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诗网

诗歌大赛)

邹晓慧:度日(2016-2017年诗选)

2017-12-15 14:45:48 作者:邹晓慧 | 来源:中诗网 | 阅读:
作者简介:邹晓慧,现居江苏常州,出版诗集《纯粹》《回归》等多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入选中外多种选本。

1210_3.jpg

 

擦皮鞋的老人
邹晓慧
            
街头有个擦皮鞋的老人
他很少笑
当他给别人擦鞋的时候
他那张脸
也被风霜擦着
 
今年冬天下大雪
我去看擦皮鞋的老人
思绪如一片片雪花
他说    雪好深呀
深得    已经
很久没有看过客人的鞋
 
鹅毛般的雪还在下
老人仍然守在街头
那一片片的雪花
开始在他头上融化
变成了一丝丝的白发
 
街头有个擦皮鞋的老人
即使他闲的时候
他那双粗糙的手
也握着鞋刷不放
好像握着自已的命运
 
也许他一辈子
都把鞋倒过来擦
面对世态炎凉
泠与不冷
闲与不闲
都非我们所能了解
 
刊于2017年第12期《人民文学》
 ———————————————
 
 
写一首乡村诗
邹晓慧 
 
这是一个缺爱的小孩
这是一个缺爱的童年
这是一条缺爱的村庄
 
这是一个空了的爷爷
这是一个空了的奶奶
这是一个空了的村庄
 
不管是在吴庄还是许庄
诗还没开始写
先让人忧伤起来了
 
叫我如何下笔
写重了, 怕触摸到留守儿童的眼神
写轻了, 又怕被风吹走
 
叫我如何书写
写空了, 就像留守老人的巢
写实了, 又怕触动自已的疼痛
 
如果诗不能让自已救赎
我宁愿独自神伤
就像破旧的家谱与农书
 
诗歌与乡土从来不分家
贫瘠是贫瘠的伙伴
土地是土地的希望…… 
 
刊于2017年第5期《钟山》 
 ————————————
 
空门
邹晓慧    
 
一切按排就序
所有的门窗都开着
从这个房间
可以看到另一个房间
我坐在风中
看树高过月亮
眼睛像走失的蟋蟀
寻找那些失群的夜色
我想它们会向我围拢
会来看我灯一样的
语言
我不敢推开它们
怕惊醒秋天
 
