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洁:湖上升明月诗歌小辑

作者:舒洁 | 来源:中诗网 | 2018-08-05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蚌埠舒洁诗选。


《马国湘的事业》
 
在岁初的蚌埠
马国湘的事业感动了我,是雪后
在蚌埠,在马国湘收藏的
旧时建筑中,我
感觉庞大的气息存在于时间中
时间中的人,比如马国湘
他的格局令我感动
 
如今的蚌埠,我初次到来的蚌埠
气韵回旋
一汪圣泉纯净,滴露晶莹
在来源于智慧的感动中
我郑重承诺
 
我会写出颂诗
因为马国湘的事业,是珍贵的传承
根系
就在古建筑的结构与纹理中
一杯醇酒沉淀月色
蚌埠,我会再来
为你吟咏
 
2018年1月31日夜,于蚌埠
 
《雕塑:舞蹈的诗歌》
 ——致欧洲雕塑大师安娜·高美
 
你的风衣在风中飘动
你专注于洁白的大理石,你与
脱离山里的石头说话
就如面对孩子
你的目光里有山的黎明,也有倒影
在你的刻刀下河流奔腾
岸边宁静
 
安娜
你不仅仅是欧洲的女儿、你也是
这个世界的女儿
你将献给人间未来的语言
藏于石头的纹理,是舞蹈
吹动你风衣的气息
那自然的圣乐
透着蔚蓝
 
我与你在中国的蚌埠相遇
在龙子湖畔
你的笑容那么干净,你的风衣
跟随你来到东方
你跟随知觉来到东方
我们举杯相庆
 
是世界的夜晚
在星空中的我们没有忘记光
那是神的恩典
照耀我们!在蚌埠龙子湖畔
我们举杯
相约明天
 
    2018年2月2日夜,于合肥八一宾馆
 
 
《怀旧中的雪》
 
我真想描述这座城市
用我的想象与热爱,可是
我的想象无法超越时间中的消失
请不要责备我!从前
我闭上眼睛都能分辨
来自不同方向的声音,那是气息啊,
我就不说地名了
我说痛惜
 
关于精美
或历史,或智慧,在蚌埠龙子湖畔
一块匾额,它的纹理与文字
就能让我回到往昔
那些人啊!那些年代
都去了哪里?
 
我真想说留下
可是,怎么会都一样呢?
高楼,车流,奔波的人,拥堵
我真想说我回去的自行车
清晨,清脆的铃声
向左或向右转的手势
修车的人,他周边油的气息
他盒子里的零钱
身旁的气筒
工具
 
不是一切
至少还留下了孤单的宫殿
在和平里,至少留下了祈愿的时间
 
 2018年2月5日夜,北京
 
《在蚌埠》
 
我曾说过感激北方
在南北气候分界线上的蚌埠
我看不见那条线
我不是途经那里,而是赴一个约定
入夜,淮河安宁
雪后,一些东西睡着,一些醒着
我感激北方
 
我感激北方
在我的降生地,故去的父母长眠那里
再也不会出声
在蚌埠龙子湖畔,那些古旧的民居
让我想到祖先
劳作之余,他们坐在天井品茶
那么安逸
 
在蚌埠
我与遥远的艺术之息相约
在来日
为蚌埠写一首颂诗
然后歇息
 
2018年2月6日夜,北京
 
《知·小善·大爱》
 
当乡音渐远,当乡音在故园的土地中
被侵蚀
我的父兄姐妹依然固守传统
哪怕贫穷,他们也不忘节日
 
当北方的冬天不见蚁族,只有麻雀
在树之间飞徊
这凛冽的冬,这真实的冷
这说不尽的回望与失去
让我相信在曾经的时光里
至今活着妈妈的指纹
 
当语言遭遇障碍
仿佛一切都不可知,当我独自选择
留下或离去
我突然看到一双清澈的眼睛
狗的眼睛
充满祈求
 
当发生粉碎,人类尝试复原
比如一面镜子
有谁想到流血的心隐隐作痛
哪怕是最亲的人
也需要释解
这个时候
语言是轻?还是重?
 
当我在蚌埠迎接一场大雪
直到合肥
我都在念着大爱!活着啊
已经无法回到原初
 
    2018年2月14日 于鸭绿江畔,丹东
 
《再望蚌埠》
 
我几乎遗忘了你的别名:珠城
我想着分界线,中国南北
一线气息相连的山河
像两只手,有时紧握,有时松开
有时示意光洁的珍珠
与芬芳的花朵
 
仅仅是示意
停滞,抑或远离,淮河润泽蚌埠的形态
都没有改变
岸边,水上,舟楫
蚌埠成长于时间之怀,而忘却
这不再起舞的灰烬
服从尘埃
 
禹会
一个慈悲的长者恋着这里
涂山有恩,高不过神明
一个古老的王朝
在此地诞生
 
2018年3月31日,于合肥
 
《九行书》
 
你是我朝拜的圣地,唯一的圣地
你存在,时间就存在
真实的生活就存在
 
你是我连绵不绝的气韵
永远生动的山河,你是我
投身一生旅途,没有尽头的秘密
 
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活着
我希望你告诉我,在某一年四月
因为我,你没有哭泣
 
   2018年4月3日 于蚌埠湖上生明月园区
 
《龙子湖畔》 
作词 舒 洁   
作曲 陈 明
 
三山怀抱的龙子湖
珍珠一样美丽的蚌埠
明月照千古,龙脉舞花束
古民居里梳妆的姑娘
湖上有日出
花间有朝露
 
不要问什么已走远
不要问大禹梦何处
天赐龙子湖,湖畔百鸟驻
 
错落精美的古民居
倚着波光粼粼的蓝湖
遥远有多远,湖畔撒珍珠
晚霞里荡漾着乌篷船
湖畔有岁月
酒中有祝福
 
不要问什么已走远
不要问湖畔古树木
爱美你就来,月里有倾
 
《龙园谣》
作词 舒 洁
作曲 陈 明
 
告诉你曹山,告诉你涂山
另一座山啊在龙子湖那边
告诉你大禹的故事与水有关
告诉你湖畔有一个家园
古屋四百年,古树三百年
古道上的很多人
如今都已经走远
 
告诉你千里万里值得奔赴
告诉你雕梁画柱榫卯相连
请到蚌埠龙子湖畔
一念花开
再念灿烂
 
告诉你湖上,告诉你月圆
另一种美啊在湖水中呈现
告诉你往日的爱恋给了时间
告诉你心中有一种怀念
古塔八百年,古船一千年
古书里的很多人
如今都已经走远
 
告诉你石佛安坐总是无言
告诉你情里梦里都有呼唤
请到蚌埠龙子湖畔
一念是北
再念是南
 
《湖上生明月》
作词 舒 洁
作曲 陈 明
 
一座红山铺翠绿
清风过,山水致意
丝丝鲜红血脉气息
遥问故人何时回头啊
千里万里,湖上生明月
龙子湖畔的少女天下最美丽
怀想无痕,随风而去
 
你看水间古民居
白墙黑瓦,水墨香飘四溢
月落湖里,泪落一滴
 
一片蓝湖映日月
未错过,美丽花期
丝丝涟漪江山记忆
倾听渔歌何日再聚啊
歌里酒里,湖上生明月
龙子湖畔的夜晚天下最神奇
星空无语,花开四季
 
你听塔影轻飘移
林涛唱晚,情侣深情相依
相望静处,绿草鸟啼
 
《侧身而过》
 
我在时光之隙,你也在
行走和停滞,你我都在那里
在时光的弥漫中有一种闭合
它无声,但威严,通常没有预兆
那叫死,就如大风抹去沙丘
斜坡上的花纹
 
这个四月
我在蚌埠,在龙子湖畔
风雨如期而至。就在那一天
北方都城落雪,蒙古落雪
我在雨幕中,桂花也在雨幕中
有一些亡灵也在雨幕中
 
我们都在时光之隙
谁也不愿逃离
 
    2018年4月7日
    于蚌埠湖上生明月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龙子湖之夜》
 
我看见一片水浮起来
一片水沉下去。我看见一片倒影
人间的生活在夜晚歇息
我看见一颗星出现在红山顶
古塔上亮着灯光
是的,不能不联想到眼睛
这是龙子湖的四月
在蚌埠,水没有歇息
水在注视
 
