,也有一篇诗歌连续景物描写的输出,连环撞击读者的感情共鸣。“淘气鬼无拘无束/踩着云朵滑轮/东游西逛/冲撞山林说来就来/雨条击打蕉叶隔山有歌/岩石蹦出灰白雾花失声尖叫/凶猛秃鹫躲进树杈不敢吱声/一群野鸡湿漉漉逃进灌木岩缝/南坡山羊无处栖身咩咩呼唤同伴/鹧鸪叫声湿润音调羞怯”(《 失态雨花》)。文中正是有大片这样的文字中和了散文化语言的不足之处,产生别样诗意,将急雨比做淘气鬼,从蕉叶、岩石、秃鹫、野鸡、山羊、鹧鸪的视角,描写雨之急切、莽撞,一幅灵动有画面感的的诗意图景,鲜活有趣味地展现在每一位读者眼前。

  2、丰富的哲理
 
  在诗集近180多篇短诗中,有厚积薄发的,有触景生情的,都有奇妙的诗意发现。“心中有无阀门关系不大/如果山下有水/请不要洗出声来/花朵睡眠是最好的期待”(《心儿自己安静》)。有对时代变迁、物是人非感叹的,呈现的心境诗情自然非同一般,“山是从前山,人非从前人”(《再过西塞山》)。这句与张若虚的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还有刘希夷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是孪生兄弟。感叹着时间的流逝,身边亲近人换了又换,给人一种情绪上的深刻共鸣。在平淡的叙述中,他的诗饱含了对现实生活的思考意义和价值反思。“人生向来如此/低处活好/高处施爱”(《山谷移芦根》)。短短八个字,透彻理解它却是大学问。诗中的主人公三爷便是一位厚道有大爱的人,低处活好不仅是对他的总结,也是诗人对人生的追求——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3、文艺的抒情
 
  诗人感情直接的喷发在诗中是很难表面化的,大多蕴含在大自然的形形色色中,以及一些较文艺的抒情句子里。“任久封的思绪淌成江河/走过的岁月夜里翻滚林涛……星花缓慢开遍夜空枝头/一些陌生露珠落下眼眶”(《山色辽阔》)。诗人抒情的方式,更像情窦初开的少女,含蓄不外露,欲言又止,可一切又在他的神态里渗透出来了。文中很多内容写到对故乡、故人的思恋,但每一处都是内敛的、点到为止的,所有情绪都借事物宣洒出来了。“山野空的没有间隔,故人无处不在”(《山峦复原》)。读这样的诗句,让人欲罢不能,情不自禁感染其中,情绪难以自抑。
 
  4、生活的叙事
 
  如果说前三点都是绿叶的话,那散文化的语言叙述风格就一定要称作花魁。他的平缓语调是我要谈的重头戏。他的诗歌语言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内容的生活化,另一个则是叙事化的语言。

  他的诗中不少军旅生活的描写,平中见奇,可圈可点。“谈起嫂子精妙的香椿蛋卷/去年香过山野/大伙把酒言欢/春天的山脉摇摆喷香的蛋卷/列兵这样述说时/泪流满面”(《又见香椿》),可见日常生活之奇。“给养员山下带来一叠家信瞬间抢完/老乡捏着娟秀字体信件讨酒喝/椰树边几个新兵泪流满面看信/上周下山就诊的军犬杳无音讯”(《翠鸟作伴》),可感寂寞军旅不易。“入伍仪式历历在心散发芬芳/送行老父炒熟的黄豆澄黄可口/随身两年不发芽尖/豆香浓郁”(《秋风无序》),可历亲情的深刻。“哨长说胡扯风,人是人鸟归鸟……扯了半天还是过去那回事,似乎一动不动才是窍门儿”(《鸟雀无届》),可见平凡岗位的伟大。这些诗都从生活小事叙述,起初读着有些无厘头,之后的感觉更像是一位长辈在和大家伙儿分享他的来路心得,娓娓道来的语气向我们展现了军旅生活不为人知的独特一面,让人感慨共情。原来军中不仅有序、艰苦、讲纪律,它更是温馨动人,充满人情之美的一隅。

  除了军旅生活以外,普通百姓的生活也在其题材涉猎之内,丰富了诗歌内容和语境。以二婆晒当归为载体闲适的《晒当归》,将人拉回无数农村劳动者的生活里,素朴的生活中有爱有诗,别具一格。“晒药材不分季节/见到阳光算数/冬天风大吹不跑/春天潮大霉不到……”每每读到这样的文字,做过农事的我更心有体会,这不是将无数人的生活细碎,诗意化地用简练的文字记录下来了吗?让人感受原来平凡就是独特的瑰宝。什么簸箕、什么辟邪这正是中国广大农村的写照,一定隐含了诗人的深远寓意。诗人散文化的叙述语言正是他接地气风格的所在,艺术感染力自然增强。无独有偶,他的另一篇《高原色》描写了妹妹采叶的生活画面,生活虽然艰辛,情怀依然高尚,娓娓道来都是诗。“一年学费原野顺手牵来/吃草羊羔季节里不喊不叫”。妙觉异感含在诗歌里,描写的对象都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东西,而是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学费、嫁妆,更易打动人心。打破了人们对诗歌往常的印象,诗人周承强正是从平常生活中取材,使得诗歌自然带有亲切度及接地气的温情,拉近了和读者的距离,增强了可读性,引人深思。作诗也好,作文也好,也正是需要合为事而著。也正是需要合为事而著。

  诗歌采用散文化的语言,给人们以一种随性、洒脱的人生态度,这样的语言拉近了作者、读者与文本的距离,描绘了一幅幅亲切、温馨的画面,平静中能感受盎然诗意,不失为一种值得赞赏的艺术探索,希望他有更多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