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墨:诗歌五首

作者:老墨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10 | 阅读: 次    

  导读:刘咏阁,号老墨,斋号墨庐,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文化艺术教学部教师,副教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装帧艺术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中国环保文化艺委会理事,雨山湖书画院副院长、中国长城书画院特约书画家。

 

现代诗歌两首

 

禾中,两个字的信仰

 

禾中,是禾中集团的大名

两个字虽不扎眼

却总有股土腥味儿不曾远离

禾苗挂晨珠,浮云聚时雨

泥土且生香,五谷焉能稀

这不,正儿八经一首打油

也没把名字上的土弹下去

 

显然,作为一个大企业的大号

禾中俩字没有万达的时尚

没有恒大的霸气

好像他们压根儿就没想过

在名字上假装牛逼

其实,这正折射了

禾中集团决策层务实的追求

不忘初心,和泥就要和到底

毕竟,角逐商海靠的不是

谁家的名字雷声震耳,风催雨更急

这正是

芳草竞随意,雁过云不低

行行看道行,风生水自起

君不见土土的禾中俩字

正在流华光溢七彩

君不见习惯和泥的禾中人

也在天南地北演绎着多样的蓝天日丽

 

《道德经》里说,微妙玄通

深不可识。惚兮恍兮,其中有象

恍兮惚兮, 其中有物

如此说来,禾韵中通自有妙理

禾中俩字的土

原来是它深邃的外衣

亦可谓

雪压枝头低,低头好和泥.

待到雪化时,照样与天齐

就是大道至简

就是大智若愚

 

有人会说,至于吗

禾中俩字不过就是把种子拆开了

左右一摆,如此白活倒显得故弄玄虚

此话有失偏颇,有点儿差矣

有诗云

玄虚复玄虚,虚名不可拟

既然名可名,当有非常趣

 

听百度上说

禾者,得阴阳之和

聚四时于其中,乃为五谷之母

且会衍生天下和同之象

无疑,禾中俩字是对禾苗

对种子的拆解重置,它不仅是种子的别称

也隐涵着许多或传统,或现代的寓意

常言道

一叶障目不观四野

混沌初开顿悟大千

不是吗?禾中两个字

并不是闷骚的诗人们乐见的邂逅

也不是好事者把种字冒然分离

只能说大地赐予的这名字

太有文化,太有信仰,太不见底

道法自然,惟致中和

至善至美,天人合一

两个字映衬了禾中人对儒道精神的崇尚

两个字说明着禾中人与时代脚步的紧密

这俩字,涵括着

生命轮回的介质,并以一粒种子的质朴

呈现着应时的幻化,进取,不息

它古老

古老的在甲骨上亦可随意找寻

它时尚,时尚着

自己创造的时代概念和神奇

都说禾中有梦,是啊

禾中梦是中国梦的一个章节

不仅是种子和土地

禾中两个字

不单彰显了古老汉字的变幻莫测

更把泥土的生机时时附着在表面

使其生辉,漫溢

 

有道是

种子不嫌泥土旧

日月豈惊物候新

没有迟钝的根芽,因为土地总给你生机

没有无尘的世界,因为尘埃总厚实土地

仰视禾中吗?那莫如品味禾中

最具象征意味

最具古老印记

最具时代色彩

最具文化蕴底

它以种子的名义推爱济众

并在对种子的解构中

让现实世界的人们

对生命,对自然,对安排

有认知,有认同,有期冀

 

《圣经》上说,你来自泥土

仍将归于泥土。

禾中,用沾满泥土的种子

诵咏着时代的圣歌

且点提浮生勿忘初愿

常嗅岁月起点的

泥土之香与禾和之气

 

再识禾中

其向善如水,不饰张扬而华美自凝

其志存高远,跨北海复南冥系天地

如此这般

再以打油为佐证

诗韵湿怀渾可事,诸字逐行奉尘遗

徘徊辗转终向远,咀嚼种子仍问泥

 

禾中,一个扎根在泥土里的名字

禾中,一个愈品愈显神圣的名字

执大象,天下往

朝闻道,不枉矣

 

禾中,两个字的信仰

这或许

不是一个悖论

是大道

是奇迹

 

丁酉年夏末于越南胡志明市,老墨刘咏阁识

 

 

胡志明市,夜的断想

 

 

这夜

是胡爷爷胡志明的夜

多年前

这夜叫西贡

 