通过天空
水注视人类,水注视我
在湖岸。很多大树也在湖岸
古老的民居也在湖岸,那些
活着的化石
注视着人类
 
安静
像此刻的天空一样,我融入其中
幻听四月的歌声
 
   2018年4月8日夜,于蚌埠
   湖上生明月古民居博览园
 
《请来龙子湖》 
作词 舒 洁
作曲 陈 明
 
南北分界线
蚌埠是珍珠
千古月色古院落
淮河岸边龙子湖
花廊若仙境,湖水映白鹭
斜坡影摇曳,清风不独处
沏碗茶,茶中飘雨雾
今夜真好,有你有福
 
请来龙子湖
有你有我心相渡
有你真好,繁星无数
 
龙园在湖畔
美丽在蚌埠
日走月走星光走
人走园林相思树
一草知时节,滴水知千露
古塔垂倒影,鸥鸟恋归途
奏一曲,曲中长袖舞
这里真好,花团锦簇
 
请来龙子湖
有山有水古建筑
相约湖畔,有你有福
 
《蚌埠的夜》
 
我从一座山上下来
光送了我一程。到阴影处
风送了我一程。在静悄悄的低洼处
我停了片刻;然后
我看见蓝湖
 
我看见龙子湖那边城市的灯火
那是蚌埠。四月
我在湖畔安顿下来,倾听四野
我分辨蓝,鲜红与淡粉
我所面对的淮北
因河流命名
 
河流,湖,一个城市恩泽
在午夜显现
想到友情,这斧砍不断的脉动
怎样托起一种旅程
总是因为水
我们常怀感动
 
    2018年4月9日午夜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龙子湖畔》
 
很柔
我没有说水,也不说风
我说蚌埠四月夜晚的天色
这样的时间与生活
 
我说怀想与感觉
生活在时间里沉淀,草的气息浓郁
花开着,湖岸灯光明亮
 
就是这样
你可以来,你可以听湖水中的月亮
就如少女歌唱
 
    2018年4月11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龙子湖怀古》
 
这美丽的降生不可见证
你只能确认。在很远,或更远的往昔
柳丝绿了又绿
 
金戈铁马
一个王朝在湖边等待少年
他每长一岁,王朝距离他就近一岁
你不要怀疑传说中的悲欢
只要一瞬,你就能听见
帷幕那边的声音
 
在湖畔精美的老宅前
我识别古老的指纹,那么多木雕
在屋梁上,在匾额上,在立柱上
在床头床尾,在门窗上
工匠的指纹已经浸入纵深
就如进入复活的森林
 
一切有序
在龙子湖畔,我的四月精灵起舞
进入一座老宅
也就进入了
一个家族时间的深处
 
    2018年4月12日正午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心灵的领地》
——写在蚌埠龙子湖畔
 
曾经隐约的奔赴
藏身于时间河流的人,戏水者
他近旁的桂树花开如雪
当我动身离开北方
整个冬天无雪的都城
目送我经过齐鲁,到淮河之滨
目送我安坐于龙子湖畔
 
藏于时间河流的人
后来成为伟大的王者,他将
少年时代的龙子湖留在故地
在北方实践一个约定
后来,他的儿子在燕山之怀
建筑了辉煌的都城
 
我来了
我坐在湖畔,我面对北方
我能感觉到一个不朽的意象
将心愿托付给鸟翅
以此释放相思
后来,龙子湖畔出现红色山峰
斜坡上出现花海
我的诗歌里
出现诚挚的赞颂
不用我说
你们也知道那位王者的姓名
 
    2018年4月12日夜晚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胜境》
作词 舒 洁
 
南北分界线上有一个湖泊
明月当空照耀辉煌古国
如果你想寻找它的源头
请你走近湖畔古村落
一栋民居一种心情
一棵古树一个传说
 
岁月未老
龙子湖畔飞鸟起落
时光如水如火,如梦如梭
如河如泽
 
东西交汇点上有一个湖泊
美丽湖畔如今有你有我
如果你愿给心一片安宁
请你留在月下古村落
一个夜晚一生怀念
一次抉择一世无错
 
天地情远
龙子湖畔古塔安坐
这里如画如墨,如愿如托
如得如舍
 
《龙子湖辞》
 
此刻我能看到天际
是一面草坡,在绿树之顶
亘古的蓝与静,仿佛在等待鸟群
我尝试倾听了,龙子湖
往昔就是去了,像融化的大雪
某个消失的年代
 
关于你的手
在蚌埠的四月,我联想你曾紧握什么
你此刻的柔波,你精美的纹理
你将什么掩在雪后
我能看见的表象
是你的一部分
还有很多需要揭示
 
龙子湖
你璀璨的往昔,因为伟大的人
让我珍重荣誉
你看,我来了!我留下来了
回望红山,雪迹无存
那种洁白啊!龙子湖
如何幻化为桂花梨花
在你的远方,如何催生出
亲切的回忆
 
此刻
你岸边的树静止,时间没有静止
在词语背后,活着你的往事
 
    2018年4月13日黄昏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热爱》
 
稍远一点就是涂山
那种红,在静处,在大禹的水里
你说,四百年够不够久?
五百年的古建筑
八百年的石佛
一千年的想象
你说,智慧与仁慈够不够久?
 
我要对你说一个真实的蚌埠
是的,还是回到龙子湖
一种久远已经回到这里
曾经放牛的少年,他的后人
在疑问中独行西部
他失踪了!他的音讯
在古寺巨大的壁画中
这曾经的王者
如今跟随色彩回到生命地
 
被复活的
仅仅是被放逐的王者吗? 八百年
对失去故乡的魂灵
你说够不够久?
 
在蚌埠龙子湖畔
我想,在放下一切之后
他可以学习祖父
举鞭放牛
 
    2018年4月14日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寄天国书》(1)
 ——再念诗人骆一禾
 
此刻,我在淮河岸边
以自己的方式阅读水系
入夜,我知道一个孩子仍未回家
他被火焰和大海吸引
他通灵,他对少年的夜晚与星空说
我来了!有一些人刚刚离去
 
透过山脊
我注视天际线,那里由深蓝变为铅色
我想对你说:你看近旁的龙子湖
颜色已经接近天宇
湖边没有一个人
 
一禾
我整整寻找了你二十八年
走遍世界,感觉你无所不在
但我再也没有听到你的声音
 
二十 八年
将一块青石放入盐池也会变咸
在时间独特的花海中
我嗅到微苦
二十八年!我甚至不敢
途经北三环中路
我相信那里有你!因不得见
我就恐惧
 
我曾经对一个成长中的孩子说
如果你要认识智者
就读他的诗歌吧!你要记住
他是能在岩石上开凿诗歌之门的人
在更多的时候
他的神态就是上帝的圣童
 
    2018年4月14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寄天国书》(2)
——再念诗人骆一禾
 
他曾说
活着啊!你不可轻视最小的微尘
每一粒微尘都有明亮的眼睛
 
一禾
这是你说过的话
三十年前,我们共同面对
一个古老都城的黄昏
在东城,大街上奔涌着自行车流
成群的麻雀从一个屋脊
飞向另一个屋脊
它们叫声美丽
飞翔的姿态美丽
 
不错
穿越尘埃,我们就能回到那个时代
在那个时代,我们焚烧
源自净地的诗歌理想
就如守住一面圣旗
那个时代洁净,笑容真实
大地上长出的食物像真理一样可信
我对那个都城的追忆
最生动的细节是你
 
一禾,从北三环中路到百万庄
到甘家口,我回到东四
身后的光明中有你
风雪中有你
诗中有你
 
那时
我们心甘情愿做一个牧者
稿纸上有草原,有河流
羊群在诗歌的段落中吃草
天空里有牧歌与悠长的雁鸣
 
    2018年4月14日深夜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寄天国书》(3)
——再念诗人骆一禾
 
关于意义
是在时间中,我们寻找它的缝隙
那里有无数道迷人的门
高举着红色或白色花束的人
从那里进出,他们可能穿着黑衣
他们可能沉默
 
但流着泪水!或许,你们永远
也不会看到他们的神情
因为看到隐约的背影
我们没有丢失感动
 
一禾
在每一滴眼泪中
都有未曾粉碎的海洋
它汹涌,像马驹横穿沼泽
以庄严的死或生证明一种存在
像你的诗歌,被同一盏灯点燃
而你,却在揭示暗影深处
 
有很多次
我回到蒙古高原眺望你的大海
我的目光越过丘陵
无法越过神秘的雨雾
我的想象总会停在高山前
我相信那里曾是一个岛屿
消失了!大海,你去了别处
 
我面对世界的血
蒙古高原八月的红花
我面对肃穆
感觉在时间的缝隙
有一种永恒,光一样
静静逸入
 
    2018年4月15日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寄天国书》(4)
——再念诗人骆一禾
 
