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台小记》(组诗)

作者:方海云 | 来源:中诗网 | 2017-12-31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台湾”采风作品。作者方海云,女,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诗刊》《奔流》《诗歌报月刊》《诗潮》《诗选刊》《河南作家》等。著有诗集《原上草》《夫妻树》;有诗作收入《中国当代汉诗年鉴》《中国:震撼5月》等选本。现供职于医院。

西子湾1.jpg

 

《在路上》
——兼致诗人余光中先生
 
在路上,遇见落叶萧萧
流星划过天空。我忽然行囊空空
内心塞满了枯黄与冰雪
 
在路上,又见纯露*
这小小、纯粹和沧桑的
一点一滴的爱
一点一滴的厮守
一点一滴的乡愁
 
我想它就是长江水,你诗里心里的
长江水。而你心心念念的黄河
此刻正泛着土黄色浑厚的波
汹涌或者无言,从我身边流过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
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
 
这个日子,我看见的一切
都写满了无边的乡愁
 
2017.12.14
河南至北京列车上
 
【注】纯露,一种天然矿泉水,产地为贵州贵定县冷水河,在贵州至北京列车上有售。
 
 
 
《T2航站楼》
 
我手里拿着三个证:
护照、港澳证、台湾证
包里还有被一再叮嘱的
数张彩页:
台方邀请函、入台许可证……
在标注“国际、港澳台”的
T2航站楼海关处
怀揣一大堆证件的我
却更加迷茫和无助
 
此刻,左手港澳右手台湾
放入包里的是护照:
“去港台就用通行证”
在海关,我坚定地认为
工作人员的提醒多么重要
我们的坚持,多么重要
 
也想起自己,刚刚经历的行程:
数小时之内,从河南河北再到
首都北京,凭一张公民身份证
一路畅通。如果我不坐火车
而是像古人进京赶考那般
走走停停,那就什么证也不需要
不需要了,路上还会:
遇见“红颜”或“蓝颜”、鲤鱼精和
狐仙……数不尽的美丽邂逅
可现在我必须回到眼前
在此时此刻的海关,无限惆怅地
挑选一个个证件 
 
2017.12.16
北京至香港飞机上
 
 
 
《香港,此刻》
 
仅仅数秒,夕阳便由
小而深的凹,变成金黄的浑圆
一点一点儿,往西山赶路
片刻,竟在对面的雾霭里
露出扁扁的脸,或者
干脆什么也不露,把自己
完完全全沉醉其中
然后是大朵大朵的深蓝色云霓
捉迷藏般,时隐时现
 
17:40,我的家乡中原应已
进入黑夜了吧
料峭寒风里有万家灯火和
温暖的守望。此刻在香港
暮色也渐渐合围
不远处的大屿山清晰可见
仿佛等着我
一遍遍丈量和它的距离
 
2017.12.16于香港候机大厅
 
 
 
《初见》
 
你好桃园,你好中华*
你好……一切
 
恍如梦中。我见到了
我们前世的名字、前世的
……旗帜。但眼前的一群人
还是前世的吗?
 
不远处的广告上写着“中华路”
载我们的大巴车身印有醒目的
“盛世中华”。马兄的行李被人误提
一身轻松的他正垂头丧气
导游小吴忙碌中和大家拉家常
——多么平和自然,没有眼泪
预设中的场景也没有出现
 
所谓家的感觉也就这样吧:
当你置身其中,没有异样
文字、说话、神态……共同的
姓氏、风俗、记忆,甚至
思维方式……当你一觉醒来
依稀还在家中
 
2017.12.17早上于桃园
 
[注]:在台期间,全程陪伴我们的导游是小吴,属外省第二代,老家海宁;载我们的游览车属“盛世中华”公司。
 
 
 
《阿里山神木遗迹》
 
一棵枯死已久的巨大桧树,倒伏于
阿里山森林小火车轨道旁
一个说明牌,就是墓志铭
 
三千多年风雨、三次神秘的
雷击,这棵被公认的英雄神树
终于成为了它自己
 
一群熙来攘往的人,拍照、合影
也试图从它身上,找出点意义
 
只是那些人最终也被小火车
吱吱扭扭载走了,头也不回
 
留下神树和越来越辽阔的森林
留下铁轨旁开各色花朵的小草们
无边无际的歌唱
 
2017.12.18于阿里山
 
 
 
《路过爱河》
 
傍晚的爱河,以令人意外的方式
接待了我
 
它不言不语,像我
不冷不热,像我
不悲不喜,像我
……
 
而沉默的我,面对爱河时
只是轻轻地瞟了一眼,就一眼
便把目光移到了别处
 
2017.12.19于高雄
 
 
 
《雾里的高雄港》
 
在西子湾畔的打狗领事馆
看近处宁静的中山大学
熟悉的校名和文字,让我
忍不住想起广州、想起南京
以及比南京更远的忧伤
 
而薄雾笼罩下的高雄港
正涌动着蓝色的波浪、蓝色的
乡愁……这祖国大地的
寸寸肌肤滴滴血泪
每朵浪花每棵水草每声呼唤里
曾经烙下怎样的印记?
 
雾里的高雄港,我看不懂你
可是天知道、大海知道
 
2017.12.19于高雄
 
 
 
《猫鼻头高处西望》
 
正前方是南中国海
左手巴士海峡方向,右手边
便是台湾海峡了,再过去:
大陆在望、家乡在望
 
猫鼻头公园高处的海风
把我吹来吹去、吹来吹去
我必须非常努力,才能让自己
安定下来。而远方、大海和
它滩涂的珊瑚裙
又试图把我的目光扯住
 
风啊,把我吹回家乡吧
 
2017.12.20于垦丁
 
 
 
《三仙台:我欲乘风归去》
 
踩着三仙的脚印,我来了
午后的太平洋波涛汹涌
海风浩浩荡荡
一颗不安分的心,也浩浩荡荡
八拱跨海桥、320米的步道
几乎要耗尽我的一生
 
此刻,三仙龛和飞龙涧已
近在咫尺。只待我像仙人那样
略使功力,便可跨越仙剑峡
轻取水晶井、合欢洞、甘露泉
……最后,是稳坐钓鱼台
 
可我最终没有找到仙人
被吹冻麻木了的头脑
也早把成仙的愿望,束之高阁
留李犁马夫两位诗兄继续吧
海风浩荡依旧,而我已回头
 
从此岸到彼岸有多远?
从人到仙有多远?
三仙台,能否告诉我答案
 
2017.12.20台东县三仙台
 
 
 
《在一座建筑前》
 
台北。早晨。随阳光一起
越过博爱路
 
有越来越多的岗哨
越来越多
佩戴“宪兵”标识的人
唉,这两字总会让我想起
一些难过的往事
 
在一座红白建筑前
我特地看了一下微信位置
百度显示:台湾省总督府
 
哦,就算是吧
 
20·17.12.22上午8:30
 
 
 
《异乡人的乡愁》
     ——写在士林官邸
 
我们在树海和花香中穿梭
在现实与历史中穿梭
 
这高手如林的地方
亭台楼阁仍在,槟榔、万年青
众多叫不出名字的花木仍在
蒋宋夫人的防弹车仍在
玫瑰更红,梅花*更香……
 
只有那对回不到故乡的异乡人
已不知在何处弹奏乡愁
 
2017.12.22于台北士林官邸
 

【注】玫瑰和梅花,据说分别是蒋介石、宋美龄的生前最爱。 

 

万里行1.jpg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