风吹打我的寂廖
像拍打过去的生活
那些似是而非的生命尘烟
仿佛永远无法挣脱
 
过去的秋天如何悄然入眠
现在的秋天如何悄然醒来
我在梦中突然把手抽回
并对一切无从知晓
 
空门又像落叶
仿佛是失落的思想
让我寻找明天的归宿
仿佛空虚的天空
天空下的风
风下的树
树下的根
悄悄地来到这个世界
又悄悄地离去
生于这片泥土
还原于泥土 
 
刊于2017年第2期《诗歌月刊》 
———————————————
 
尘世
邹晓慧
 
在寺院里遇见你
唤醒了我心中久远的诗情
我愿是一个蹩脚的清僧
愿你是唯一的过客
 
寂静的寺院惊醒了一种声音
怕是没有人与我对话
美丽的温柔和淡雅的惆怅
成了心中干渴的痛楚
 
爱情一天比一天瘦
没有办法与你和解
在外流浪久了的人
还会找到另一个家吗
经历了一切的人
就想放弃一切
 
再次回到记忆的寺院
你只留下空虚的香火
爱人绝对是好人
好人一般都远走去了天涯
 
天涯的尽头是无极
无极之处
我想应是佛境
不然这彻头彻尾的尘世
为什么总有人不食人间烟火
 
佛, 只要一炷香火就行
人, 只要一个知已就可以 
 
刊于2017年第2期《四川文学》 
 ————————————————
 
 
一个人的深山
邹晓慧 
 
慢慢喝一杯淡茶
如一个刚递度的小和尚
走在一个条羊肠小道
以一颗皈依的心
 
古寺的钟声袅袅
如一只鸟儿啄洗羽毛
没有什么打扰它们
悄悄录入大树的年轮
 
我深坐在深山里
无须思考与这个世界的距离
如一个快乐的盲人
走入一个多雾的秋天
 
可以一分一秒让岁月度过
可以一片一叶让秋天回归
像一个散淡的迷路人
不急于找到归途
 
撇开所有的人情
丢掉所有的虚荣
小风与大风
都是世间的空相…… 
 
刊于2017年第1期《扬子江诗刊》 
 ———————————————
 
 
老人家
邹晓慧

老人家老了
不老的是风霜
不停地剥下秋色中的树皮
好象用风霜的手
抚摸不知疼痛的皱纹

这个比纸还薄的秋暮
一个人就站在这棵老树下
看看自已坂依的厚厚的土地
眼泪落在比纸还薄的世道上 
 
刊2016年第12期《人民文学》
 ——————————————
 
 
行者
邹晓慧
 
你是我内心的囚徒
等待春天从花朵中醒来
繁华散尽  与物质无关
白雪是花朵的另一种形式
从尘世之外再度飘来
我却无法开口说   爱
 
通向你的雪花
在这个冬天覆盖整个城市
过去的伤疤被淹没
过去的沧桑被封尘
来路与去路
像一种久违的凉
通向天上的雪心净如水
 
因为美
所以热泪盈眶
因为爱
所以深刻
 
如果世界已空无所有
繁华散不散尽都无所谓
回不回家也无所谓
爱情就是一条孤独的路
有的人在去的路上走失了
有的人在来的路上顿悟了
 
时光的微尘高过恩怨
你就是我内心的囚徒
是流泪满面的春天
呼唤那些再没回来的花朵 
 
刊于2016年第12期《青春》
—————————————
 
 
桃花
 邹晓慧      
 
也许她知道
自已就是苦涩的桃树
久不结果
始终未终止结果的思想
 
被风霜压弯的桃树
在波眠的村庄垛起来
把自已垛得很深之后
以开花的目光
挺起来
 
一朵朵泪光点燃后
也就成了一朵朵桃花
贞洁是民间唯一的门
门垛上晾着的愿望很美
凸出来的三月很美
 
遮住的贫穷很美
跟着风俗走
你就会走进美丽的门
走进生命
 
春天是一把剪刀
插进事物的内部
血色的声音撞击着
心灵发出易碎的声响
把意念伸进夜色

听桃花的呻吟
世俗就是难产的母亲
坐在痛苦的村庄
生下诗人
把如花的伤口
留给过往的岁月 
 
刊于2016年第6期《花城》
————————————
 
 
天宁寺的钟声
邹晓慧

天宁寺的钟声呀
快快用你最后的虔诚
撞响那些久远的回忆
灵台上的香火就要熄了
小和尚说----
师父的亡魂去化缘了
还没有回来

如今天宁寺的钟声
已开始迷茫了
旋转于一种金属的秩序
一种加速度的生活
一种新的市声

天宁寺的钟声呀
你已不象从前了
尘世的纷杂念念有词
那个可怜的老和尚
便开始戚戚地感叹
开始患怀旧的病
就连咳嗽声
也掺有腥味的忧虑

天宁寺的钟声呀
快快用你最后的虔诚
撞响那些久远的回忆吧
也许再也敲不响信念
唯有钢筋水泥的歌
在城市里响起
 
刊于2016年第2期《诗歌月刊》
————————————————
 
 
伤冬辞
邹晓慧
 
天冷了, 天空越来越空
像一些落魄的故事没有了皈依
像一个失足的浪子离开了家乡
像一条离开了农夫怀抱的蛇
 
一条赤着脚踝又一些疲惫的
对冬天不怀好意的母兽
以打霜的姿势凝望这个世界
打开河流    又关闭河流
 
我听见被尘世冲刷过的雨雪
发出白花花的孤独的声音
我看见一个花白的老女人
坐旧了整个乡村的黑
 
天冷了   心灵越来越空
被霜雪打过的冬天容易生病
那些失魂落魄的陈年往事
只能乱七八遭地丢在生活的低处
 
冬天的沉默会把你带入回忆之中
某些不寻常的温情
不是被别人拒绝  就是被自已拒绝
春天只能渴望  但不可靠
 
只能怨自已的肉身太薄
无法抵挡多年积累下来的寒冷
这个消瘦农妇的腰身无法捆住
一身至死不休的慢性疾病  
 
对于穷人来说  越来越空的冬天
就像到处打滑的乡间小路
就像赤手空拳挣扎的人生
无声、空旷、漫长 、无所依-----
  
刊于2016年第2期《雨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