道路啊
我敬畏你的诱惑,直至我跟随光明 20
在飞行中感念人类的泪水
接受你永无尽头
 
这不是我给你的颂诗
应该是别辞,以我此生的全部感受 23
认同一个真理:死是再生  43
 
我知道
整整二十八年,我们依然一同行走
不是在全部的时间里
是所谓时刻,或者过程
我们相约在一部不朽的史诗中
到达边塞,我们饮酒
在那里想念远方的亲人
 
有时候,我们会问询一颗遥远的星
你看到边缘了吗?你在
我们只能仰望的所在
它闪烁,你隐去,你多么像
一滴泪水,饱含热爱
与高贵的悲痛
 
你看人间
最高的树木举着最高的叶子
不是为了触摸天空
是示意近旁的另一棵树
是语言,是一种孤独
召唤另一种孤独
 
    2018年4月15日零时后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龙子湖之约》
作词 舒洁
 
你走过一个水系
看见灿烂的光芒照耀大地
照耀龙子湖古民居
你走过古桥,看见飞鸟比翼
花开一季,花谢一季
只有这水上的舟楫
载着美丽欢歌笑语
 
来吧!不要犹豫
尘埃万里,山峰逶迤
请来龙子湖畔幸福相聚
 
你倾听时光潮汐
仰望皎洁的月光辉映天宇
辉映蚌埠龙园舞起
你凝视湖岸,感觉花香四溢
燕归一季,燕离一季
只有这精致的屋宇
举着夜色轻如蝉翼
 
来吧!不要犹豫
路无尽头,万念一绪
请来龙子湖畔留下记忆
 
《蚌埠:正午的脉动》
 
我在时间中狩猎,但我拒绝杀戮
我珍重温情
龙子湖岸边的水珍重波动
一只大鸟戏水,它低飞
喙部闪着光泽
 
它反复飞越我的梦境,就这样美丽
龙子湖岸边的古民居同样美丽
这是怎样的聚合?
人,龙园,建筑,典雅的石桥
一首诗歌出现在岸边
这庄严的归宿
让我感激遥远之途
 
    2018年4月19日午后
于蚌埠龙子湖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穿越时光的水镇》
 
如果水脉通了
龙子湖说,我就有了新路
湖边的树木说,从此我们不再迁徙
 
清晨,午后,傍晚
我徜徉其中,我行走在
无限迷人的思绪里,这即将
复活的水镇!不是我的思绪
是这些气息贯通的古建筑
是先人的智慧,这是一个通道
让我触到本来走远的语言
 
木窗,木门,木梁
曾经在那里生活的人们
已经归于静处;是家啊!他们
曾经的家,如今
在蚌埠龙子湖畔优美栖息
 
    2018年4月19日下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午后的龙子湖》
 
就是这样的底色与波涌波动
将一个瞬间还给暮春
龙子湖月光清澈
如女子的眸子
舒展像草地
 
谷雨之后
一只水鸟起落,它鸣叫着
在龙子湖水面鸣叫着
送走暮春
 
期待美丽
是午后,期待雨,大地的肌肤
闪着光泽
登高者并没有忽视低处
低处的水汇成溪流
淡香如缕
 
    2018年4月23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美丽》
 
我应该对你说过春天
但错过了龙子湖,我曾经的表达
在燕子一羽对光的折射中
变为青石,它的温度
就是世界的温度。后来
在蚌埠春天的黄昏
我在龙子湖水面试图找回
往日的燕影,我所看见的美丽
是那一时刻缄默的古民居
这让我想念一些长者
记忆的化石上
庄严的血色
 
    2018年4月24日正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向时间致敬》
 
我在龙子湖边陷入遥远的想象
这是我一个人的时间
仿佛真是这样,我依托古民居群落
那闪着光泽的智慧
实际上是一个通道,让我们
与那些远行者产生了联系
就在我的身后,他们的智慧
不是飞檐,是造型和结构
留在卯榫之间的呼吸
 
未来
这里将是蚌埠的魂
每一个细节都充满了尊重
若你在红山之侧眺望,你会看到
一个精美的圆,水脉,龙园
你一定会听见久远的语言
关于爱,生活,繁衍
还有同样典雅的心灵
向时间致敬
 
    2018年4月24日下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突然之间》
 
突然想念蒙古高原
应昌路,最后的元朝,草地上
顽皮的羔羊让我苦念童年
马鞍,银饰,嵌着绿松石的手柄
突然想念篝火与牧歌
飞在天宇的鹰,某种意念
随篝火中的灵异起舞
我逝去的先人们枕着梦与河流
突然想念那种空旷
岁末的荒芜,马的嘶鸣
证明醒着的草原刚刚进入午夜
七颗北斗照耀众星
银河浮动,那个叫自然的孩子
成长在贡格尔草原深处
突然想念亲爱的母亲
与高原上的黄土
 
    2018年4月25日零时后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飞》
 
那些飞在江海,飞在
岩缝和溶洞的,除了鱼和水
还有云影和蝙蝠;那些
飞在心灵深处,我们看不见的
除了痛楚孤独
还有感激幸福
 
那些飞在梦里,飞在
怀念和回首中的,除了青春
还有纯真与想象,羞涩与初恋
理想照耀的道路没有尽头
 
那些飞在隐秘中的,像熔岩
永远温暖着我们的心灵
也无法释解沉重与疑问
除了岁月,还有浓缩的
土地与天空
 
    2018年4月25日下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夜:八行》
 
天地之间没有最小的距离
没有最大的距离
没有最低,也没有最高
但有青草长在峰峦与峭壁
 
没有高贵俯视什么卑微
没有卑微
没有最弱的气息仰望天空
但有河流迎接鸟群
 
    2018年4月26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一切有序》
 
语言和酒中的时间
一定有唐朝和宋朝的韵味
比如夜色,比如表达
比如蚌埠龙子湖畔的相约
比如牧羊的元朝
服从伟大明朝的开起
 
比如今夜的古民居
在气与灯光相融的时刻
送星子入睡,我们,在酒与茶后
畅谈人世友情
目光相遇就是珍重
 
但是
我并未遗忘先祖,他们听着
在有序的格局中
为后人祝福
 
    2018年4月28日深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龙园梦》
作词 舒洁
 
你说这个世界不累
五千年美丽,雨落宫闱
燕子带走一个春天
燕子衔回一个春天
一首古词飞过古老的门楣
湖是苍天一滴泪,不散不悔
粉是紫薇,红是玫瑰
你是龙子湖梦一样的边陲
 
瓷易碎,酒易醉,不问是谁
梦里有你,无需点缀
风雨相随
 
你说这个世界不睡
望夜空璀璨,北斗低垂
河流带走一个夏天
河流迎回一个夏天
一曲天籁属于和平的人类
爱是心灵一轮回,一夕一岁
路是智慧,桥是路飞
你是龙子湖雪一样的静美
 
秋易悲,冬易退,不问是谁
情里有你,手心手背
风雨相随
 
    2018年5月5日上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龙子湖畔》
 
作词 舒洁
 
一缕阳光停在老宅窗下
古戏台上曾有金戈铁马
一栋老宅一个家
世间芳华记忆花
一个少年后来王者
美丽少女梦幻天涯
 
龙子湖畔,龙子湖畔啊
紫薇长廊如龙
蓝色水脉如画
 
一片涟漪仿佛呼唤妈妈
月照古树老宅粉墙黛瓦
一朵玫瑰一颗心
遥望天地留红霞
一座涂山治水大禹
淮河流过春秋冬夏
 
龙子湖畔,龙子湖畔啊
红山翠绿微动
星光辉映古塔
 
    2018年5月6日
于大雨中的合肥
 
《被切割的时间》
 
当斧凿在山的肌体上留下
回声和印痕
一个王朝凄然远去
火,火焰近旁的诀别与泪
被灰烬笼罩,那样的飞翔
承受巨大的压力,如浅水中的鱼
云阵下的飞鸟
苦闷的心
 
想到自由
年轻的爱情从不惧路途
这活着的夜,灯光,劳作的人们
我的感动在这样的时刻
将一首诗歌献给南北分界线
也就是献给命定中的蚌埠
传奇般的龙子湖
这珍贵的安抚
 
