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北城:《高原行》(组诗)

作者:杨北城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04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穿越柴达木诗歌选。杨北城,祖籍江西南康,出生成长于黑龙江。现居北京,南昌。世界诗人大会副秘书长,北京诗社副社长。出版诗集《皈依之路》《纸铐》。主编《二十一世纪江西诗歌精选》。诗作被广泛收入各种选本。

IMG_4283_副本.jpg

《艾斯力金草原》
 
一群马在奔跑中忽然停下
马头琴的琴弦,松弛了下来
我听到牛群回到低矮的栅栏
羊圈敞开了咩咩的低唤
每一次驻足观望,都成为了第一次
它们被岁月瞬间固定,又被风不停地驱赶
但我还是相信,草原落日的辉煌
被永恒保存在人世的某处
那一刻,地平线张大着巨口
随时准备吐出一头蓬勃的羔羊
我就活在大地绷紧的弓上
光找到坚硬的草原,掏空孤枕的石头
每踏上一步,都嘎嘎作响
像一阵陡然掀起的热风暴
抓住多余的生活,抛进大海
我一直醒在它远处不断起伏的山巅
一寸寸融入它透明的盐碱
活在草原上的人们,没有眼泪
一场耗尽,将我剥离出一张高原的脸
在艾斯力金变幻的天空下
一眼就认出,我们是蒙古的兄弟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于艾斯力金草原
 
 
《格尔木》
 
你所能抵达的地方,都是一个奇迹
海拔三千米的仰望
十万匹太阳的光瀑,倾泻十万丛红柳
十万匹骆驼的响铃,晃动十万丛骆驼刺
风的疼痛,枕着百孔的石头
羊群在高天的大道上,踏着碎步
我的经验无用
每一个去处都通往鹰的家园
每一架闪亮的毡房,都铺满新鲜的干草
风吹开大地的裂隙,断崖,裸岩
星星也站不住的旷野
绝望的高度,再一次征服了我
双膝跪向巍峨的众山之祖
匍匐下去,身体再低一些
就抵达了神的旨意
在河流汇集的地方,我审视来时的路
苍凉的戈壁,倔强的枸杞
一棵孤独的穿天杨,治好了我的软骨病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于格尔木
 
《德令哈》
——献给蒙古诗人斯琴夫
 
 
风吹动无数个大小的海子
这些捧起,又泼溅我们的太阳的反光
南方人把她叫着水塘
北方人把她叫着水泡子
只有高原赋予了她诗意的名字
今夜德令哈,只有善良的星空
没有压迫灵魂的断垣
马头琴敲着细碎的月光
我们相约不谈宿命
只谈今生碰响的杯盏
一群在碱水中泡大的娃
唱着花儿,拖着蒙古长调
哼着信天游,也吼着秦腔
高原上有多少海子,就有多少
向大地跪下,磕长头的身影
如果我们爱着这苍茫的人世
我们就不能对德令哈无动于衷
一株大草,在红柳中藏身
越是坚韧,越能接近孤独
兄弟,喝了这碗敬过天地的青稞酒
你就是那赶着牛羊去西宁的匪汉子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于德令哈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