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东马:《在釜溪河边,守住一粒盐的白》

作者:尔东马 | 来源:中诗网 | 2018-04-10 | 阅读: 次    

  导读:作者简介:陈学华,机关公务员,四川省省作家协会会员,自贡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诗歌见于《星星》《四川文学》《诗潮》等刊物。

夜色肤浅,今夜的釜溪河
不适合怀想
反复听说那船帆猎猎的繁华
听说,河两岸天车林立
目光笃定的牛拉动时间
一些深井捧出南国的圣火,捧出积蕴的热情
捧出晶莹剔透的心

天车早就退到时间的背面
深情的盐工号子
在发黄的书页里,隐隐回响
有人说,每一粒盐
就是一个开疆拓土的战士
古老的土地,不断长出坚硬的骨骼
长出自由的羽翼,长出飞翔和梦想
我目睹了一座城市的成长,缓缓的音乐
牵出旋转的舞步,植物园干净整洁的道路
游人悠闲游走,路旁鲜花安静地开放

我知道,月亮每天都会残缺一次
我习惯用尚未圆满的月,切开时光
切开,一条河的过往
河水日益宁静,王爷庙还镇守在水边
偶尔,还会有茶客谈起大公井
谈起盐马帮,谈起自贡人骨头的硬
谈起古老盐都的辉煌和沧桑

我突发奇想,那么多的盐借船出川
会有多少,能在日益腐朽的肉身里
守住最初的白,守住一域土地的光芒
夜晚,已经如此喧嚣
一些人,还没有收住白天的奔跑
我必须虔诚伫立,反刍那些艰难的抵达
反刍那一场又一场熬煮,剔除虚浮
析出白和阳光
就像一个伤痕累累的浪子,在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
折身回到唐朝,回到一个举头望月的姿势
低头,让泪水,尽情打湿双眼

水涯居

帆船,从艾叶滩来
在这里轻轻折身
望一望,关外的码头
和岸边挥手的人群
垂柳,刚好扶住河风
清清的井河之水,一路远送

过了李家湾,就是沱江了
从此,风浪丛生,天涯可近可远
远远近近的天涯啊,是多少盐
与柴米油的约定,和悲欢离合的人间

而今,码头早就放下波涛
放下爱恨,退回一座城市的内心
只留下,水崖居三个字
口耳相传,久久地等

尖山的桃花又开了

听说,尖山的桃花又开了
绯红如热烈的唇
粉嫩似少女,转瞬即逝的羞涩
据说还有,冷眼看世俗的品种
捧出白雪一样圣洁的火焰
点燃一棵树,一座山
一些遐想,和一段宁静的时光

有人说,每一枚满腹甜蜜的桃
就注定是一朵花的劫难
我决心再次错过花期
再次避开这流行复活的季节
避开一些花朵的凋零
尽管我知道,可以永不凋落的
只有那一枝,年华已远
她的芳香还在,花下的话语仍然温婉
没有蜜蜂对她说出过爱情
却幸运地躲过了结局

时间并不能消磨一切
只要有风吹来,就会有淡淡的芳香
作者简介:
  陈学华,机关公务员,四川省省作家协会会员,自贡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诗歌见于《星星》《四川文学》《诗潮》等刊物。


关于“在互网络大背景下,诗人如何传递正能量”主题发言:

借文字,散发体内的光芒

尔东马

  从源头来讲,诗歌创作本质不过是"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而已。当下,城市化进程加快,社会转型走深,社会生活矛盾凸显,精神焦虑成为值得关注的一种社会心态。而一个诗歌写作者,站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中,正好可以借文字深情拥抱正在经历的火热生活和自己脚下的土地,以敏锐的眼光切入一切事物和社会生活,然后诗意地展现自己对世界、对人生、对生活的立场,依托丰沛的情感宣泄和饱满的思想流淌,散发写作者身体里的光芒。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