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旭旺:《一个词对另一个词说》(组诗)

作者:高旭旺 | 来源:中诗网 | 2017-08-04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穿越柴达木诗歌作品选。 高旭旺(1948―)笔名丁旭。河南三门峡人。中共党员。1993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编辑学研究生班。现供职于河南省《青年导报》社,任副社长,主任编辑。1975年发表处女作。著有诗集8种,散文诗集1种。

IMG_4288_副本.jpg

  丁酉仲夏,我随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神性与诗性的胜地——柴达木。她壮丽、雄奇、辽阔和神密给我的阅读留下了刻骨的记忆。我用诗写的方式,虔诚的恩谢她对我内心的放大和心灵的翻晒。
    ———题记
 
红柳,百年的红
 
砂粒挨着砂粒,紧紧的
被强烈的阳光翻晒。凸显
一种古朴的真诚与热情
鲜花靠着青草,死死的
追赶轻盈,露珠。悉心的
牵着我的衣袖和裤角。从风上
走下来,走近你
一瓣一瓣古老而年轻
的笑靥。把我朝圣的内心
绽放。灿烂了草原的
整个夏季。红柳
百年的存在。红了
我爱情的秩序,性欲的蔓延
 
当下,我走近你。明白了
爱的方向。还有情的
疯长。从此
时光和鸟鸣在你头顶
追着风雨,温暖。自由
浪漫自在。叙说
你的前世和当今
 
我走近你,一种朝圣的张望
心。洁白的忐忑
加上蓝天的高度和白云的
流量。甚至忧伤的灵魂
在你的根部,捡起一片落叶
还有会说话的石头
重新整理我的内心
茂盛,红润和神气。或者叫
青春,爱情和诗意。等等
决定不了我爱的时间,而时间
生长着我情的全部
 
2017年7月29日 于 诗缘居
 
七月,我在艾斯勒景大草原
 
艾斯勒景,这个陌生的符号
从汉字走出。野性的蒙语
古老而纯朴。闪烁
在昆仑山下,巴音河畔
蓬勃,茁壮,美丽
提升柴达木盆地的名誉
赢得德令哈古城的地位
同时,又展示了人类
和信仰的圣地
 
七月,夏风微微的
凉凉的,推着我的背影
还有野花和寸草,虫鸣
一起扑面而来。牛和羊
从草海中抬起头,高高地
举起眼神,晃动着土腥味
的尾巴。一种物语
与强烈的博大。敲醒
我多年沉暗的心和缺氧的梦
醒!一个词的尖叫,从我耳旁
经过。聆听芨芨草与骆驼刺的
对话。还有鸟鸣与树林的交流
神的灵性。开悟了
我的过旧和迷茫
 
夜色。只有夜色
宁静地从星星上,滑落
靠近熊熊的篝火。用高原的
舞姿与草原的歌唱,一起赶走
多余的那部分。从此
黑白分明。艾斯勒景大草原
生长灿烂的广袤
质感的云朵
肥壮的牛羊
和细银的星光
 
这次,走进艾斯勒景大草原
是一次朝圣,是我生命
的体验与神灵的相遇
她烟波浩渺的神姿
与舒卷的清风,孕育一个民族
和牧民崇尚的人性
触人诗意。与天籁共存
与日月同辉
 
2017年7月29日 于 诗缘居
 
 
昆仑山,海拔4768m
 
昆仑山,海拔4768m
一个云中的高度。托起
可可西里的神密。屹立
青藏公路的山口。这时
我下车,冒着缺氧的勇气
用手机拍下沧桑与
它的风骨和神态
还有孤独,苍凉。不停地
穿行在蓝天与白云之间
生长较量。或者叫
一次内心高原的跨越
 
可可西里的风,很凶
很猛。从昆仑山和海拔4768m上
吹来。卷起牛尸、羊骨
和堆积千年的砂粒。坚硬
似刀。生长寒气
在母亲留给儿女的胎记上
千里之外。拉开
肉与骨的忧伤。这时
我看见,青藏公路上
磕长头的布衣,头顶日月
满身草味。虔诚的
裸露在昆仑山下。一步一磕
默默的祈祷。远方的日出
只有呼吸与体温
告诉我:过旧的事物依旧泛滥
缺氧的反应和宁静
一次又一次,推着生态的存在
和张望。从无私走向无限
打开内心,整理
生命与心灵的愈合
 
2017年7月30日 于 诗缘居
 
 
 
德令哈,人间最美的词
 
德令哈,人间最美的词
从柴达木词典里走出。彰显
你的修辞和学养。还有
一位诗人从你身边经过
在月光的呵护下。用自己
的情愫与体温,阅读巴音河
诗写你茂盛与喜悦
辽阔与神气
地理与传说
 
这座神迹丰沛的古城。向上
离太阳最近。一遍又一遍
一代又一代。不停地
修订。增补。甚至
邀请日月,星辰研讨
这个词在这部字典中的
价值和影响。而且
牵着我,去寻觅母语中
失去的语境和诗性
 
我捧着这个词。爱不胜收
从它的背后逃离。换句话说
叫开悟。词,从日子上
亮出它的根。我从它的根系
看到了雄奇的广袤
五彩的云朵和奔跑的牛羊
只有天籁,给我阅读的时间
与诗写的无限。在词汇上思考
在词条上远行。啊
德令哈,人间最美的词
 
2017年7月30日 于 诗缘居
 
 
清晨,巴音河边
 
清晨,巴音河边
静静的。我在鸟鸣上散步
朝圣的走近,一条河的神密
和她的唯美。汩汩的水系
情深意长。我抬起头
晨曦,从风铃上,瓦当上
追来。还有河边青草,小花
融入人与河流的交流
 
此刻,我从巴音河的浪花上
穿过。想到这个艾斯勒景草原的蛙鸣
和昆仑山下孤独的落日
以及奔跑的肥牛岩羊
同时,又带走一个民族
从蒙古包承传千年的歌声
从而,留下一位年轻诗人
对德令哈的绝唱。倾刻
我沉睡多年的心房,回荡
一条河流的声响
和一座古城对人间的祈祷
 
2017年7月31日 于 诗缘居

cdm001.jpg

责任编辑: 山野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