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亚美:《七月,在青海穿一串水的珠链》(五首)

作者:陈亚美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13 | 阅读: 次    

  导读:陈亚美,女,出生于内蒙古包头市,现居北京,任作家网副总编。曾在《人民文学》《鹿鸣》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作品。2003年开始,担任漓江出版社大型年度作品系列图书——《中国年度微型小说》(每年一本)主编。曾应邀出访美洲、欧洲、大洋洲、南美洲等地参加文学活动。

DSC02731.JPG

七月,在青海穿一串水的珠链

 

我将收起珠链

赤金、18K、14K

七月,在青海

让我穿一串水的珠链

我就把长江戴在了南方人的胸前

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脉

夏秋季节,格拉丹东雪山

山上银装素裹

山下野花烂漫

沱沱河水一直向西流淌

最后注入碧波浩瀚的东海

 

我将收起珠链

钻石、红宝石、蓝宝石

七月,在青海

让我穿一串水的珠链

我就把黄河戴在了北方人的胸前

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北麓

约古宗列盆地

蜿蜒东流,注入渤海

 

我将收起珠链

玛瑙、珊湖玉、养殖珍珠

七月,在青海

让我穿一串水的珠链

我就把澜沧江-湄公河

戴在了亚洲人的胸前

这条著名的国际河流

源于青海,经西藏、云南

出境

 

七月,在青海

我只戴水的珠链

这大江、大河的源头

终于汇成泱泱大国

我就把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捂在了胸口

 

 

艾斯力金草原,艾斯力金草原

 

我已是年过半百的人

对生活,我已毫无怨言

艾斯力金草原

 

遇见你,就像遇见我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我的脚,一踏进你的土地

就被你的不平整你的坚硬

扭得七拐八崴

我穿着鞋,你却从鞋的缝隙用小芦苇扎我

我知道,你不想用花朵温暖我

你不想用花朵诱惑我

你只想用唯一的性格迎接我

你努力多年,终于把红柳开出花朵

那粉色的红柳梢头比成片的桃花还要绚烂

艾斯力金草原

 

炎热的下午

我们在你的身体上走来走去

我看见马的蹄印,牛的蹄印

甚至蚂蚁的痕迹

你有如盐盖的土地

却留下它们的足迹

你们相伴相生

朝夕日暮尝苦饥

春去秋来百草依

今日,我来了

艾斯力金草原

 

天空高远

蹲在你为我们搭建的简易厕所里

苍蝇、蜜蜂还有许多其他不知名的小虫子

围着我转,这样的时候

谁愿意围着我转

我感受着城市从未感受过的遥远和苍茫

艾斯力金草原

 

从中午到晚上

我们吃着当地牧民提前准备好的酥果、手把肉

喝着地道的青稞茶、青稞酒

听着蒙古族壮汉一遍一遍赞美长生天

勺头里的牛奶在壮汉的一起一落间

飞向蒙古包外的天空

我们就仿佛进入了天堂

艾斯力金草原

 

所有的人,他们的脸上带着慈善的光辉

站在蒙古包里的简易地毯上

他们颂诗或者歌唱

他们的歌声有如仙乐

他们的舞姿有如炊烟

他们离我越来越远

可我们的心却越贴越近

艾斯力金草原

 

孩子们在地上滚来滚去

酒杯在空中旋转

戈壁的长调悠长而深远

天空黑了下来

星星的烈酒

不断的撒向篝火里

火焰在长高,长高

所有的诗人、牧民

所有的大人、小孩儿

所有的民族,我们的欢乐

一齐涌向了艾斯力金草原

我们的笑脸在黑夜里绽放的天真无邪

就仿佛春节的焰火

一寸一寸降落在艾斯力金草原

 

艾斯力金草原,艾斯力金草原

我在北京的家里呼唤着你

就仿佛坐在斯琴夫主席驾驭的马背上

一个英俊的少年带着花一样的姑娘

我们穿过光阴

重返少年

我们重返在艾斯力金草原的路上

 

在骏马的颠簸里

我的口腔一遍遍发出声音

祝福艾斯力金草原

祝福艾斯力金草原年年风调雨顺

五谷丰登,牛羊成群

我祝福的时候

就如同你们一次次,一杯杯

把祝福送给我

而我也学着你们的模样

用无名指蘸上青稞酒

敬天,敬地,敬主人

并把蓝色的哈达佩戴在你们的双肩

 

艾斯力金草原

梦你在我的思念里

思念你在我的梦里

今夜,我又睡在了你的蒙古包里

外面弦音渺渺

外面歌声渺渺

外面,天空和大地交融在了一起

 

