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舟朗诵:洛夫《漂木》

作者:洛夫 一舟 | 来源:中诗网 | 2018-06-05 | 阅读: 次    

  导读:朗诵者简介:一舟,诗人,朗诵艺术家,副教授,退休空军大校。2008年获国家六部委举办的“中华诵”中华经典诵读大赛全国总决赛一等奖,2012年第26届金鹰奖优秀文艺节目奖、河北电视台《声动清明》主要策划人和特邀演员,先后参加过CCTV电视诗歌散文栏目、中国教育台等大型文化活动。

 


 
第一章《漂木》
 
没有任何时刻比现在更为严肃
落日
在海滩上
未留一句遗言
便与天涯的一株向日葵
双双偕亡
一块木头
被潮水冲到岸边之后才发现……
而那漂来的木头
竟然把躺在沙滩上喘息的教授当作自己
把横行於他腹际的
一只螃蟹视为海神的暗喻
紧紧顶住老教授的背脊
卡嚓!木头嵌入他的体内
天地忽焉合一
他发现身上多了一根骨头
多了一具坚挺的
器官……
西瓜。青脸的孕妇
凤梨。带刺的亚热带风情
甘蔗。恒春的月琴
香蕉。一篓子的委屈
地瓜。静寂中成熟的深层结构……
红叶少棒。打带跑的地摊文化
满街史艳文。短线操作的股市文化
历史博物馆。老祖宗被一篇新的就职演说惊醒
电视机爆炸。对岸有人大发脾气
宾馆。五星级的情欲在房门后面窥伺
十年浩劫。又一次上帝横蛮地干预历史
党书记兼总经理。一把钥匙天堂与地狱共用……
神在远方监视,看著我们
把腐败的肉身
一丝丝分配给每一个子女
吸吮血水就够了
泪则留给我们自己……
有人看到一队唐朝的兵马
开进了纽约的博物馆
这是可能的
王维住在谢灵运的隔壁
完全是可能的
他说他一出生便是好几个人
他和许多个苏格拉底同时出生
死的时候就只一个
这一个死了
只剩下思想
思想死了
诗,才开始飞翔
去年从八十层高楼听到的鸽哨
跌落在
今日午餐的瓷盘里的
只是一根
丧失飞行意愿的羽毛
我闲闲地端起酒杯,看著
一把古剑穿越历史
最后飞入一堆废铁
神啊!这时你在那里?
我被时间日夜追缉
躲入书本中又给一群圣人吓了出来
大家短命我又何苦霸占肉身不放
日历每天都要叫一声痛
神啊!这时你在那里?
神啊,我需要救赎
我一直瘫软在你手中的
伤亡名单上
还有我许多待救的朋友
以及刍狗的
刍狗
我低头向自己内部的深处窥探
果然是那预期的样子
片瓦无存
只见远处一只土拨鼠踮起后脚
向一片废墟
致敬
大厅墙上祖父照片的日渐泛黄
绝非偶然
我自己不会黄的,时间说
废弃的煤油灯,废弃的太师椅
太师椅上还留有前朝腻腻的体温
墙上的祖父拒绝变黄
满意我井里滴水不剩的现状
即使沦为废墟
也不会颠覆我那温驯的梦