这夜

暖暖的有些柔

偶尔有海风的咸味儿擦肩

可头上的星星总勾着月

像一首情歌迫在喉结

 

这夜

桃李无言秩序井然

不见后半夜

也不见醉卧十字街口的人生

 

这夜

不见香槟摔碎在码头

不见潮涌

大酒吟诵闹五更

大诗几行弄事情

基本靠个人的想象搞定

 

这夜

笃定是这里的夜

没有大惊小怪的警笛

没有你情我愿的撕扯

传说中酒绿灯红的小巴黎

只有被脚手架缚住的教堂尖顶

还坚挺地扎在夜空

耶稣他妈在石基上站累了

竟变成了修长的街景

 

这夜是胡志明的夜

真不是西贡的夜

五色已悄然无色

交响交替着幻想

还有许多

印着镰刀斧头五角星的旗帜

在这夜飘荡

 

 

或许没弄清季节

男欢女爱悄然无声

人影婆娑竞猥琐

谁的心被寂寞

谁的唇边被撇了一抹冷落

 

这没有季节痕迹的夜

爱情和年轻互问悠长

泪眼苍凉

忽略不计的凝望

一粒种子

或一句诗行

即可采集窗前的月光

 

前半夜如履薄冰

老练的邪恶不自量自难忘

只牵挂教堂里停摆已久的钟声

何不再响

那就把流星的惯性给你

让触目惊心自然天成

 

印象中与神互望

敞开的情怀果然有些清凉

学着放下

学者说走就走

学着明目张胆

靠近艺术

 

港湾的角落交错着

击打石壁的声响

玫瑰色的忧郁殷实着潮落的痕迹

烛光竹影

幻化成婆娑的身段

尝试着去叩问天真

 

夜晚

总有一些幸运

比如被艺术过的画布飘着白云

比如娇艳的暴力撕去了

谁的最后一点外衣

成就了彼此后半生的奋不顾身

 

 

有椰树斜倚的楼头

无感而衰老的肉身

都在张望着明天

或某一个晚上

会不会有一段情感

 

文字站着或躺着

码放出来自星星的你

诗人趁着夜色

爱不释手心手合一

无论行吟坐咏

却没能让你的身心如意

 

还是近水船头

舷歌老调让酒觞交错

还撩动了谁的裙摆

看一片歌舞升平海天一色

看那代表着谁的心的月亮

 

天地玄黄地老天不荒

行万里路吟万句诗

这不需要神灵的暗示

浪漫的日子在这里

或被现实取而代之

 

大地有些骄傲

以梦为马的诗人们有些骄傲

北国的种子发芽在南海

给蕉叶摇曳的这夜凭添了气质

尘满面哪有夜来幽梦思他乡

 

江河总是江河

胡志明的夜总被别样的勾勒

虽说夜的静默与喧嚣都是情感

虽说种子恋泥土

骚人爱诗歌

最终袒露亦会告知矜持

想要的内心羞怯着差强人意

这夜

卷土不会重来

 

丁酉年夏末于越南胡志明市,老墨刘咏阁识

 

格律诗三首

  丁酉之夏末,风清气朗,紫光频现。是日,禾中集团越南证券股份公司于胡志明市行剪彩大礼。其间,高朋满座,鸿儒谈笑,乃可谓宏图毕展,遂愿逢时。余有幸随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一干诗人到场致贺,并于席间咀嚼平仄逐平水韵赋诗三首以抒怀也——

 

五律·禾韵中通

 

禾中天地阔,

北海复南冥。

时运开长泰,

方圆铸永恒。

龙腾盈汗血,

虎跃就英名。

不恋当头日,

扬帆再起程。

 

七绝·八路雄风赞

 

腾骧地动谓天马,

荡气长嘶几若轻。

不问真龙何日顾,

追风八路驭云行。

 

七绝·复长青道兄诗

 

眼见飞蹄落处新,

嘶声尽没化空尘。

莫说灵骏脱缰走,

只怨当时画马人。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一带一路·放歌黑

    作者投稿时实行实名制,请在稿件后面提供200字内的简介(切勿超出),提供电子版的生
  • 三万元头奖征集咸水歌

    据介绍,本次活动由中山市政协委员学堂、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中山市文联、火炬开
  • 禾中·中国诗歌万里行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祁人在致词中回顾了中国诗歌万里行几年来
  • 专家研讨王学芯诗歌

    王学芯1977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曾参加《诗刊》第十届青春诗会。最近几年,他的诗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