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太仓记》

作者:程维 | 来源:中诗网 | 2017-09-28 | 阅读: 次    

  导读:“中国诗歌万里行走进太仓”程维诗歌作品。

mmexport1408174095359.jpg

  程维
  诗人,小说家,画家,居在南昌。
  著有诗集《妖娆罪》《他风景》《古典中国》《纸上美人》,长篇小说《皇帝不在的秋天》《虚鱼》《双皇》《海昏:王的自述》,散文集《南昌人》《水墨青云谱》《画个人》《独自凭栏》《书院春秋》《豫章遗韵》《沉重的逍遥》等。获中国作协第八届庄重文文学奖,天问诗歌奖、中国地域诗歌奖、中国长诗奖,《诗刋》《星星》等刋诗歌奖,以及第一届、第三届、第五届谷雨文学奖、江西省优秀文艺成果奖、滕王阁文学奖等。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与海子、于坚等被读者投票评选为中国当代“十佳诗人”。长篇小说《海昏:王的自述》荣登“2016年华文领读者.年度好书榜”。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40万评论专著《穿越时空的对话:论程维诗歌》。以新写意人物画在全国产生影响 。与陆健、雁西、张况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江西省诗委会主任、南昌文人书画院院长。
 
 
太仓这地方,还是叫太仓
粮草充足自不消说,北马跑到这里
都不肯再跑,腿肚子都抽筋了
靠在电线杆子发呆,南船功夫一点也不含糊
自从郑和太仓起锚下西洋,就成了六国码头
六百艘楼船,把太仓拉成一张弓
箭一样射向大海,小李广花荣也不算啥
谁还敢小瞧三宝太监
 
南园尤好,鸟飞出一枝花
宰相家私事不去打听
半池荷叶绿着,外加半池昆曲助兴
乐得竹子乱点头,从寒碧舫出来
怀抱残梅,病怏怏的样子
经过潭影轩,好歹就是鼻祖
魏师傅调教一个班子
跑过多少场子,把豫章的嗓子改得曲里拐弯
杨六的提琴,将旧腔奏个半死
王世贞连声喝采,江南丝竹不乱耳
青衣唱得再好,不废除杂音也是没辙
南词乃上品,一开口就风靡墨妙亭
 
沙溪镇要龚璇做诗人,接吴梅村的班
还得由三家市那棵八百年银杏点头才行
这样里外都好交代,喝酒用秋雨结帐
复社的哥们都没意见,鹤梅仙馆
各路神仙都化妆为游客
接头暗号照旧,小厮们跑遍了码头
摆身一变,就成了大哥,昨天你是状元
一纸草箭,又中榜眼,下马还是探花来着
 
老维呷一口老鸭汤,吐了半个妙字
又急着吃下一个青团,还想挟数卷臭画
求仇英指点,春宫图画歪了
就是退稿,只有另谋出路
去寐歌草堂唱苦茶,又找张溥盘算
到世代酒店餐厅策展,好望角也能看见
王家后院的弇山堂,昨晚招待一个
跑码头的镖客,袖内藏着一册遗集
夹五人墓记碑拓片,因为灵魂不羁
才有一种上天赦免的妖娆罪
 
金仓湖那地方,可以泊宝船
七下西洋,跟江湖跑马不一样,船落脚处
便于鱼群开进,上了高速公路
长江也就更长一点,河豚的滋味在舌尖打转
缭梁三日,戏班子还在排演《牡丹亭》
汤显祖说不对,第三折没有尿点
水磨腔把骨头都已磨软
东林党必须把那家伙给阉了
否则在历史里不好混,掐点破诗算啥玩意
《本草纲木》还能治难言之隐
 
哥几个没事琢磨水仙
就太小家子气,不如到繡雪堂饮酒
顺带把一座酒楼干翻了,也不带声喘
一把雨伞改变不了气候,只能在冶坊街
瞎逛,碰上熟人多不好意思
香涛阁草书一笔对联,转身也不认识
胡子白得令镜子吃惊不小,竹马青梅
也成了古村,回忆一下是要买票的
 
刘家港的铁锚还沉在水里,等着打捞
缚鸡之力也可一试,你又说要补肾
还需带两万人,一路打点,来去都是银子
东风浩荡,把白云补在帆上
再服数枚跌打丸
张野塘的丝竹,便消解了仅剩的一点蛮力
就让四公子上场,李时珍把脉
郑和航海图使一面大墙风生水起
 
太仓大有能人,双凤镇一皓腕霜雪
足以教浪子害乡思病,骑飞机上天
半中间还须停一停
想空投到电站村去做倒闩门
当太仓女婿,看江南还有几个剩女
免得挑肥捡瘦
太仓的雨下得有点复杂,你换了一双新鞋
还是黑布的,貌似洗心革面
一碗莼菜教你少写歪诗,重新作人
 
一担鳜鱼把你从东北招了回来,
大酒小啜,使哥几个风雅的有些不行
梅花草堂外,有虚淡歪斜的影子
不是朱屺嶦画的
乃数条壮汉,妄想望止投门,把院墙视如非物
一头叩下去,仍是大师门下走狗
 
                        2017年9月25日于太仓
 
 
适太仓,兼怀仇英
 
你有红颜如酒,我有不羁的灵魂为你狂歌
兼施长枪在舞榭歌台断后
没啥值得太犹豫,俺又喝了一碗蒙汗药
十床锦被也蒙不住风流,何况在太仓
四公子招架不住一曲《牡丹亭》
荷风香软,你动粗哪管用,两把板斧
未必劈得到蜻蜓屁股,这里只宜仇英的丹青
跟仕女的樱桃小口干上了,英雄也是文人
咱跟银子没仇,又不是生来就做霸王的料
天塌下来扛不住也就放下
别捉着旧帐不放,天气好的时候
到灞上走走,拜把兄弟都鸿门宴了
你还是要留心眼,大户人家也有小算盘
雨一下,就湿了草岸,物流十板车瓷活儿
去景德镇,都是张园的订单
厨房伙计把细雨清蒸,张员外就吃西北风
一个黑僧来找郑和,说满嘴外文
咱去寻一张旧报纸做翻译,再去登宝船
 

2017年9月26日于太仓 

 

责任编辑: 西江月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上一篇:陆健:《太仓诗二首》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7中诗集团
主管: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