第二章 《鲑,垂死的逼视》
    
4
我们没有更高的奥义
并不比一片草叶的存在
更具先验性
在神的面颊上
我们仍只是一滴永恒的泪
死亡
或可称为
另一种形式的遗忘
秋天,谁管它落叶的忧愁
为何是黄的
长长的旅程
短如一声枪响
张口轻嘘
烟,散去
虽比虚空具体一点
而终
归于虚无
用火凭吊自己
不失为一种理性的祭奠
融入大化之前
我们无法判断
陈旧的祷词与带有霉味的笑声
是否仍是
最后晚餐的主食
我们怀疑
是否就这样,亡故
像火的衣裳
灰了
像青苔下面的石头
哑了
生命周期又开始归零
死亡
是一艘刚启碇的船
满载着
下一轮回所需的行囊
以及一身铮铮铁鸣的骨架
以及,为再下一次准备的
骨髓里的
带刺的孤独
远离昨日,一册翻破了的书
远离水,云端飘起
一个早就被拧干了的魂魄
神,在屋顶偷窥
我们张口大声呼救
而满池的荷花依然笑得如此灿烂
远离童年
一两枚铜板便买来整个世界的童年
远离美好的诺言
(那水中的喋喋是我们早年的诺言?)
远离龙门
那梦魇的闸口
进去一身伤痕
出来一身疤。远离江湖
十年灯火在夜雨中一盏盏熄灭
涛声,远离码头
远离我们胸中毒性很强的乡愁
远离肌肤,远离各种器官
远离情爱
远离那些招惹蛆虫的欲念
你们
可以用盐腌我们
用火烤我们
切时间一样的切成块状
割历史一样的割成章节
然后装进一只防腐的铁罐
扔入深渊
一个荒凉的黑洞
不,一个未预期的抵达
最后我们又回到
一个巨大而寂静的茧
一次鸿蒙而深邃的
睡眠
诸神从天帝的双眉中央出生
据说那正是我们灵魂的产地
其实谁又在乎我们的死活
直到厨师把我们端上餐桌
美食当前,请用请用
剔骨头的动作
使全身的零件乐得吱吱发笑
我们内心却嘿嘿连声
被强烈的胃酸溶解只是初步的过程
肉身化了
还有骨骼
骨骼化了
还有磷质
磷质化了
还有一朵幽幽的不灭之光
我们不怕暴尸
佛祖喂虎
我们喂鹰
同样能享受冷酷的快乐
鹰的食欲
成全了我们高层次的理想
肉身
原本是承载基因的容器,或
解构主义者所谓的臭皮囊
一个形销骨蚀的结局
又何尝不是另一次旅程的启碇
当我们被稀释为
水中的微生物
我们终于在空无中找到了本真
新的机遇
也是新的轮回
麻麻的,有点痛
一种初醒时的怔忡
我们,安安静静的溶解
全生命的投资
参与一个新秩序的建构
一个季节之外的太和
我们开始
以另一种形式优游于
激湍与凶恶的漩涡中
十月的黄昏
隔年的雪比秋水温柔
河滩上的沙石比落叶温柔
我们载浮
  载沉
最后在沙丘上相拥而眠
淡淡的夕阳
微温的梦
我们等待蜕变成为蜉蝣
犹之一群白鸽
劈哩啪啦从魔术师的衣袖中飞出
单细胞
富于蛋白质
此外就别无含意了
一种令人惊悚的
而又那么自然的
不存在
神在远方监视,看着我们
把腐败的肉身
一丝丝分配给每一个子女
吸吮血水就够了
泪则留给我们自己
我们需要一些盐,一些铁
一堆熊熊的火
我们抵达,然后停顿
然后被时间释放

第二章《鲑,垂死的逼视》
第三节节选
当河谷上空一只鹰鹫
俯冲而下
叼去了
河面上一层薄薄的月光
时间噤声
故事正要开始
我们一旦游进内陆
亚当河变成了滔滔的瘖哑
两岸草色凄迷
雾,比想象中更难掌控
早晨很淡
一到下午便脸色多变,口齿不清
一路也不见激湍飞沫
体温渐失的河水
漂来几片落叶
秋,载浮载沉
水的语言
在危机四伏的浅滩上吞吞吐吐
落叶无言秋堕泪
这种古典式的残酷完全没有必要
路,向天边延伸
险峻与平坦都只是过程
纵浪大化中
喜和忧没有必要
硬说大化中那一粒泡沫是我
更无必要
胆怯没有必要
冷眼横眉没有必要
极终关怀没有必要
为某种哲学而活,或死

没有必要
神在我们的呼吸中
也在
一只吸饱了血的虱子的
呼吸中
敬畏没有必要
过量的信仰有如一身赘肉
虔诚没有必要
在构筑生命花园之前
我们内部
早就铺满了各类毒草
而神
甚么话也没说
我们唯一的敌人是时间
还来不及做完一场梦
生命的周期又到了
一缕青烟
升起于虚空之中
又无声无息地
消散于更大的寂灭
否定病 没有必要
阻止褪色与老化没有必要
执着,据说毒性很大
当然没有必要
扬弃 没有必要
被扬弃当然也没有必要
豁达 没有必要
超越 没有必要
魔 黑脸白脸黑脸白脸没有必要
佛 拈花一笑也无必要
短短一生
消耗在搜寻一把钥匙上
根本就没有必要
门 就让他开着
云 就让他飘着
 
第三章

瓶中书札之三:致时间

时间是概念,也是实体,好像它不存在,却又时时在吸我们的血,扯我们的发,拔我们的牙。时间其实是与生命同起同灭,孔子说:「逝者如斯,不舍昼夜」,陈子昂叹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既是对时间的知解,也是对生命的感悟,而里尔克则认为他的诗(时间之书)乃是诗人与神的对话,但又何尝不是与时间的对话。我的认知是:时间,生命,神,是三位一体,诗人的终极信念,即在扮演这三者交通的使者。
 
1
.....滴答
午夜水龙头的漏滴
从不可知的高度
掉进一口比死亡更深的黑井
有人捞起一滴:说这就是永恒
2
另外一人则惊呼:
灰尘。逝者如斯
玻璃碎裂的声音如铜山之崩
有的奔向大海
有的潜入泡沫