    2018年5月7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龙子湖畔》
作词 舒洁
 
大美古宅撑起一片天
漂泊乡愁回归龙子湖畔
一场蓝雨变幻花海
燕呢喃,红山侧,梦扬帆
借问长路何止五千年
乡音近,苍云远
飞檐是时间
 
涂山有大禹
治水劈山,怀念温暖
遥想昔日少年,湖畔火焰
 
悠悠岁月张开一支伞
故人魂魄行走时光沿岸
一场白雪遍地素洁
清风动,古塔边,思无限
沧海桑田就是一瞬间
玫瑰红,湖水蓝
色彩是时间
 
蚌埠有龙园
花开窗前,相思怀远
请来今日湖畔,枕月而眠
 
    2018年5月8日上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人在蚌埠》
 
我从未想过会在这里停留很久
在开窗就见大树的龙园
湖是约定,是一个人和一群人
故去的,诞生的,复活的
入夜,总会有一颗星子属于我
龙子湖就是星子
它嵌在淮河边
仿佛就在我的枕畔
 
说一万次拯救
莫如真实相拥,柔波的语言在水的谷底
向上托着什么?你可以忽视静默
可你无法躲避神祇
比如大地的肌肤,古宅的纹理
少女一样美丽的气息
 
我开始相信等待
隔着夜色,我在龙子湖畔
阅读另一种沧海
 
    2018年5月9日正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时间之眼》
 
在曾经的冥想中
一条运煤的铁路蜿蜒入春
矿井,天车,矸子山
夜晚星星点点的灯火
通常,雨从那个方向来
火车也从那个方向来
我至今记得机车鲜红的轮子
它急速的声音,负重的声音
我记得那个年代的母亲
在贫穷的家园里
她是我们的神
 
我在龙子湖畔向北回望
远空寂寥,我身旁的古建筑群
仿佛走了很远的路
它们静着,像奇异的花
开在湖畔,某种时光在涟漪之间
一些前人的记忆
在雕梁上依然保持体温
是时间之眼
让我相信遥远的追寻
就是献身
 
    2018年5月10日晚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南北分界线》
 
如果我告诉你,在大兴安岭以北
一座王城已被绿草淹没
你就不要对我说不朽
无需火种,六月的雪线也在燃烧
六月,逆河而上的鱼群回到湖里
贡格尔河,耗来河岸边
眺望远山的牧人拥有尊贵的血统
他崇敬鹰
在一句梵语的核心
聚合族群
 
如果我告诉你,我在南方龙子湖畔
可以感觉那种火焰
你就不要对我说历程
一种时刻是下一时刻的记忆
你永远不会看到风的墙壁
关于距离
我的理解是,如果我们能读懂水
就不会喟叹漫长
歌唱的少女是一个坐标
她知道何时落雨
 
    2018年5月10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赞美诗》
 
那种唱诵通过水的介质传来
有一丝哀伤
但举着自由的手臂。远山隐约
大鸟的翅羽一闪而逝
像预言点亮天空
 
圆形城堡,光芒,镀金的屋顶
一切都与人有关
他们随着神秘消失,成为
更深的神秘
 
歌唱者
他低回的声音恋着智慧
这疼痛的源!这不可复活的奇迹
渴望重回它的庙宇
 
在无边的宁静中
舞蹈的女子身着白裙,她是
那个年代被珍爱的百合
再过一万年,只要还有季节
你就抹不去她的遗迹
 
冥想
深邃的通道中柔光浮动
凡尘被光涤除,她在唱诵中舞蹈
孤独的豹子穿过雨季
 
这巨大的慈悲
远去的身影啊!被带走的语言
种族,王朝,所有的一切
都已经超越悲痛
唯有光明
在滴血的玫瑰上颤动
 
    2018年5月11日晨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龙行湖畔》
——为成龙大哥而作
 
5月13日,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中外嘉宾云集——“龙归故里,心耀东方”成龙古民居复建区奠基仪式在“成龙岛”成功剪彩。民建中央常委、全国政协委员、上海湘江实业公司董事长马国湘与成龙先后致辞。来自多个国家的嘉宾及著名导演徐克、李仁港、著名影星蒋雯丽到场祝贺。同日,成龙环保艺术展示馆举办。以此为标志,成龙向蚌埠捐献古这是一个必将产生深远影响的文化创举,其象征意义已经超越了捐献本身。本月起,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文化活动不断,一种与复活、乡愁、生态密切相关的文化脉络正在形成。
 
我无限感激仁慈的时间
感激一种相遇
在时间的峰峦上有一片绿水
与南北分界线
 
龙行湖畔
源于热爱与托付,承诺
就如世间最美的宝石
但比宝石珍贵,我在群体的劳作中
感觉诞生,被复活的智慧
飞檐与木雕
深藏在时间深处的微笑
 
当心怀超越肉身
思想的支点成为信念
龙与龙子湖,龙园与蚌埠
为热爱奠基的正午,阳光普照大地
我们在一片干净的土地上相聚
为时间最好的安排
敬畏乡愁
 
龙行湖畔
龙跃凤鸣,这一刻已经凝固
龙,在归途
 
    2018年5月14日夜,上海
 
《在蚌埠的日子》
 
我歌唱珍珠一样的心灵
而龙子湖,这天蓝色的玛瑙
毫无雕琢,像一件配饰
它在中国南方与北方之间
我在古民居之间,有时候
我独行湖畔,我看见别致的马头墙
在光泽中成为剪影
这让我想到岁月诉说
四季凝聚的遥远的乡愁
 
我的蚌埠就是这里
它是湖水,湖畔的大树
即将开花的紫薇长廊
我的蚌埠是一栋一栋
真实复活的古民居
被我歌唱的心灵
在时光之怀显得素雅静美
 
在蚌埠的日子里
我体味古老的乡愁与村落有关
是那些土地,稻谷与蔬菜
让先人们傍水而居,那是
缓慢成长的时间,而木制结构的民居
就是成长的见证
 
这将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我接近了美,我就会尊重美的内质
我的故事就是在蚌埠的日子
我知道什么会留下,什么留不下
我知道,因为一种感召
我会走入故事的纵深
就如一匹马选择了远途
 
    2018年5月16日零时,于上海
 
《再回龙园》
 
我承认
这里是一片净地,生长干净的水
散发着木香的建筑
古老的戏台与石桥
 
这里有庞大的气韵
你不必看月,它就在湖里
它升起,像恋家的亲人
它恋着龙子湖
要看,你就走入古民居中
那是一些人和家族的记录
已经无关荣辱
 
我承认
这样的汇聚始于迁徙,当然
决定于人的心灵
入夜,雨后,在龙子湖畔
我依稀听到遥远的语言
这声音接近,再接近
深怀感动
 
     2018年5月21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起跑线》
 
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来临,应邀为某报写作诗歌《起跑线》,以此献给所有面对起跑线的父母和考生!
 
起跑最快
未必跑得最远,你停下的地方
不是人生的终点
 
起跑最慢
未必没有灿烂的明天
不要流泪!不要在最美丽的华年
远离四季轮回的自然
 
请给孩子们一道风景
哪怕是一处没有花开的河岸
请让他们望一望远山
放松年轻的心情
请爱他们!请在每一个
最平凡的日子
让他们听到柔软的语言
 
没有输赢
起跑线就是一个开始
对暂时跑在前头的人
不要歆羨!世界就是一个圆
对跑在后面的人,你不要讥笑
你要召唤!他是你的同路者啊
发出祝愿,你也会感觉温暖
 
起跑线终会消失
然后是新的起跑线
世界是一个家庭
人生是完整的路程
爱!是最好的陪伴
 
总会有一天
你在灯光里怀念,起跑线
那个瞬间,曾经的伙伴啊
不知去了哪里?!曾经的快慢
已经成为一个概念
那时,你会面对什么呢?
可能是你的孩子吧
你会告诉他们:微笑吧
站在你的起跑线
对遥远的蓝天说出心愿
对身前身后的人
充满善意和祝福
相信明天
 
