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烛:《临高角,海南岛的犄角》(组诗)

作者:洪烛 | 来源:中诗网 | 2018-02-01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临高诗选。洪烛:原名王军,现任中国文联出版社编辑室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散文集、评论集、历史文化专著等数十部。其中《中国美味礼赞》《千年一梦紫禁城》《北京AtoZ》等在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分别有日文版、韩文版、英文版及繁体中文版出版。

d0b9977cfd4e27cd23681d352b33a407.jpg

 【海南岛临高角的灯塔】

 
一座岛,可以比整座大海还重
仅仅因为:潮水无法覆盖岛的全部
 
一块礁石,可以比整座岛还重
仅仅因为:是这块石头
而不是一座岛,压在我的胸口
 
栖息的海鸥,可以比整块礁石还重
仅仅因为:我不知道它为何停留?
 
然而当它展翅欲飞,风帆般扬起的翅膀
似乎比它全身还重:那就是梦
比生活还重,重要得多
 
一阵风,可以比海鸥的翅膀还重
仅仅因为:它具有和命运相匹配的权力
使梦变成真的,或使真的变成梦
 
当灯塔亮起来的瞬间,一束灯光
可以比整个黑夜还重:不仅照亮万物
似乎还创造出许多
我没见过的事物
 
【临高角】
 
我看不清这是羊的角
还是牛的角
他们说这就是所谓的海角
大海头上长角
 
我见过牛角制作的号角
还没见过海角制作的号角
涨潮的时候,分明听见
大海吹响的冲锋号
 
跨越琼州海峡,在临高角登陆
我只看了一眼
就记住这座岛:它叫海南岛
长着弧度优美的犄角
 
它的头冲着我来的方向
望穿千年的海水
母亲是一片大陆
它是孤岛,却不是孤儿
 
【临高县波莲镇苏来村的苏来小学】
 
谁也记不得这座村庄原先的名字
自从苏东坡来过,就改名为苏来村
谁也记不得这座村庄有过多少位村长
自从苏东坡来过,客人就变成主人
他从澄迈老城登岸,先到琼州府(海口)报到
然后经过临高,抵达被贬地昌化军(儋州)
中途夜宿波莲镇,饮水和喂马
使那口无名的井也有名了
使这座原本有名字的村庄改换了名称
苏来村,苏东坡还会再来吗?
九百多年了,你一直在原地苦苦地等
 
今天来的是我啊,我不是苏东坡
只是一个追随苏东坡而来的诗人
虽然迟到九百年,却带着和他一样的疑问:
天涯的外面是否还有天涯?
海角的后面是否还有海角?
为了寻找天外天,我路过苏来村
却发现梦里面还有梦
 
在悬挂着苏东坡《端砚铭》诗句的村文化室旁
一所叫做“苏来小学”的小学堂正在上课
只有十个学生。恐怕是全世界最小的小学
村民们坚持将学校办下去
由五名教师负责孩子们的所有课程
我悄悄地找了个空座位坐下
今天在苏来村,我要成为
苏东坡的第十一位得意门生
 
【临高,苏东坡登高望中原的地方】
 
四州环一岛,百洞蟠其中。我行西北隅,如度月半弓。
登高望中原,但见积水空。此生当安归,四顾真途穷。
        ——苏东坡《行琼儋间》
 
他换上了木屐,还是不够高
骑上了马背,还是不够高
登上了山顶,高度倒是有了
可还是看不见中原
一半海水一半天空,剩下的
就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自己
别说这只是一座荒岛
即使站得更高,登到月亮上面
也看不见
中原,已属于前世
另一个人,另一个世界
失望的瞬间,站在哪里
哪里就是悬崖,脚下浊浪滔天
这是临高吗?分明是临渊
亏了他是诗人,把风险看成风景
把失意当成失恋
摇一摇头,就从上辈子活到下辈子
把沧海看成桑田
也正因为他是诗人
可以忘我,却还是忘不掉中原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