都是过客留下的脚印
千年的空白
一页虫啮斑斑的枯叶
时间啊,请张开手掌
让太阳穿越指缝而进入

你那无人抵达的暗室
壁钟自鸣,寂寞的鱼子酱
在拥挤的玻璃瓶里
憧憬着
日出后的授精

去年从八十层石楼听到的鸽哨
跌落在
今日午餐的瓷盘里的
只是一根
丧失飞行意愿的羽毛
没有水
舌的红也开始发白
一只眼收进

譬如我的房屋,在寂静中日趋消瘦
对于风雨一向没有甚么意见
旧家具木头中的孤独
足以使一窝蟋蟀
产下更多的孤独

朝如青丝暮成雪,发啊!
我被强迫向一面镜子走近
试图抺平时间的满脸皱纹
而我镜子外面的狼
正想偷袭我镜子里面的狈

其实死亡既非推理的过程
也不是一种纯粹
绕到镜子背后才发现我已不在
手表停在世界大战的前一刻
把时间暂时留在

尚未流出的泪里。我们
只要听到门的咿呀声便委顿在地
不知来者是谁,只知门缝出去的是
比风阴险
比刀子的城府深
10
比殓衣要单薄得多的
某种金属的轻吼
秉烛夜游正由于对黑暗的不信任
举起灯笼
就是看不见自己
11
弃我去者不仅是昨日还有昨日的骸骨
伫立江边眼看游鱼一片片衔走了自己的倒影
不禁与落日同放悲声
滔滔江水弃我而去,还有昨日
以及昨日胸中堤坝的突然崩溃
12
还有墓碑
以及墓碑上空仓皇掠过的秋雁
白桦在死者的呼吸中颤抖
这里,鸦雀肆意喧闹而叶落无声
时间在泥土中酣睡

13
时间在城市里显得疲惫而任性
简单的生活,深不可测的机器
投币不一定保证自动贩卖机开口说话
便秘,然后是久久的等待
然后哗啦......掉下一个醉汉

14
一进入地铁便再也轻松不起来
他们搓着手,专注地等候
从口哨中彷佛听到大江的浪涛翻滚
一列快车从百年前的小镇飞驰而来
正好停在叔本华的后门

15
你好
好久不见,你的思想又瘦了些!
超级市场门口哲人的寒暄火花四射
菜篮里的鱼虾瞪着迷惑的目光
角落的那把雨伞原是三月的过客
泪水流向寂寞的街衢

16
我在城市里,镜子里
一具玻璃的身体里看到自己
头脑与性器同样软弱如刚孵出的虫子
一根长长的绳子牵着一匹兽
而被我拴住的日子却很短

17
不久我便和风筝同时来到秋天的草原
风筝上去了,时间把我扣留在地面
蚱蜢的岁月,不安的跃动
蒲公英的梦持续飞行
及至九月,我思想的矿脉终告耗尽

18
几经努力我仍无法飞起,这才发现
鞋子距离地球太近,距离灰尘
太近。有时我也想成为
一株枫树上最高的那片叶子
红得早,伤痛也早

19
在雪夜,我以白色的喧嚣镇压自己的冲动
一匹发情的豹子在体内窥伺
谁的手也抓不住牠
啊呀,我的豹子冲出来了
满床精虫蠕动
20
摇篮中我儿子被一头白发追赶得不断换尿布
祖母的微笑带有浓浓的樟脑味
箱子里旧衣服的每个钮扣都很完整
唯有时间受创最深
墙上的日历被翻得不断冷笑

21
钢索是一条永远走不到尽头的
惊悚之路。飞出去,两肋生风
我们在下面以掌声把他送到彼端
他突然坠落,一把抓起地面自己的影子
扔上去,他接住,立刻穿上且装作仍然活着的样子

22
死前大家都要忏悔一阵子
前不见秋天后不见落叶,孤寂和
谎言,玫瑰枯萎后留下的香气或许是另一种永恒
若未穿过铁衣
僧衣只不过是风中一块孤寒的布

23
无意中我又跨进了梦的堂屋
拨开蛛网和瓦砾
发现野荨麻中一堆青铜的钉子
楠木的大门久己无人进出
幽深的房间里我找到了那只抽屉

24
里面有一把形而上的钥匙
开启了我形而下的记忆
旧照片,过期护照(一种距离的辩证法)
指甲刀,咳嗽药水,镍币,刮胡刀,蟑螂屎
保险套(保险使你的灵魂更加完善)

25
这些都是时间之痂
岁月脱落的毛发
有人溺水而死,与时间一并下沉
又提着自己的头发浮了上来
一碗汤,上面漂着一片凄黄的菜叶
26
我恍然大悟
我欲抵达的,因时间之趑趄而
不能及时抵达
有时因远离自己
根本不欲抵达