     2018年5月22日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相思草原》
作词 舒洁
 
阴山草坡上的羊群已经归家
牧羊的阿茹拉面对落霞
温暖的蒙古包是一个童话
祖辈相传挥鞭天下
满天繁星从不说话
满地银辉好走马
问一声遥远天涯啊
上马下马日月芳华
 
这是我的草原
我的家,我的春秋冬夏
 
蓝湖湿地上的天鹅从不喧哗
美丽的阿茹拉端起奶茶
神秘的相思里有一个英雄
她的巴特尔守边卡
情里飘雪遍地花
问一声洁白长路啊
梦里梦外相思飘洒
 
这是我的草原
我的家,我的天堂如画
 
 
《蚌埠:天地有恩》
——写在古民居博览园
 
一栋古老的民居就是一个家族
我能听到的气息
从木雕中传来
从石墩,梁柱,窗棂传来
此刻,麻雀在细雨中飞
树冠微动
 

目光,精美的劳作让古民居复活
依着龙子湖
这庞大的气象,远逝家族的汇聚
精神的羽翼如此丰满
像神鸟一样栖落
被绿水环绕
 
雨声很近
我能听懂的语言在雨的缝隙
古民居在时间的缝隙存活下来
这是一种恩情
归来龙子湖
是命定
 
    2018年5月25日雨中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与树为邻》
 
那些树已经成活
在人造的山坡上,在雨后
在天际下
 
我也在其中
至少其中的一棵像我的弟兄
更多的绿树如我的姐妹
但是,没有一棵像我的妻子
或女儿
 
但是没有关系
我尊重这种美丽与成长
它们站立,昂首挺胸
努力接近云和天宇
 
我此刻的描述属于龙园
蚌埠龙子湖就在我的一侧
我感觉是在家里
我的故地在遥远的北方
 
    2018年5月25日夜,独自散步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与树为邻》(2)
 
这些树和我一样
走过辽远的路,可我不懂树木相思
它们摇动,被我视为友善的致意
 
在蚌埠龙园
夜与昼,它们都在我的近旁
我在它们的臂弯
我在时间的沿岸
我在龙子湖畔
 
我在一种博大的乡愁里
感觉人的智慧之旅
源自爱和心灵
 
正如我徜徉古民居群
在仰望可发现奇迹的过程
我被震撼!被感动!被激励
在无限精美的结构前
独自感叹
 
    2018年5月25日雨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红色血脉》
作词 舒洁
 
那是秘密的红色言语
那是不可磨灭的记忆
那是白色恐怖中不屈的手臂
那是长征是雪山是草地
那是无比伟大的征程
两万五千里,那是大渡河
那是遵义,是陕北的红枣
陕北的小米
 
啊!那是血脉中的信仰
那是永远不倒的红旗
 
那是红色的革命之旅
那是不可忘却的洗礼
那是红色誓言中不灭的火炬
那是追寻是牺牲是胜利
那是永恒矗立的丰碑
江山永铭记,那是延河畔
是窑洞里,是北京的十月
北京的奇迹
 
啊!那是信仰中的血脉
那是永远不倒的红旗
 
——— 注:应约为新中国七十华诞而作
 
《蚌埠:乡愁的归宿》
 
一定存在相约
在透明的时间里,在龙子湖畔
在指纹之间
温暖的,温润的,温情的
被复活的家园和乡愁
存在于蚌埠以南
 
这持久的感动
黎明的古塔,夜里的树木
灵一样的屋宇
昨夜,静静的石板路铺着细雨
近旁的龙子湖闪着光泽
一语祈福从遥远的天际传来
 
融入飘浮的氤氲
就是这里了
面对龙园夜色,我想对时间说
就是这里了!曾经漂泊的乡愁
已经找到归宿
 
2018年5月27日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午夜之章》
 
宇宙恒定
在地球中国蚌埠,有这样一片
龙子湖
 
我曾将它形容为苍天一滴泪
它纯洁,它润泽
它在我的视线中就如珍珠
 
感恩世间时间
让我的阅读脱离纸与字
我的顿悟之辞,写在美丽的蚌埠
 
     2018年5月27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龙园记事:祁门老宅》
 
在湖一侧
在天一侧,在青石铺就的庭院
古木的花开着
天井,石头的纹理是另一种开放
在阳光下,或在雨中
 
我已经不能描述一个神奇的家族
因茶而美
我嗅着淡香,我在对称的结构里
仿佛听到人语
那繁衍生息的往日,爱与被爱
在建筑的宏伟之下
活着崇敬
 
不能不说离散
在这座无比精美的老宅里
那注视我的,除了时间
还有喟叹
 
后来
我们就看见这奇迹般的复活
祁门大宅,在胜境一样的龙子湖畔
完美呈现
 
    2018年5月29日傍晚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夏夜对语》
 
我会在某种旋律中告诉你
草原,在北方的高处
我在低处,比如我绝对低于一朵云
或雏鹰的羽翼
我曾顺着一条河走了很久
直到我进入你的梦
你会感觉永远年轻的诗歌
就是血脉,它高贵的基因
有时候拥着哀愁
 
现在
我走到另一条河边,是淮河
我在蚌埠
我会在某种旋律中告诉你
生命,在泥土厚重的世界里
将我们养育
我们的知性
来自它的恩赐
   
       2018年5月30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寄天国书(5)
——再念诗人骆一禾
 
你看啊
今日南方有雨,北方有雨
诗歌的天国中有雨
没有你,诗歌走过孤独的世间
一个凝望天宇的孩子
守着草地和羊群
我守着你灿烂的青年时代
在那个时代的大地云空
你的位置没有改变
 
如今
你在庞大的气韵里飞行
像一个天使
在你的祭日,一首萦绕不去的圣歌
在北方久久回旋
我在淮河以南
我在风剪云翼的上午
突然感到一种预示
 
诗歌,献身,墓志铭
死亡,真是永久的睡眠吗?
在所谓天地之间,究竟存在什么?
我们,所谓生者啊
究竟能看见什么?
 
我看见有人将刀锋刺入河水
但不忍伤害鱼类
有人牵着情人的手走过原野
有人在等待
还有一个人无法走出记忆的湿地
他在那里苦苦呼唤一个弟兄的名字
成为时间与怀念的见证
 
    2018年5月31日,骆一禾祭日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寄天国书(6)
——再念诗人骆一禾
 
我静下来
闭上双眼,我看见一些光
从利刃上飘落,我也看见血
在雨幕中飞翔
 
一禾
我能拥有的世界这么小
甚至小于一间古宅
我在其中,你也在
此刻天空轰鸣,众鸟惊飞
我静下来,你让我静下来
用心阅读这个年代
 
天若有情
一首诗歌就会生长在阳光下
它永远也不会死亡!它是
心智泉水浇灌的禾苗
就如你的名字
一禾,在你深爱的麦田
此刻一片金黄
 
我曾对亲人们说你
二十九年,时光不近不远
我们之间毫无阻隔,你就在那里
你在五月的最后一天
将纯真留给未来的孩子
天坛,正午,黑暗
这些意象不是你的伴随
剑斩流水,不会留下印痕
你就在那里!在修远的途中
永含笑容
 