 

今夜,我在德令哈

 

没有海子

我就不会知道德令哈

这个好听的名字

这个奇怪的名字

 

这金色的世界

在我来的这一天

乌云密布

海子,你在哪里

 

在巴音河里,在尕海湖里

在柏树山上

在奔跑的岩羊和雪鸡的缓慢里

在沙棘和枸杞的丛林深处

在墙壁上,在咖啡的香味里

在德令哈每平米100瓦的风速里

海子,我都在感受你的诗歌

 

海子,你的诗句

如同种子

撒进德令哈3680万亩的土地上

但当年,却没撒进姐姐的一寸心田里

如今,当年的姐姐已老

而我,你的妹妹

年龄已长过你

如今的姐姐,唯愿你永远年轻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当我们崇拜山的时候……

 

地壳运动

把水和岩浆举出地面

举出你

 

昆仑山

黄帝遗落在人间的都城

凡人禁止入内

 

我是凡人

我没有提前十至十五天煮红景天

我没有去药店买高原安

我没有临时抱佛脚喝葡萄糖

我没有背氧气瓶

我更没有收到皇帝诏曰

可我却站在了你的高度

 

4767米的海拔

并没有让我呼吸困难

我甚至在这一天的小雨里奔跑

我奔向卫生间

卫生间的卫生没有海拔高度

它依然在低处

依然在人间

 

白云在七月的细雨里飞的很低

它被雨水打压

开始亲吻并拥抱昆仑山

昆仑山在它的亲吻和拥抱里

变得态度暧昧而朦胧

我未看见昆仑山终年的积雪

我未看见它执著的固执

 

西高东低的昆仑山脉

全长2500公里

青海境内的长度1200公里

在这绵延的山脉里

摇曳的茵陈、芨芨和龙胆

奔跑的野耗牛、熊、羚羊

我都没有看到

但我却看到了山鹰一般的纪念碑

它直插天空

它的眼睛在昆仑山阔大的疆域里

盘旋、巡视

 

当我们崇拜山的时候

我们就崇拜了正直

当我们崇拜水的时候

我们就崇拜了韧性

当我们崇拜山水的时候

我们就崇拜了遵循规则的男人和女人

 

在昆仑山上,我在仰望一座纪念碑

在碑前,我把头颅慢慢低了下去

我低下去的时候

太阳就升了起来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

雾气就散尽了

雾气散去的时候

我就看见杰桑?索南达杰微笑着

站在了昆仑山口

 

昆仑山上,冰雪晶莹

昆仑山下,野花摇曳

雪鸡、赤孤、猞猁、叶尔羌马鹿

从我面前一一闪过

我凝视并追逐它们

就像追逐我失散多年的童年伙伴

 

 

贝壳梁·枸杞园

 

我踩在你的叹息上

我摘下你的疼痛

 

我每走一步,就听见你叹息一次

我摘下一次,你的身体就疼一回

 

这碧水浩淼的贝壳梁

这万亩的诺木洪枸杞园

 

你叹息一次,古海的水就升高一寸

鱼儿就游回一批

你疼一回,我的嘴里就甜一次

我对你的爱就多一分

 

你如铜钱、拇指般散落在都兰县

你如日照更长的小太阳点亮柴达木

 

古海退去,陆地隆起

我得以佩戴你

丝绸之路,东方神草

我得以品尝你

 

你以白色纯洁着我

你以红色滋润着我

 

我的脚步只有轻一些,再轻一些

我的手力只有轻一些,再轻一些

 

你的美丽就更加完整

你的晶莹就更加长久

 

 

  陈亚美,女,出生于内蒙古包头市,现居北京,任作家网副总编。曾在《人民文学》《鹿鸣》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作品。2003年开始,担任漓江出版社大型年度作品系列图书——《中国年度微型小说》(每年一本)主编。曾应邀出访美洲、欧洲、大洋洲、南美洲等地参加文学活动。

责任编辑: 周楠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 【中诗简牍】2017年7

    新一期[中诗简牍]又和大家见面了。给她取名《如火如荼》,是因为她诞生在七月,也是
  • “一带一路·放歌黑

    作者投稿时实行实名制,请在稿件后面提供200字内的简介(切勿超出),提供电子版的生
  • 三万元头奖征集咸水歌

    据介绍,本次活动由中山市政协委员学堂、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中山市文联、火炬开
  • 禾中·中国诗歌万里行

    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祁人在致词中回顾了中国诗歌万里行几年来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