27
有时因为风,风是我们唯一的家
梦从来不是,梦是堕落的起点
狗仔追逐自己的尾巴,我们追逐自己的影子
时间在默默中
俯视世界缓缓地坠落

28
大凶之年
所有萝卜都被吃光而大地不再怀孕
大家都知道,苦瓜的腹中
藏有一窝非理性的核
苦瓜凉拌革命,农民望着这个菜单吓呆了

29
吃萝卜
打了一个青色的嗝
吃苦瓜
打了一个空空的嗝
吃语录打了一个很馊很馊的嗝

30
这是历史,无从选择的沉重
时间,蛀虫般穿行其间
门,全都腐烂
脸,全都裱好悬挂中堂
恶化的肿瘤在骨髓中继续扩散

31
于是,我从一个裂镜中醒来
俯耳地面,听到
黎明前太阳破土而出的轰鸣
在母亲体内我即开始聆听
时间爬过青发时金属摩擦的声音

32
我学习聆听
开花的声音,树的乳汁流进石榴嘴里的声音
雨天竹子说着绿色的梦话
兵器互击之后钉子叩问棺木的声音
鸽子敛翅,黯然跌进油锅的声音,
以及

33
第一场风雪轰轰穿越历史的声音
接着就是茫茫的
一匹白
用那么多字记述一块冰融化的过程
你可曾听到历史家掷笔的声音

34
最后终于听到蚂蚁挖掘隧道穿过地球的声音
我想,那边可能
有更多瘦弱的好人和残羹剩饭
地球这边搁着一张梯子让人看得更远
但不久便被人抽走

35
虱子们也正在寻找
一个细皮嫩肉的新娘
喝惯了血当然嫌露水太淡
既非蝉,他们不唱秋天的挽歌
也不是萤,他们的行业最忌在屁股上挂一盏灯笼

36
或许绿于某种意识形态
游走于墙上的苍苔习惯往空洞的高处爬
你是否听到,轻俏的脚步声宛如
从时间的嘴里哼出的
一首失声天涯的歌

37
一朵直奔天涯的金色葵花
骑着从太阳那里借来的一匹马
牠回头问我:你的家在哪里?
我默默地指向
从风景明信片中飘出的那朵云

38
优闲,比孤独更具侵蚀性
饮茶之
后,洗手
之后,便坐下来听远方的钟声
河对岸好像有人哭泣
39
我从来不奢望自己的影子重于烟
可是有时只有在烟中才能看到赤裸的自己
神的话语如风中的火焰,一闪
而灭,生命与之俱寂
我终于感觉到身为一粒寒灰的尊严

40
存活
以蟪蛄的方式最为完整,痛快,有效率
微笑或悲叹,一次便是一生
时间形同坎烟
飞过篱笆便是夕阳中的浮尘

41
一脸俨然
时间是仅次于上帝的恩竉
对如此的神论我点头不迭
而且把自己倒挂起来,轻轻一抖
刚发芽的梦便如铜钱般滚落一地

42
一个茧是一篇序?或是结论?
庄姓书生笑而不答
适时隔墙飞来一只蛱蝶
啊哈!
骷髅中又开出了一朵妖艳的鲜花

43
有人在信封中塞进一片凋残的花瓣
说是为了
增添一些语言以外的东西
已然失落但并不想找回的东西
掉在地上击出火花的东西

44
俯下身子寻找
他在暗香浮动中看到一滴血
血迹中一个啜泣的幽魂
这时月色暧昧
星群全盲

45
钥匙试过所有的豪门巨宅
就是找不到一个合身的锁孔
拔出来自然容易
而再要插回去──
锁孔己然锈死,而且
46
里面早已无人,不住于相(金刚经)
有没有锁孔并不重要,我们
何需找回甚么因为并没有甚么失落
除了风中的明天
除了从墙上相框里走失的里年

47
其实我是一个宽容的锁孔
甘愿对任何钥匙开放
请轻轻插入,徐徐推进
不要怕触及那淫晦的内心
我的贞洁也在里面,藏得更深

48

百代过客。有没有住店的?
一个脚印消灭了另一个脚印
而躲在我们体内的蛀虫
开始向灵魂一节节地钻进
伺机蠢动

49
李白三千丈的白发
已渐渐还原为等长的情愁
时钟走了很远
到达永恒的距离
却未见缩短

50

好累啊
秒针追逐分针
分针追逐时间
时间追逐一个巨大的寂灭
半夜,一只老鼠踢翻了堂屋的油灯

51
我一气之下把时钟拆成一堆零件
血肉模糊,一股时间的腥味
嘘!你可曾听到
皮肤底下仍响着
零星的滴答

52
于是我再狠狠踩上几脚
不动了,好像真的死了
一只苍鹰在上空盘旋
而时间俯身向我
且躲进我的骨头里继续滴答,滴答……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