    2018年5月31日,骆一禾祭日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龙园记事:古戏台》
 
一切都来了
在蚌埠龙子湖畔,一切
都留下了
 
万年台,祠堂台,浮雕
游梁、随枋、三架梁,魁星点斗
一切都复活了!在华丽的藻井下
阳光里的人与命运
不是那些戏文
 
八仙过海
天上的愿望是波涛间的行舟
悬在心头的一念。在大地上
砖木的结构中嵌入垂叹
每一道缝隙都如残缺
但紧握光阴
 
这里将是最好的归宿
在山海原野,漫长的道路
这时间的绳索,一头拽着往昔
一头拽着今日
古戏台,在龙园之怀
进入新的未来
 
    2018年6月3日晨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我们》
 
看着看着,就长大了
等着等着,就变老了
念着念着,就走远了
 
净水流,蝴蝶飞,鲜花开放
一炷沉香里安坐神灵
 
走着走着,就离散了
梦着梦着,就惊醒了
听着听着,就寂静了
 
这欢乐与悲苦的人间需要爱恋
需要一首温暖的诗歌
陪伴所有的夜晚
 
    2018年6月7日傍晚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向时间致敬》
 
被时间切割的记忆
被水滴击穿的岩石,被心灵
一再感知的仁慈
在一只鸟的翅膀上
闪耀奇异的光芒
 
被痛楚过滤的青春
单纯的目光与花朵,单纯的
有些羞涩的表白
血液之河,黎明与夜晚,星群
辉映下的海滨
风吹锚链
 
大概就是这样了!大概
在某种边缘
天鹅丧失了配偶
山脊上的雪正在融化
仰望流云的少年
听到母亲的呼唤
 
    2018年6月8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生如泪光里的怀念》
 
我是虔诚的
我曾面对利刃,在艰难的时代
飞越山岭的鹰与云
一同消失
锃亮的铁轨,孤单的巡道人
他的背影
也在我的凝视中消失
 
正午到了
天空闷热遥远,不见太阳
也不见骑手
只有我少年的故地,龟裂的田园
在等待雨
 
饥饿的时间仿佛被火焚烧
我是时间之子
在看不见烈焰的核心,我歌唱
我的舞蹈的姐姐
大声呼唤我的乳名
 
姐姐
我的眼前与梦境,总有你的衣衫
挂在绳索上
风来了,你的素衣就飘动
这是我最真的记忆了
甚至超过我对宇宙的想象
 
    2018年6月10日零时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当诗歌变为一种伴随》
 
在湖畔洲头
一只大鸟腾飞,它灵动如异
白色羽毛上点缀暗紫
我没有看见它的眼睛
它小小的头高昂着
飞着,在龙子湖上方
留下优美的弧线
 
还有另一种注视
我在湖与古民居之间,我在一座
典雅的古石桥上
感觉落日的光芒也在飞翔
感觉我的兄弟
都在远方
 
转头向西
我面对古民居,感觉所有的美丽
都已经汇聚于此
在时间的心灵中没有距离
 
    2018年6月11日傍晚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午夜九行》
 
我听
神也在听,这夜晚的寂静
总有一种声音会让我们感动
 
我的眼前幻化被废弃的古塔
悲哀的黄沙
焦渴的马
 
在最高的山脊上,雪没有融化
在最深的夙愿里有活着死去的人
我们亲爱的家
 
    2018年6月11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龙园札记》
 
1、
那些年复活的树木彼此依
草原上的羊群也这样
鱼类也这样
我相信树上的每一片摇动的叶子
都是语言
鱼的鳞片也是语言
我想到人类
在辽远的大陆上,在岛屿上
在频繁的战争与倾轧中
是否遗忘了天空
 
2、
红色的鲜花开在斜坡
古民居复活于湖畔
这世世代代美丽的乡愁
寻着大禹的足迹找到了家门
涂山,天河,淮河,龙子湖
可能更远,这些古民居重现精美
这更远的时间被什么照耀
在这里,每一片木头都如化石
它们复活了!我走在
青石砌成的路径
仿佛进入
一些古老的村落与部族
 
3、
龙子湖
龙尾,祁门老宅,一部
凝固在木质结构里的家族史书
每一页都很生动
它辉映于水,被水辉映
我能看见一些神秘图形
还有声音,在古戏台
梦幻般的穹顶下
我能听到旷世赞美!那些故人
在红茶的馨香里
无视红尘
恋着涛声
 
4、
工匠
古宅的医者!他们的崇敬
在双眼里
他们走在令人落泪的善举中
可是,他们不会留下姓名
 
5、
中国
南北分界线,蚌埠,龙子湖
我所见证的奇迹
是石头和木头的呼吸
在这里,新的家园出现了
新的水系,林地,花地,山地
新的石桥与道路
如果你来
你就是一个幸福的人
你融入,你震撼,你感动
你会在诗一样的意境里
仰望龙园湛蓝的天空
如在梦中
 
        2018年6月12日晨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午后:想象骆一禾》
 
此刻
我需要和一位年轻的智者聊聊
我在墙之间,墙在墙之间
窗子明亮,可见红花
树木之上可见碧空
 
年轻的智者
应该在星系之间,墙
应该是人类的概念。此刻
一只鸟在草地上觅食,一只鸟
在午后的阳光下停止飞
它那么小!它在某个定数里
与我为伴
 
乐曲逼近
就像雨,像某一个伟大的年代
身穿白裙的女子丧失了情人
她舞蹈,在怀念的海面
仿佛出现刀丛和荆棘
 
此刻,我如此恳切
想和年轻的智者聊聊
就如在阿拉善南寺
我感觉风里的仓央嘉措
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
 
想到你
年轻的智者!我在龙子湖畔
也就想到了蒙古高原
夜晚奇异的火焰
 
     2018年6月12日下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九行:致敬》
 
我给你诗里的烛光
十万颗萤火舞动,只有一颗
为你飘落,我是你的边疆
 
但没有界碑
你高贵的生命应如夏花
属于今夜,幸福开放
 
在你的岸边
我拒绝网,也拒绝火把
我只要你和湖上的月亮
 
    2018年6月12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龙子湖畔:拯救者》
——马国湘与古民居博览园
 
这种善举的光芒将长久闪耀
他的心愿
在古木的纹理中
如今在龙子湖清澈的水里
美丽的古建筑,美丽的大树
美丽的蚌埠
这园林
 
在古木的清香里
工匠专注的眼神充满热爱
这赐予
历经时间的淘洗,显现珍贵
还有什么能够超越时间
时间的手
目光

 
向着南北分界线而来
古木,青石,大树
同样怀着热爱的人
每一栋重生的建筑都有人的体温
无需追问
拯救者
人类的智慧不会被磨损
只要你感知
它就存在
只要天空里还有云
就会有歌唱
有羽毛灵动
有梵音
 
蚌埠
龙子湖畔,距涂山不远
水,水的恩泽
水与泪水,古宅与生息
三千年遥望莫如一刻俯身
向水和泥土致敬
向杰出的先人致敬
三百年怀想莫如微笑一瞬
拯救者
他的夜晚与清晨伴着幸福
草绿了,树活了,花开了
奇迹降临
 
当绿雨均匀地洒落龙子湖畔
我看见时间中古宅依然拥有青春
一切,仿佛都在静默
像背影
也像古木花纹
在中国,在蚌埠,在龙子湖畔
我的诗歌中飞着鸟群
古宅窗外鲜红的月季
点缀青草地
淮河两岸一派祥瑞
因这复活的家园
龙子湖上空的明月
不唱千古
慧光如银
 
拯救者
你服从被感召的内心
忠诚于献身
 
    2018年6月15日午夜,北京
 
《龙子湖畔的恩泽》
——致我的弟兄马国湘
 
背景
放牛的少年最终改变了南北方
我的少年在梦里
那样的恩泽浩荡,群雁成行
 
韵律就是一个故人的心情
他的女儿在大湖边织网
她严守的秘密
在大湖那边
 
我已经在湖边住了很久
我的弟兄
将古宅移到这里,如果不是
他二十多载的坚守
我也不会以最美的意象歌唱
总是感觉生命尊贵
关于古宅
岁月
迁徙啊!这注定的归宿
就是秩序
 
如果没有诗歌
我不会来,我宁愿行走四季高原
无论酷热还是寒冷
我都不会游移
我的注视,如今在美丽的蚌埠
真的很美
湖,天空,古树,我的弟兄
他的夜晚黎明
充盈幸福
 
后来
织网的女子到达北方
她始终面对淮河方向,但是
她没有抱怨
她在午夜过后独对灯火
高墙隔不断乡愁
后来,她留恋的古宅
回到蚌埠,在龙子湖畔
我的想象无法超越
她的泪光
 
六月
我的弟兄在南方,我在北方
不说苍茫
也无忧伤
 
    2018年6月16日夜,雄安新区
 
《遥望蚌埠龙子湖》
 
那是石头变为佛
那是坚硬的石壁等待斧凿
那是回声和疼痛
那是漫长的水托起岩岛,那是
对阳光微笑的草
第一次拥抱风
 
那是我的龙子湖
在蚌埠的六月看我行走,每一步
都在时间里
那是我一再表达的初衷
在淮河两岸
鲜花正红
 
那是云下的家园,湖畔的家园
那是拯救与被拯救
我的联想
在这样的时代生出羽翼
向着湖上的明月致意
而我
会面对湖畔红色的山峰
期待重逢
 
    2018年6月18日,北京
 
《光与暗象征的时间》
 
如果一切都在原处
寻找风筝的孩子就没有丢失童年
在屋宇上方
我们称之为天的所在,是什么
在高处托起重生的大河
你只需仰望就能感觉波涛
是极致的蔚蓝
我们曾经的恩惠
 
是午夜
我在淮河一侧,在龙子湖畔
属于我的蚌埠醒着
属于我的遥思在通往北方的路上
闭上双眼,我就能看见无水的河道
在辽西与南蒙相连处
河流永远失踪
 
像怀念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河流的歌者正在老去
如果一切都有灵魂
那就需要叩问
在风中隐约闪现的时间
是光与暗,唯独不见时间的手指
更难见湖波一样美丽的指纹
 
    2018年6月25日零时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皮耶罗的龙子湖》
 
那个时刻,我看着他的眼睛
在相通的语言里
还有微笑,泪水,手势
他身后的蚌埠安坐于六月
他果真如一个王子
高贵而平易
 
当他仰望的时候
我在他的双眼里看见了天空
我甚至看见精巧的古宅
与古老仁慈的生活
能够相遇在这个世界
在龙子湖畔
我们就是亲人
 
我记得他鹰一样的身姿
他大师一样的脚法
所绘制的神秘图形
我当然记得他欢呼时的神采
可是,在蚌埠龙子湖畔
他却像一个可爱的少年
在一幢水墨画般的古宅前
将遥远的旅途还给了本真
 
    2018年6月25日午后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皮耶罗Piero
亞歷山德羅·德爾·皮耶羅(意大利語:Alessandro Del Piero,1974年11月9日-),是一位意大利近10年以來最著名足球運動員之一。世界足壇最佳意大利巨星之一。他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效力意大利球會祖雲達斯,被球迷們親切的稱為「斑馬王子」,是意大利足壇的偶像之一,同時是斑馬軍團史上出場最多和進球最多的紀錄保持者,共為球隊出場705次並打進290球。
 
Ancient Residence Exposition Garden
 
 
《风过龙子湖》
 
风从淮河来
实际上,风从更远的地方来
风没有故乡
风飘过龙子湖面,它在
湖西祁门老宅前石板路上停下来
变为浮动的光
 
如果在月下
风就是皎洁和暗影,像新旧
两个时代
像祁门老宅坐落于紫薇长廊的尽头
像一只鸟飞离
另一只鸟飞来
像风,也如一闪一闪的木纹
 
这崇高的安宁
复活和礼遇,如果天空落雨
在湖畔古民居的巷子里
风是呢喃
是开花的声音
 
    2018年6月26日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天·水·古民居》(1)
——写在蚌埠龙子湖畔
 
就是这里了
曾经离散,如今
这最好的归宿
 
云在碧空望万物,水的眼睛
注视新生的树林
白云,瞬间的变幻足以
牵动乡愁,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在这典雅的宅子里
将世界遗忘于身后
 
少女
她曾经的家,山林和村落
一切都因这天水
被泪光照耀的夜晚
为什么充满感动?
 
神示,珍贵的静默中的山河
出嫁的女子拒绝回首
她不忍再看一眼亲爱的老宅
送她出嫁的亲人们
在她的身后
守着古老的习俗
 
不要形容时间的刀锋
它肯定不像箭镞
如果时间
在出嫁女子的额头上停留一瞬
那就是父亲的亲吻
 
2018年6月26日正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天·水·古民居》(2)
——写在蚌埠龙子湖畔
 

润泽,丰沛的天雨洒落古民居
一场未完的婚礼
在木雕中行进
 
正午的湖
湖湾的水鸟羽毛美丽
在黑白之间,在天和水之间
它的鸣叫是六月的乡愁
根植水系
 
远方涂山慈悲
禹仍未归家
禹在传说之上,花在云下
美丽的水鸟在六月的乡愁中起飞
它盘旋,已经接近人的怀念
它栖落,在古民居的屋脊上
它翅羽上的阳光闪闪发亮
 
地老天荒的涂山
家门就在眼前
 
淮河南北
蚌埠,这同样明亮的珍珠
明亮的龙子湖
见证:曾将年轻的帝国
在此地降生
 
我听到古宅的呼吸
在六月这个午后
听到出嫁异乡的女子轻声歌唱
她手捧刺绣
上面有鲜红的血迹
 
    2018年6月26日下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昨夜,龙子湖雨幕》
 
是某种复活
如此迷恋龙子湖上绽放的花朵
暴雨,天宇中
奔过由南向北的马群
而闪电,这瞬间的燃烧
被我视为诗歌的照耀
 
大湖
蚌埠的六月,某种倾诉
伴着滚滚雷鸣
 
我在一幢古老的宅子里
已经无关天地
想象翻涌,水击湖岸
暴雨未曾漫过时间的边缘
 
是的
我就在湖岸,透过雨幕
遥望涂山
 
 2018年6月29日晚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六月将逝》
 
我在某种寂静的核心
得知一个圣婴刚刚降生北方高原
禁牧期结束了
六月即将过去
出栏的羊群走向青草
这新的轮回
 
这焚烧着的寂静
如果一切都可以预见,如果
在箴言不灭的山河里
没有哭泣的女子
在暴雨的边缘就不会出现罂粟
 
目光有可能揉碎背影
但不能拒绝泪
就如美丽如初的寂静
不能拒绝尘埃与围困
 
    2018年6月30日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古民居中的奇异》
 
一个绝美的女子从木雕中走出来
她不说姓氏
她素雅的汉服起伏有致
这个棉质的女子
饱含水的气息
 
出行二十里
禹会诸侯,涂山下的女子毫不理会
烽火佳人,佳人亲近水
天河,淮河,龙子湖
这绝美的女子
在战乱不息的年代
隐身于古民居后庭
 
天上的月亮
龙子湖上的月亮,辞赋里的月亮
借问长路十万里
龙园今夜
闪亮珍珠
 
    2018年6月30日午后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红色血脉》
作词 舒洁
作曲 陈明
 
在石库门圣地找到源头
拥抱真理,向多难的九州回眸
基因撒向井冈山野
信仰亲吻红色河流
被迫长征两万五千里
多悲歌,雪山草地
赤水河畔不忘寻求
遵义红遍,一舵在手
遥望陕北热泪流
 
身后的战友啊
你们献身的多情土地
被鲜血写就,光耀千秋
 
在白色恐怖中勇敢奔走
前赴后继,向伟大的人民致意
星火燃遍古老祖国
牺牲感动红色拯救
延河两岸血脉染真理
黄土谣,红星布衣
宝塔山下描绘锦绣
十年抗战,解放神州
红色血脉壮志酬
 
永生的英灵啊
你们信仰的红色血脉
被辉煌铸就,梦在千秋
 
《高贵的悲悯与隐忍》
 
我对一颗心灵说
大概在金山岭到乌兰布统之间
年轻的骑手放弃了马匹
北归之路,漠北
巨大的落日恋着山峰
 
牧途开始了
牧途从来就没有结束
大概在老哈河与西拉木伦河之间
失踪的辽国再无音讯
那间石屋,在祖州的七月独对苍云
如今成为某种隐喻
 
活着啊
这泪与悲悯,仰首可见天空的神情
大概在两个句子之间
王朝更替
被骑手放弃的马匹
后来回到达里湖畔
进入夜晚的琴声
不再嘶鸣
 
    2018年7月8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燕山之子
——痛悼诗人徐国志
 
已经无法选择
我的兄弟!我只能用这样的语言
与你对话
你,北方燕山之子
今晨突然进入死之苍茫
 
昨夜我还写到金山岭
那里的长城距你很近了
我的兄弟!那里的每一面山石上
此刻都写着祭文
那是你散发着燕山草木气息的诗歌
是你诚挚的笑容
留在山河中的记忆
 
燕山之子
我的兄弟!你啊
怎么以如此的方式与我诀别
这断指的痛!这断臂的痛
这风雨尘埃里的前定
 
此刻
我在南北分界线上的蚌埠
我的兄弟!你说
对于人,生死分界线在哪里?
善与恶的分界线在哪里?
此刻,你的灵魂在哪里?!
 
你真的被时间带走了
我的兄弟!你进入了最后一节诗歌
你成为不可更替的意象
你成为永恒
而我,进入如此深重的悲伤
 
    2018年7月9日上午,急就于
    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你飞远了
——痛悼著名诗人徐国志
 
在鲜花般绽放的星群中
你不会对我们言语
现在,我知道你已经到那里了
在人间,为你送行的仪式
还没有进行
 
现在
从龙子湖上空传来沉闷的雷声
天降细雨,像人类的泪滴
因为你,我的想象抵达遥远的地方
云,星群,光芒
我不相信死亡就是坠入黑暗
我相信天上的草原
道路一样的河流
我相信你就在那里
你能感觉我们的悲痛
 
在血脉般细密的缅怀中
你笑容纯真
像一首与泥土有关的诗歌
你生前的热爱
我在雷雨之间
在缅怀和祈愿之间
感觉你飞翔着的背影
如此接近无语的蜻蜓
进入远空
 
2018年7月9日正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国志,走好》
——写给诗人徐国志的灵魂
 
你歇息了
你的诗歌羽翼丰满,它们
跟随你迁徙,告别七月的燕山
你走着,你的诗歌飞着
你的亲人们痛着
谁在探寻真理的光芒?
 
这不需要探寻
哪怕在一行诗歌的空间
真理的光芒就如宇宙
在这浓缩的智慧里
你选择了自己的道路
 
随处可见尘埃和灰烬
可见冰冻与泥沼,跋涉者
你的诗歌中有逐渐向上的通途
这唯一的指向
借助意象的翅膀
飞往自由的天堂
 
    2018年7月10日晨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偶得:生于天地》
 
是自然之语中最生动的一类
你,自然之子
大地上小小的音符
有时幸福,有时充满
小小的忧伤
 
就是微尘
这可以确认,是幸福和忧伤的微尘
与遥远对视
之间相隔田野河流
相隔看不见燃烧的火
与灰烬
 
    2018年7月11日正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对雨中年代的追记》
 
在一万种可能中
我只选择真相
真相不是孔子的马车驶离鲁国
是楚国的花开了,邯郸的花谢了
真相不是时间的逼近
而是遗忘。在鲜血与心愿
永不褪色的人间
年轻的眼睛才是见证
关于雨,钢铁的声音
怎样粉碎一个凌晨的理想
只有老者可以描述
后来的人呐!你们
不用手捧百合走向清明
你们只需相信
在曾经年轻的爱情和奔赴里
存在离散,献身与悲痛
 
    2018年7月11日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十六行:相对的时间》
 
母亲在天上望我
可我俯身于你,玉做的女子
你的睫毛上闪动光泽
眉毛上悬着宇宙
而我,那么想对你
说一说河流
河流上的月夜灯会未熄
两岸已无人影
你的姐妹在窗纱后面
在预言的前面,她们刺绣
针刺河流,针刺暴雨的凌晨
针刺手指,鲜血浸染
永不瞑目的怀念
你面对屋宇硕星群
我俯身于你,闭目而思
泪落一瞬
 
    2018年7月11日下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用一杯酒送别伊蕾》
 
今夜
我想独酌一杯,品一品黑色
品一品火
我已经看见沉重的暗影
在天井里,飞越墙壁的蝴蝶
将一片光明给了夜空
又一个诗人走了
陨落
 
木门上的铁锁等待开启的主人
它没有闭合
在淡黄色的液体中
我品清香和苦涩,就这样
为你送行吧
我只有酒
没有百合
 
    2018年7月13日深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紫薇长廊》
 
    紫薇长廊地处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南侧,全长逾三公里,宛如一条飘逸美丽的长龙;而紫薇长廊的东端起点,就在龙子湖尾。
 
这一切
果真都是最好的安排,对称的
雨后的河流
并行的紫薇,气韵生动的园林
这逶迤起伏的
紫薇开放的长廊
从清晨到傍晚,啼鸣的鸟
在花香中飞
 
在微微隆起的土地上
站立的紫薇像迷恋家园的人群
和人类一样
它们拥有泥土,水
空气和天空
 
这个时节
紫薇还没有全部绽放
我想到等待,风里的声音
一只手能够握住多少慈悲
在紫薇长廊中穿越
极致的美丽让我感怀
 
那么
你就来吧!到蚌埠
在中国南北分界线,你会
接近大禹的凝视,这里
有天河,淮河,龙子湖
有古民居群落,像浓缩的星群
而紫薇长廊
它们的花朵是举起的手臂
呼唤你来,它们会挽留你
到又一个秋季
你也不忍离去
 
    2018年7月14日正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中国:南北蚌埠》
 
一半在南方
一半在北方
明月升在龙子湖上
 
一条淮河闪耀光芒
南北蚌埠
大禹在涂山下穿着旧衣裳
 
龙兴之地紫薇怒放
古老的宅子散发清香,一瓣心愿
在水中央
 
感念大美天地
一缕阳光一缕星光,多情心灵
凝望,仰望,用目光歌唱
 
    2018年7月17日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蚌埠:古民居之忆》
——写在七月的颂诗
 
在时间精密的指纹里
一种花谢了,一种花盛开
老宅,这贯穿着前人思绪的所在
如今是有些苍老
它们在水脉的臂弯里聚集
像明月,也如错落的星子
 
这样的点缀
让我无数次联想
人类的智慧,感动;活在
记忆之海的追寻与哀愁
有一种爱情
在时间岸边休憩,那么美丽
完全可以象征人类的幸福
 
一切都未曾归隐
我徜徉其中,在木质的清香中
时间如此笃定
被我崇敬的秩序
在灵异一样的雕刻里
闪着光泽,而近旁的水
龙子湖,东面的淮河
它们,亲密的姐妹
如今仍未出嫁
 
是清晨
在古民居南侧
紫薇开了,在火一样花束的上方
衬着洁净的天空和白云
那一刻,我凝望古民居群落
它们静着,仿佛正在倾听
自由的风声
 
这肯定不是全部的记忆
被我深深热爱的古老的生活
过去的人,此刻的人
死去了的,刚刚降生的
为什么令我充满感激
而古民居之忆
它所承载的时间与苍苍
无疑就是致敬
就如鸟类灵动的羽翼
在扶摇时寂静无声
 
未来
能否留下的,不会是背影
只能是更加美丽的年轻的水
大地上人类年轻的眼睛
以更深的爱与理解
尊重生命
 
    2018年7月18日傍晚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午夜诗》
 
我在等待,我想感觉夜的分野
是不是在零时
我想感觉善与恶,明与暗
温暖的祈福与冰冷的诅咒
此刻,我倾听世界
是否有谁在哭
 
我感觉诗歌里的旗帜没有垂落
这至少可以象征
一些正在长大的孩子
已经懂得仰望
 
此刻,我承认存在破碎
玻璃,瓷器,某一个国度和家庭
至少在一首诗歌中
天地未失纯净
 
       2018年7月26日午夜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遥望贡格尔》
 
如果我告诉你们,那里有神
在巨大的阴影下
昔日的王城已经臣服荒芜
只有一年一年南北迁徙的雁阵
让我联想到没有尽头的怀念
你们不要怀疑。那真的是
漫长寂寞的旅程
在大兴安岭最高处
哪怕一棵寻常的树
都会在午夜发出呼声
 
你们不必怵惕
看见一片草叶,你们就会相信
古老的缘起也有根系
一切存活至今!一切
河流,滚烫沙地上的草
我们看不见的地泉,可以在传说中
捕捉到的记忆
我的贡格尔草原上的大湖
是的,在牧羊女清澈的眸子里
只要你心怀虔诚
你就可能看见翱翔的鹰
 
为什么我如此迷恋午夜和正午
比如此刻
我在蚌埠龙子湖畔
在无比静穆的时间深处
感觉贡格尔在飞,还有火焰
照耀美丽的白鹿
 
       2018年7月27日正午
       于蚌埠龙子湖畔古民居博览园
 
  6月9日上午,由中共蚌埠市委宣传部主办的“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蚌埠”创作采风活动正式启动,来自全国各地50余位诗人、诗作者先后入住“湖上升明月中华古民居博览园”,其中包括著名诗人叶延滨、舒洁、程永新、黄小初、祁人、简明、高旭旺、杨泥、柏常青、李犁、周占林、杨四平、方文、孙思、哈闻、任剑锋、龚璇、顾建平、李皓,以及彝族诗人阿苏越尔、85后青年女诗人冯娜等。本次采风创作活动持续3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诗人们将以“中华古民居博览园”作为主题,原创一批诗词作品,同时与蚌埠本地诗人展开了讨论交流。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剑峰的诗(六首)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 《四川文学》2018年第

    剑峰,本名郝剑峰,1967年生,四川梓潼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曾
  • 深谷短章(25首)

    谷语,本名马迎春,男,1980年出生于重庆石柱,现居四川康定;研究生学历,文学硕士;四川省
  • 张作梗:复活并为抒情证

    张作梗是一个走心贴心的诗人。在乏情无情又故作高深装神弄鬼的诗坛,尽管在写作
  • 郭毅:蝴蝶辞(组诗)

    郭毅(1968.2.17——),四川省仪陇县人,当代诗人,大学文化。曾在部队服役30余年,陆军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8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